破口不是3+11 而是低估病毒傳播與速度

·4 分鐘 (閱讀時間)

最近 3+11 又很紅。基本上相關的決策過程應該公開,這沒有什麼問題。能公開到多少,就是各方政治力的比拼。就我個人而言,民進黨是應該盡量公開,因為問題真的不在 3+11。

越來越多人發現一個在 5 月初期就浮現,但後面因為疫情爆發、疫苗之亂被遺忘的事情,那就是萬華的群聚,有出現過比機師違規外出時間更早的發病日。

發病日,無症狀者以採檢日為準,有症狀者仰賴患者自訴,患者有一定的誤記可能。換句話說,本身不是一個必然無誤的數據。但就了解疫情發展來說,確實是比確診日更好的一個參考依據。

從發病日來看,這波疫情有幾個可能:

a. 萬華的群聚來自機師傳播鏈。

b. 萬華群聚來自諾富特,而非機師。

c. 萬華的群聚不來自諾富特,也不來自機師,而是來自其他地方。

事實上,如果採取 a. 或 b. 假設,並且以此開始究責,這都是建立在一個基礎上:指揮中心的境外圍堵政策有效,問題出在圍堵政策更改(或者某些論者主張的放鬆),所以我們要追究這方面的責任。

在承認「境外圍堵有效」的前提上,也存在一種觀點:那就是境外圍堵總是會有破口,必須及早因應後面的社區感染可能。從這種觀點出發,圍堵政策的更改或出現破口不是問題,重點是社區感染的應變到底有沒有建置好。

變種病毒的傳播力超越過去,當大家跟著疫調,發現到萬華的疫情時,病毒已經在萬華有多層傳播。這才是這次疫情擴大的主因。(攝影:王侑聖)

不過,這兩個觀點,都不是現在最喜歡追究 3+11 ,說這是防疫破口的國民黨,過去一致的主張。國民黨過去一貫主張陳時中蓋牌,早就有境內感染。從這個角度來看,對於這波疫情到底從何而起,最有可能選擇的是 c. 可能。但他們卻選擇 a. 可能。

為什麼國民黨對疫情的主張,突然更改了?其實說穿了也沒有什麼,國民黨對疫情本身沒有看法,也沒有主張,他只是看當時那一種說法最能凝聚反民進黨的力量,那一種說法最能滿足他們的群眾,那一種說法最能夠製造政治壓力,就採取那一種說法而已。

目前的公開資料與有限的病毒株分析,可以肯定的是,這次流行的病毒株基本上是同一個,但是到是誰傳給誰?仍有進一步釐清的必要。這部份,其實比 3+11 的決策過程更應該被提出來要求調查。

回到指揮中心的防疫策略。如果大家真的還有記性的話,指揮中心向來的主張是,不排除境內有一定程度的無症狀感染者,但認為這些人並沒有傳染的風險,也認為現有的醫療網能夠及時發現。

基於這個觀點,指揮中心認為,所以在盛行率低的情況下,不用仰賴(使用快篩試劑的)普篩找出病例。

但是,這個觀點,在遇到變種病毒時幾乎可以說是破滅。變種病毒的傳播力超越過去,當大家跟著疫調,發現到萬華的疫情時,病毒已經在萬華有多層傳播。這才是這次疫情擴大的主因。

當然更細部的問題,例如台北市府是否有及時處理阿公店帶來的群聚風險,這也是可以討論。不過,這已經是地方執行面的問題。以中央層級的政策來看,問題其實是出在這個假設錯了,低估了傳播的規模與速度,而不是 3+11。

但是,在疫情爆發初期,國民黨跟媒體成功地將機師汙名化,把 3+11 刷成疫情破口。所以,現在要任何一個想要選票的政黨不跟打 3+11 ,實在是緣木求魚。

畢竟,多數的政治人物嘴上唸東唸西,其實還是相信疫情會被控制,心裡在盤算的,早就不是疫情,而是公投跟 2022 。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

石崇良脫口稱「萬華是疫情破口」 陳時中上陣代道歉

賴士葆指「3+11」是疫情破口 陳時中:政策我負責

機組員「3+11」成防疫破口? 監察院將調查決策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