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英國「再生能源與核電共生」的話術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以下簡稱COP26)現於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地主國英國的氣候、能源政策自然成為焦點。

英國於2008 年通過了《氣候變遷法》(The Climate Change Act 2008),定出國家溫室氣體要在2050年時達成比1990年的排放量減少8成的目標。英國於2019年修訂該法,明定於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依據官方定義,「淨零排放」是指「任何排放皆可藉由抵消大氣中同等數量的溫室氣體,從而達到平衡,例如種樹或利用碳捕捉和封存等技術。」然而,英國的「淨零排放」並不計入英國所擁有的跨國化石燃料巨頭BP、殼牌、以及礦業巨頭必和必拓(BHP)、力拓(Rio Tinto)、嘉能可(Glencore) 、英美資源(Anglo American plc )等集團在英國領土以外的數百個地區探勘、開採、提煉等工業製程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 。

此外,英國官方所說的「淨零排放」是建立於國內所使用的消費性產品幾近全數仰賴進口,在此同時大舉外包污染、外包碳排至開發中國家。換言之,即使英國真能以技術手段於國內實現「淨零排放」,英國資本只是轉嫁溫室氣體和污染給開發中國家,並玩弄減碳的數字遊戲。

自2008年起歷任英國政府皆承諾要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在此同時歷任英國政府不僅支持英國化石燃料業和礦業集團的全球擴張,更誇誇其談英國走向低碳經濟時,再生能源與核電可以並行不悖。強生政府就是此一說法最為旗誌鮮明的代表。

目前英國電力結構中化石燃料占43%,風能、太陽能和水力發電則為26.5%、核電則為16.8%,另有8%的供電依賴進口 。由於英國現有一座尚在興建中的核電廠與兩個尚在籌劃階段的核電建案。英國若於未來大肆擴張核電,勢必會衝擊政府浥注再生能源的資源。

核電生命週期絕非零碳

英國各界並不相信強生政府所說的核電可以有效減碳的話術。例如英國政府永續發展委員會前任主席波里特(Jonathon Porritt)就是一例。波里特於2000年至2009年間在布萊爾所領導的工黨政府中擔任永續發展委員會的首任、次任與第三任主席。波里特認為,由於氣候變遷的挑戰越發迫切,歷任英國政府為擁核而說的謊話就更為變本加厲,這也包括「 核電為英國邁向淨零的核心戰略 」,「唯有核電才是零碳能源」云云。

波里特直言,英國政府的「核電為零碳」之說意在混淆視聽。英國政客如歷任的商業能源暨工業策略部大臣和核工業如法國國營電力巨頭EDF都一再謊稱 EDF是全英國最大的無碳電力企業。

然而核電為零碳的說法根本經不起檢驗。一篇登載於2008年《能源政策》(Energy Policy)期刊的文章已然駁斥這項說法。該研究分析了103項核電廠溫室氣體排放的生命週期研究後指出,核電所製造的溫室氣體為每瓩時66公克的二氧化碳當量。相較之下,離岸風電為每瓩時排放9公克的二氧化碳當量,太陽能光伏的二氧化碳排放當量則是每瓩時32公克。

史丹佛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學教授雅各森(Mark Jacobson)也提出類似觀點。他認為,在納入核電的全部生命週期,從開採鈾礦、鈾濃縮、製造和運輸核燃料、反應爐的徐役、乃至於高階核廢的管理和最終處置,核電絕非核工業所標榜的零碳。核電的碳排約為再生能源碳排量的10至18倍。

核電與再生能源相互排擠

核電與再生能源是社會大眾最為熟知的減碳選項。核武/核電大國皆視核電為最要重的戰略技術,例如美、中、英、法、俄羅斯等國。雖然許多國家的減碳目標同時納入核電與再生能源,但一般民眾並不清楚兩個選項彼此的關係,以及究竟何者曾於過去20多年真正落實溫室氣體減排的目標。

英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學者所做的研究直指,核電與再生能源絕非相輔相成。事實上,核電只會排擠再生能源。該研究利用世界銀行和國際能源署彙整1990年至2014年間123個國家的碳排放量、再生能源和核電各自佔比、減排數據,再以多重迴歸分析再生能源和核電組合間的關係。此一研究成果發表於2020年的《自然能源》(Nature Energy)期刊。該研究警告,從過去25年的紀錄來看,大規模的國家核電設施並無法顯著減少碳排放。擁有大規模核電設施的國家碳排放量並未呈現降低趨勢。更有甚者,在較為貧窮的國家,核電計畫卻常與相對較高的排放量具有顯著關聯。

該研究顯示,相較之下,大規模的再生能源設施則能顯著減少碳排。此外,各國核電部署和再生能源建設常為負相關,而核電和再生能源部署更會相互排擠。這是因為核電所需要的輸配電系統皆為大規模的集中式系統。為集中式發電而建置的電網系統並不利於引進小型分散式再生能源。因此各國如果希望大規模、迅速和符合成本效益地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就應該優先支持再生能源,而非浥注核電。

該研究的共同作者薩塞克斯大學科技政策教授史特靈(Andy Stirling)直言,如果誤信減碳策略的選項可以包山包海、不同選項可以並行不悖,不僅無法減碳,更會加劇氣候問題。由於各國的核電都無法有效地減碳,因此該研究嚴正呼籲,政府不該再視核電為有效的低碳能源。基於核電只會排擠再生能源 ,各國應正視核電和再生能源無法共存的事實。

英國軍工複合體需要核電計畫支持英國累積核武人才的技術與經歷,這才是英國不惜血本發展核電,拖累納稅人與一般電力用戶的原因。(湯森路透)

核電/核武是英鎊焚化爐

除了核電和再生能源並不相容,興建核電的費用問題更可以彰顯為何核電只會加劇氣候問題。2013年英國卡麥隆政府與法國EDF 達成協議建設欣克利角C(Hinkley Point C) 核電廠。原定的興建費用為160億英鎊,完工年度為2020年。2015年時EDF追加預計至180億英鎊。該集團於2017年7月再度追加預算至196億英鎊。EDF再於2019年9月追加預算至215億英鎊。2021年時EDF另以因疫情造成工程進度落後之名,一路增加興建費用至230億英鎊,完工日期更延遲至2026年6月。

英國從規劃階段到動工興建欣克利角C核電廠已經歷卡麥隆、梅伊、強森等三任政府。工程進度猶如一場沒有競爭對手的接力賽。所有賽參選手不僅三不五時掉棒,更不知終點線在何方。英國政府原可浥注再生能源的資金、人力與加速減碳期程,卻在欣克利角C核電廠的災難中虛耗掉了。

依據英國政府與EDF所訂的合約,英國承諾以每千瓩時92.5英鎊的履約價(strike price)向EDF購入欣克利角C核電 35 年。簡言之,在長達35年的合約有效期間,只要核電批發價低於履約價,英國政府就會以履約價向EDF購電,確保EDF的收益。反之,當核電批發價高於履約價時,EDF就必須退還給英國政府高於履約價的價差。卡麥隆政府指稱,如此一來方能確保EDF 願意大舉投資英國核電,並於未來60年維持英國供電穩定。

然而隸屬國會的英國審計局(The National Audit Office)於2017年直接駁斥了卡麥隆政府的說法。審計局認為,商業能源暨工業策略部與EDF所定長達35年的購電協議,只會使未來幾代英國電力用戶和納稅人在快速變化的能源市場中陷入高成本、高風險、求出無期的困境。

若以2017當年審計局批評行政部門時,每千瓩時批發電價約為42英鎊而論,政府等於強迫一般電力用戶在未來35年持續為每千瓩時額外支出50英鎊。審計局評估,若以英國民眾支付履約價長達35年計算,興建欣克利角C核電廠的實際費用將高達500億英鎊。

相較於大型太陽光電到 2025 年會成為價格最低廉的發電技術,核電設建成本高,並且高度依賴政府補貼。英國政府所說的,核電價格可以完全不受市場波動的影響,絕非核電的優勢。相反的,核電糜費和加劇能源貧窮,正好彰顯了核電的缺失。

史特靈直指,英國軍工複合體需要核電計畫支持英國累積核武人才的技術與經歷,這才是英國不惜血本發展核電,拖累納稅人與一般電力用戶的原因。史特靈指陳,英國政府願意以天價浥注核電的真實原因在於英國核武與核電原是個共生體系。如未經歷核工業的鍛練、實作,久而久之英國就會欠缺嫺熟核子科學與技術的人才,更會失去英國身為核武強權的優勢軍事地位。這也是即使法商核電集團EDF不斷追加核電廠的興建費用,英國當權者卻頑固不化,執意持續浥注核電建設的真相。

史特靈力陳,英國軍事設施所耗用的電力與費用,包括維持核武設施的運作,向來全數轉嫁一般民眾負擔。若無欣克利角C核電廠的存在, 英國政府就無法不動聲色地剝民眾一層皮、私下補貼英國的三叉戟核武計畫。

英國政府並不否認這項說法。當國會公共帳目委員會質問,英國是否以核能的運作撐持發展核武所需要的技術時,英國常務國防大臣勒維格洛夫(Stephen Lovegrove)承認,英國要發展自身的核子動力潛艇,就必須達成維持技術人力的目標。運作核子設施有助於維持英國核武水平。

瑞典氣候少女童貝里(Greta Thunberg)曾道,地球正在失火,所以面對氣候危機得和面對自家失火一樣極積。正因核電無法減碳、無法因應氣候變遷、排擠再生能源部署。此外,核電唯一的用處在於補貼與維持核武軍備的優勢地位等諸多因素, 故而打著環境和氣候之名推銷核電的人士應該就此懸崖勒馬。該類人士應該承認氣候變遷的急迫與嚴重性,並就核電與再生能源無法並存之事交待清楚。任何只想以鄰為壑,在國內領土追求「淨零」,並簡化氣候、能源問題為技術問題的行為,都只會加劇氣候崩壞,最終不免引火燒身。

※作者為工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特約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110新北運動經濟四部曲

余文樂拍影片首度曝光帥兒正面 「台灣腔」讓小粉紅崩潰:你就在島上發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