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頸選市長2/被指受酬庸、欠網軍錢 鄭寶清駁:秤頭才是路頭

民進黨前立委鄭寶清9月1日前往登記參選,讓今年的桃園市長從三腳督變成四方戰。(圖/報系資料照)
民進黨前立委鄭寶清9月1日前往登記參選,讓今年的桃園市長從三腳督變成四方戰。(圖/報系資料照)

[周刊王CTWANT] 前民進黨立委鄭寶清登記參選桃園市長後,遭爆料指他請人執行網路行銷,卻不付錢,還指射他已接受過「酬庸」擔任台鹽董事長,不該再出來搶位置。鄭寶清說,他的父親只唸過3年「漢書」,但常用客家話告訴他「秤頭才是路頭」(童叟無欺之意),他一向堅守不虧欠別人的原則,因此當綠營側翼及名嘴指控他不付錢時,他才會氣得提告;而他在台鹽絕非「肥貓」,反而是起死回生的功臣,他也立志當上市長後,把在企業中學到的經驗,回饋給桃園市民。

「我到台鹽是去拚命的,怎麼會是酬庸。」鄭寶清坦言,當初接任台鹽董事長時,外界跟公司內部都不看好他,在交接典禮時,他還把「台鹽」說成「台糖」,被痛批連糖跟鹽都分不清楚,但他每天早上6點上班,晚上到10點才下班,3個月就讓台鹽轉虧為盈。「我要進去的時候員工不讓我去,等我要離開的時候不想我走。」鄭寶清笑說,經過他大力改革,台鹽員工平均可領16個月薪水,改革的果實由大家一起分享,員工對他的態度也從原本的抗拒,轉變成支持。

鄭寶清2005年卸下台鹽董事長一職,代表民進黨參選桃園縣長,台鹽員工在交接儀式後,上台獻花並親吻鄭寶清。(圖/報系資料照)
鄭寶清2005年卸下台鹽董事長一職,代表民進黨參選桃園縣長,台鹽員工在交接儀式後,上台獻花並親吻鄭寶清。(圖/報系資料照)

鄭寶清坦言,台鹽過去是國營事業,員工從上到下多少有「吃大鍋飯」的心態,不願創新開拓新的獲利,也產生很多浪費的情況。他舉一個最有名的例子:台鹽海洋鹼性離子水,原本這項製鹽後的產物被當作廢棄物,但經過他要求精製成瓶裝水,推廣後成為年收8千萬的產品,還引起各大廠商效法。另外,他上任後要求各單位每個月減少3%的成本,竟然有部門「超標」節省了30%,他在欣慰之餘,也驚見一個組織若不用心,將產生的具大損失。

「坦白講,現在政府的行政方式,也存在很多『吃大鍋飯』心態。」鄭寶清說,他提出桃園青年首次購屋免頭期款的政策,主張可由提高建物容積率,從原本的200% 增加到240%,多出來的40%,由地方政府與建商均分,建商有多出的容積才有誘因,政府則可把這些建坪賣得的資金做為基金,補助年輕人的頭期款;他進一步解釋,這些獲補助的購屋者,未來若需要資金創業,或是想搬家,政府可以再將房子買回,再加上利息,等於替年輕人儲蓄,這樣一來,才可吸引年輕人到桃園。

鄭寶清宣布參選桃園市長後,遭到外界不少攻擊,他引用《道德經》「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這句話來自勉,為了找回黨外運動的初心,願意承受來自全國的屈辱。(圖/劉耿豪攝)
鄭寶清宣布參選桃園市長後,遭到外界不少攻擊,他引用《道德經》「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這句話來自勉,為了找回黨外運動的初心,願意承受來自全國的屈辱。(圖/劉耿豪攝)

然而鄭寶清這項提議也被批評為有違法圖利廠商之嫌,但他認為,提高容積率的於法有據,事實上也行之有年,只是過去因此而多出來錢都被挪用到其他地方,甚至進了私人的口袋,他只是把這些錢放到該放的地方。他說,政府的責任之一,就是要想辦法創造財富給人民,要做到這點,就必須有創新的思維,要有改革的決心。他坦言,改革會得罪既得利益,正如他剛到台鹽會被討厭,現在要選桃園市長也將被修理。

「威權體制來的時候,你不抵抗,才是一世英名毀於一旦。」鄭寶清說,他很擔心民進黨會背離當年從黨外時代的核心價值,所以堅持要參選桃園市長。對於外界認為,他參選將會分散民進黨提名的桃園市長候選人鄭運鵬票源,導致國民黨漁翁得利,鄭寶清認為,民眾的民主素養已有一定的程度,懂得自己選擇,而不是在威權時代聽「大人」怎麼說就怎麼做。他也呼籲,基層的人民不要再做小粉紅、小粉藍或小粉綠,變成為政客的工具,一聽到喊「攻啊!」就傻傻地向前打擊政客的敵人,要有自己的思考,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也才能開創自己的美好未來。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硬頸選市長1/不被摸頭不怕砍頭 鄭寶清:改革都是靠背骨人
人頭門號鍊金術2/移工人還沒來門號已開始犯案 「靶機」黑市上看33億元
鋼鐵V圓夢2/徐若瑄闖日大紅 高齡生子打300針安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