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當野小孩遇上毛小孩|陽明山 生存拉鋸戰|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Siku Yaway 採訪/撰稿 張書堯 攝影/剪輯

您看過這段讓很多人感到揪心的畫面嗎?全台僅存不到五百隻的草鴞,遭到流浪狗包夾,草鴞媽媽為了保護四隻寶寶,張開雙翅威嚇,對峙好幾小時才躲過危機。事實上,遊蕩犬貓對野生動物帶來的威脅,全台各地頻頻上演,像是陽明山國家公園,野小孩與毛小孩的衝突,就造成許多珍貴物種的傷亡事件,如何終止遊蕩動物的流浪循環?跟著鏡頭,深入觀察。

有著一張心型蘋果臉的草鴞,屬於瀕危一級保育類野鳥,全台數量不超過五百隻。但這天,野外自動相機記錄下,牠們在巢區的驚遇。今年四月,國內研究者首次在屏東清楚記錄到,草鴞遭遊蕩犬騷擾紀實。影片中,兩隻黑狗包夾草鴞一家五口,還把頭伸進巢裡。幸好狗沒有發動攻擊,對峙了好久,驚險畫面才得以落幕,但遊蕩犬貓對野生動物帶來的威脅,不只在這裡上演。

陽明山一年四季面貌精彩,在台灣更是距離都會區最近的一座國家公園,走進這裡,處處能感覺到它的生命力。不過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內,同樣有野小孩與毛小孩的衝突問題,山羌被狗追,或是麝香貓疑似命喪野狗之口。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顏士清說:「龍鳳谷這一區,有密度很高很高的狗群,野生動物完全不敢在這邊活動。這一帶的照相機,當時總共拍到三千多張流浪狗的照片。野生動物中大型的,總共只拍到一張白鼻心。」

記者Siku Yaway說:「陽明山擁有豐富的生態物種,以及為數眾多的遊蕩動物,因此也衍生了遊蕩動物,跟野生動物的衝突不斷。尤其是在龍鳳谷這區,地面上你很難再看到,麝香貓、穿山甲等保育類動物的蹤跡。」

顏士清說:「證實說所有的中大型哺乳動物,像是山羌、野兔、麝香貓等等的,其實只要狗的出現頻度越高,牠們在一個地區生活的機率就越低。」陽管處副處長張順發說:「我們透過相機捕捉的方式,發現在陽明山國家公園範圍內,無主遊蕩犬隻最小的族群數量有三百多隻。」

遊蕩犬貓的存在,除了排擠野生動物生活空間,學者研究更可能增加傳染病傳播風險。顏士清說:「像是焦蟲病、弓蟲病、犬瘟熱,由狗傳到野生動物身上,造成鼬獾族群大量死亡。」顏士清的研究團隊,透過無線電監測狗的活動資料。

為何明明是要保育野生動物的國家公園,卻被流浪動物稱霸一方?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數量龐大的流浪動物,其實來自民眾棄養、附近居民放養,又因為陽明山國家公園是開放空間,有人餵食繁衍速度加快。

新聞片段(2008.11.24)說:「來到風光明媚的陽明山,草堆裡頭卻突然出現好幾隻狗。這些流浪狗,許多都是價格高昂的大型名犬,景氣差,狗主人乾脆把他們丟出家門,不養了。」陽管處前處長詹德樞說:「為了好奇養一養,然後最後不想養就丟出來,造成一些社會問題。」陽管處副處長張順發說:「其實陽明山的環境,並不適合這些犬隻的生存,普遍健康不佳且有皮膚病,存活率只有16.7%到23.9%之間。牠會快速地消失,可是同時也會快速地補充,原因是民眾的棄養,以及牠在野地自然的繁衍。」

顏士清說:「已經有一個大族群在這邊,牠們就會不斷地生小狗,因為有人在餵食,也會吸引鄰近區域的狗,不斷地往這邊集中。餵食會造成很嚴重的衝擊,其實會變成一個生態系,這個掠食者的密度,會遠超過這個環境本來該有的量。」

出於愛心,給動物一餐溫飽的美意,竟為生態環境帶來衝突,甚至造成野生動物保育的困境,該如何面對毛小孩與野小孩衝突,人們仍在尋求解方。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