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時代的巴別塔》難以克服語言隔閡,臉書大量刪除無害內容,挨轟妨礙言論自由

·8 分鐘 (閱讀時間)

社群網站龍頭「臉書」執行長祖克柏向來以「言論自由捍衛者」自居,但臉書前產品經理郝根提供的數千頁公司內部文件顯示,在世界上的一些動盪地區,臉書上的恐怖主義內容與仇恨言論激增,這是因為臉書缺乏會說當地語言並了解文化背景的審查員,而且也未開發出人工智慧的解決辦法來找出不同語言的有害內容。

中東地區的專制政府嚴格控制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而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期間,臉書首度在中東地區崛起,這是因為用戶認為臉書提供難得的言論自由平台與關鍵新聞來源。

語言隔閡導致錯誤移除無害內容

然而,這種聲譽近年發生了變化,語言隔閡是導致變化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今年5月,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衝突全面升溫,以軍空襲加薩走廊(Gaza Strip),臉書旗下的社群平台Instagram暫時移除耶路撒冷舊城的阿克薩清真寺(Al-Aqsa mosque)相關貼文,並封鎖主題標籤「#AlAqsa」。

臉書事後道歉,聲稱該公司演算法將阿克薩清真寺誤判為巴勒斯坦恐怖組織「阿克薩烈士旅」(Al-Aqsa Martyrs Brigade)。對於許多阿拉伯語的用戶而言,這只是臉書壓制該地區政治言論強而有力的例證。

類似的內容移除事件發生後,臉書經常公開道歉。然而,臉書前產品經理郝根(Frances Haugen)提供的公司內部文件顯示,這些是系統性問題,不是無意造成的錯誤,而且臉書多年來一直知道這些缺點的嚴重程度,卻很少著手加以改善。

阿拉伯世界有多種口說方言,那些說阿拉伯語的人以不同方式轉譯方言,而且沒有標準的轉譯方法。舉例來說,摩洛哥阿拉伯語包括法語及柏柏語(Berber)的詞彙,而埃及阿拉伯語包括一些來自鄂圖曼帝國的土耳其語,一些方言則比較接近古蘭經(Quran)「官方」版本。一些情況下,那些使用這些方言的人聽不懂彼此說的話。

臉書系統與當地雇員無法正確判讀內容

阿拉伯語對臉書的自動化系統與審查員構成特殊挑戰,系統與審查員都很努力理解每個國家與地區獨有的口說方言,這些方言的詞彙受到不同歷史與文化背景的影響,而語言學家說臉書的自動化系統有缺陷。

臉書將大部分內容審核的工作外包給各國的大公司,這些公司不為阿拉伯工作人員提供工作簽證,因此只能僱用當地人,主要是似乎誇大個人語言能力的摩洛哥人。臉書一份內部文件稱,這些摩洛哥人翻譯30多種阿拉伯語方言的翻譯品質不佳,77%的情況下將無害的阿拉伯語貼文標記為恐怖主義內容。

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清真寺內,一名男性正閱讀手機上的可蘭經經文(美聯社)
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清真寺內,一名男性正閱讀手機上的可蘭經經文(美聯社)

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清真寺內,一名男性正閱讀手機上的可蘭經經文(美聯社)

另一份內部文件寫道:「「這些代表不該處理(非洲西北部)馬格里布地區(Maghreb)以外的內容,但現在這種做法司空見慣。」該文件寫道,臉書外包給摩洛哥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的公司聲稱可以處理阿拉伯語「所有方言」,但一份報告指出在一個案例中,審查員在90%的情況下錯誤標記了一系列埃及方言內容。

臉書一份內部文件也寫道,在阿拉伯世界的大部分地區,臉書過度依賴會犯錯的人工智慧過濾功能,導致「大量錯誤判斷與媒體反彈」,而大多數未受專業訓練的審查人員往往被動地提出移除內容的請求,而不是主動審查內容。

臉書內部文件寫道,那些提出上訴的阿拉伯語內容移除請求中,將近一半是臉書錯誤判斷的案例。該文件寫道:「重複誤判造成了巨大的資源消耗。」內部文件還強調臉書必須「增強」演算法,從那些未獲充分代表的國家招募更多的阿拉伯語審查員,並規定他們根據自身的方言專業知識從事審查工作。

臉書內部報告寫道:「有鑑於阿拉伯語用戶的規模與線下危害的潛在嚴重情況……投入更多資源改善阿拉伯語系統無疑是最重要的事。」

巴勒斯坦記者帳號多次遭到停用

2014年,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爆發嚴重衝突,以色列空襲加薩走廊,雙方展開7週戰事,而當年戰爭的衝突達到最高點時,巴勒斯坦知名記者史萊(Hassan Slaieh)收到臉書通知,其帳號多年來張貼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Hamas)之間暴力衝突的新聞內容「違反社群標準」,將遭到永久停用。

那是他的臉書帳號第一次遭到停用,他失去了個人回憶、人們在加薩走廊的生命故事、以色列空襲加薩走廊的照片、20萬名粉絲。後來,史萊建立新的臉書帳號從頭開始,但他的帳號一再遭到刪除,去年遭到第17度刪除。

巴勒斯坦知名記者史萊(美聯社)
巴勒斯坦知名記者史萊(美聯社)

巴勒斯坦知名記者史萊(美聯社)

史萊像許多巴勒斯坦人一樣,學會了避免使用阿拉伯語的典型詞語「烈士」與「囚犯」,也避免提及以色列的軍事佔領,提到激進組織時會在每個字母之間添加符號或空格。

然而,史萊的策略並未奏效。他認為臉書刪除其帳號是因為他的工作:他刊登了巴勒斯坦抗議者在以色列邊境受傷的照片、巴勒斯坦母親趴在兒子的棺材上哭泣的照片、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的聲明。

以巴衝突期間,加薩走廊與約旦河西岸(West Bank)的活動人士無法在臉書直播,以巴衝突的相關內容從臉書的動態消息消失了。那些具有網路影響力的人在臉書發文動輒獲得數萬按讚數,但他們發現自己發表的巴勒斯坦相關貼文觸及率大幅下降。

加薩走廊記者希吉(Soliman Hijjy)說:「這限制了我,讓我覺得無法隨意發表想分享的東西,因為我害怕失去臉書帳號。」他的地中海空拍照比他的以色列炸彈照的觀看次數多出數萬次。

缺乏通曉伊拉克阿拉伯語的審查員

臉書上,伊拉克舉報的仇恨言論數量在該地區排名最高。但臉書內部文件指出,該公司幾乎沒有通曉伊拉克阿拉伯語的審查員。,

伊拉克首都巴格達(Baghdad)的新聞自由倡議者向《美聯社》(AP)透露:「記者正試圖揭露侵犯人權的行為,卻被臉書禁止了。我們理解臉書試圖限制民兵的影響,但那並未奏效。」

臉書在德國的社群經營團隊員工(美聯社)
臉書在德國的社群經營團隊員工(美聯社)

臉書在德國的社群經營團隊員工(美聯社)

臉書前員工艾瑪蒂(Mai el-Mahdy)在2017年之前一直擔任臉書的阿拉伯語內容審查員,她說:「如果你發布有關激進活動的內容而未明確譴責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會認為你支持激進活動。」

臉書內部文件寫道,該公司「錯誤執行了阿拉伯語的反恐主義內容」,但當前的臉書系統「限制用戶參與政治言論,妨礙他們的言論自由權」。

英國艾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Essex)阿拉伯語語言學教授艾維爾(Enam al-Wer)說,主要問題在於人們認為「阿拉伯語是單獨實體」的刻板印象,她說各個阿拉伯國家之間使用的阿拉伯語有著「巨大差異」,而且不同階級、不同性別、不同宗教、不同種族之間使用的阿拉伯語也有很大的差異。

美國華府智庫「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網路計畫(Cyber Program)主任坎貝爾(Eliza Campbell)表示:「根本問題在於,(臉書)這個平台的建立從來不打算在未來某一天調解世上每個人的政治言論,但就臉書的政治重要意義與資源而言,內容審查計畫資源不足,而這一點讓人不解。」

2021年10月5日,前臉書員工、吹哨者郝根(Frances Haugen)出席聯邦參議院聽證會(AP)
2021年10月5日,前臉書員工、吹哨者郝根(Frances Haugen)出席聯邦參議院聽證會(AP)

2021年10月5日,前臉書員工、吹哨者郝根(Frances Haugen)出席聯邦參議院聽證會(AP)

臉書前產品經理郝根今年9月與《華爾街日報》(WSJ)合作,提供數千頁公司內部文件,催生一系列調查報導「臉書檔案」(The Facebook Files)。《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與另外16家美國媒體再接再厲,以郝根檔案為基礎,即日起推出「臉書文件」(The Facebook Papers)系列報導,全面揭露臉書運作的黑幕、它對美國乃至於全球社會造成的傷害、祖克柏本人的關鍵角色。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無力抑制仇恨滋生、謠言流竄,有時甚至搧風點火!臉書在印度成為社會一大亂源
相關報導》 臉書道德破產!前員工披露:公司對社群危害置之不理,員工提解方往往被打回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