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網站封殺拜登負面新聞?矽谷如何捲入政治風暴?

換日線
·7 分鐘 (閱讀時間)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Lucy Chang/矽谷資深女工程師

2020 可以說是風起雲湧、高潮迭起的一年。年初的台灣總統大選,接著武漢肺炎疫情襲捲全球,打亂了所有人的生活節奏和步調,再來 11 月初的美國總統大選更是驚濤駭浪,各方角力互相拉扯,勁爆新聞連環轟炸,稱之為美國有史以來最戲劇化的總統大選也不為過。筆者所在的矽谷科技業更身處龍捲風的風暴中心,本文就帶大家直擊 2020 美國總統大選下,發生在科技業的兩件大事。

拜登電郵門新聞,被社群媒體全面封殺

第一個轟動全球並且深深震撼科技業的,自然是美國社交媒體推特和臉書對於拜登電郵門醜聞的蓋牌封殺──這件事一開始是由《紐約郵報》報導。報導一推出,推特立刻封鎖《紐約郵報》的帳號,並且封殺了很多拜登電郵門的貼文。臉書也不惶多讓,所有拜登醜聞的貼文觸及率都急速下降,甚或是根本無法張貼。

在《福克斯新聞》採訪了拜登家族企業的 CEO Tony Bobulinski,並且提供了許多的 email、語音和影片證據之後,照理說各個媒體和社交媒體應該跟進報導,但是他們卻持續封殺。資深媒體人財經網美 Emmy 在他的臉書上表示:

「主流媒體不願意報導 Guiliani 的電腦郵件,這是有理由可說的,因為在大部分編採手冊裡面,都規定要兩個以上消息來源證實才可以報導,孤證的處理要非常小心,經過層層審核總編輯通過才可以報導。但現在跳出來 Tony Bobulinski 這個人作為第二證明,再不報導這個消息就完全沒有理由。(不好意思,新聞真的不是你不相信的你就可以不報,專業上面真的是有非常客觀的規定)」

除了推特、臉書之外,Youtube 也對報導拜登醜聞的影片進行黃標封殺。黃標代表創作者不能透過這支影片賺取廣告費用,這也視同變相的鼓勵創作者不要講這類的話題。《年代向錢看》的節目主持人陳凝觀也在臉書透露,自己講拜登醜聞的節目影集同樣被黃標伺候。

我也曾在 Instagram 經歷言論審查

前陣子,我自己也親身經歷了被言論審查並且被封殺。我在 IG 試圖私訊我朋友郭文貴「爆料革命」的網站 Gnews.org 還有 gtv.org,完全傳不出去,整個網站直接被封殺。有人說是因為那些網站有拜登之子杭特的色情影片,但是當我傳美國知名的A片網站 pornhub.com 時卻完全沒有問題,可見這根本就不是理由──我發現的時候真的是驚呆了,手心涔涔的滲出汗水!

我彷彿感覺我穿越到了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 1984 年,那個嚴密的數位監控時代。我已經不能說我想說的話,我只能說社群媒體演算法允許我說的話。只要我說的不合他們口味,立刻封殺──這還是我認識的言論自由的美國嗎?推特和臉書完全的微博化,變成言論警察!並且更令人害怕的是,目前並沒有任何法規規範社群媒體的言論審查,所以他們完全不用擔心任何法律後果,審查的標準也不透明,基本上可以說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國會與消費者:用行動撼動科技巨頭

後來臉書、推特和谷歌的 CEO 被國會召見,解釋這件事情。參議員 Ted Cruz 痛批:「未經同意散播(川普)報稅資料是違反聯邦法律的,推特卻任其散播,但是遇到不利於拜登的新聞,卻立刻進行嚴厲的消音和封鎖。」臉書 CEO 祖克伯(Mark Elliot Zuckerberg)也承認,他們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拜登的醜聞是假新聞,卻進行言論限制和審查。

推特隨後解封了《紐約郵報》的帳號,但是其股票在 10 月底跌掉了 21%。一個號稱讓大家自由交流的平台卻進行言論審查,很多人為了追尋真相,只好追著去別的平台。像是爆料革命路德社在 Parler 新開的帳戶,一個禮拜內就湧入了 8 萬人的訂閱;推特的股票大跌自然也就不稀奇。

令人遺憾的是由於沒有相關法規的控管,就算是 CEO 被國會叫去「罵一罵」,也是罵完就算了;還是要由資本市場像是股票的重擊,也就是我們消費者的行為改變,才能夠改變這些社交媒體的行為。目前已經有許多國會議員倡議要修建相關法規,包括廢除社群媒體言論豁免權的美國 1996 年通訊規範法(1996 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 230 條款,才不會讓這些社群媒體為所欲為。

這件事想必大選之後仍會深刻的影響科技業。這也讓我想到法國著名思想家和哲學家伏爾泰一句擲地有聲的名言:「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次選舉恰恰就像是這句話的照妖鏡,只要彼此不同意就技術性予以打擊的事實,可說是揭開了這些社群媒體的遮羞布!

H-1B 添變數,影響工程師就業

第二件影響美國科技業的就是工作簽證的移民問題。川普總統大力提倡要保護美國人就業,所以對於移民法規進行了更嚴格的限制。我把聯邦政府的公告拿出來看,裡面很明確的表示:如果你的學歷是一般的工程或是數學、物理等,不足以來申請軟體工程師的工作簽證──這對眾多在科技業拿工作簽證的工程師來說影響深遠。雖然立刻有許多公司提起告訴,試圖阻止這個法案,但是筆者認為大家還是要作最壞的打算,也就是要預想好:如果無法留在美國的話,也能夠繼續在其他國家或是回台灣當軟體工程師。

除此之外,今年 10 月底的時候,《富比世》報導國土安全局宣布要將 H-1B 根據學歷抽籤的規定改成根據薪資抽籤。此舉志在打擊公司給 H-1B 員工較低薪水的問題,並且著重留下高薪資、技能稀缺的外國人才。這個影響就是能夠付得起高薪的公司才能夠雇用較多的 H-1B 人才。小公司因為薪資無法競爭,也比較難吸引到這些外國人才,而進而會轉向招募美國本土人才。以前大量印度顧問公司用低薪聘請 H-1B 工程師、拉低業界薪資水平的日子將不復見。

2020 註定是個不平靜的一年。大家繫緊安全帶,抓穩把手,度過剩下的 2020 吧!這裡先預祝大家:下一年會更好!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矽谷科技業如何捲入大選風暴?比色情網站敏感的「拜登電郵門」與「史上最嚴移民法」》,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科技服務的兩面刃:社群媒體是人權運動的救星,抑或黨同伐異的煽動者?
「都是假的!我眼睛業障重啊!」──四大類「假新聞」橫掃全球,我們到底該相信誰?

作者簡介:

Lucy Chang,北一女、南加大工業工程系、賓州大學資工碩士畢業。從小夢想當作家的文藝女青年,一晃眼卻變成在全球菁英群聚的矽谷、打滾了數年的資深女工程師。熱愛美食和旅遊。現在的夢想是環遊世界,踏遍五大洲。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