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兩岸問題兩岸自己解決

·4 分鐘 (閱讀時間)

聯合國50周年前後,美國亞太副助卿華自強、國務卿布林肯及多位重量級參議員,相繼批評中國「誤用」聯合國2758號決議施壓聯合國阻止台灣參與,遺憾的是,美方並不是在聯合國大會上正式發言,並非正式挑戰2758號決議。不過,可以確定美國將利用台灣參與聯合國組織議題,與北京展開新一輪外交戰與法律戰,進而對台灣內部政治與兩岸關係投下新的變數。

否認2758決議是刺激北京

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這個決議在國際法上解決了中國代表權問題,並在國際社會確立了一個中國架構,除非台灣公投獨立並重新申請加入,否則台灣在聯合國的命運已確定,這點美國不會不知。

如果要說中共誤用2758號決議封殺台灣參與聯合國組織,等於否認2758號決議的邏輯一致性。該決議能否如此分開處理不無疑問,也勢必挑戰一個中國原則的敏感神經,「台灣地位未定論」可能因而重出江湖。

長期以來,美國政學界始終有人主張台灣主權未在《舊金山和約》有定論,美方認知「台灣是中國一部分」,但並未接受。我們樂見美國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組織與活動,但是援引2758號決議,試圖重新詮釋甚至重提台灣地位未定論恐怕會治絲益棼。因為台灣地位未定論不但會引起台海更大的緊張與猜忌,也影響我國憲政秩序。

從川普時期國會不斷提出友台相關法案,拜登政府也試圖將台美關係與美中關係脫鉤,並不斷強調保衛台灣的決心。即便白宮否認改變對華政策,但是在國際宣傳上有很大的作用。美國重提2758號決議代表美方不無可能利用聯合國「會籍普遍化」原則進行國際宣傳,塑造國際輿論。而這將是在台灣問題國際化上除了軍事以外進一步地展開外交戰與法律戰,中美雙方將會有激烈的攻防。台灣地位未定論死灰復燃,將嚴重挑戰北京紅線,對未來中美關係產生不利的影響。

對台灣而言,依照我國憲政秩序,我國主權涵蓋全中國,但「統治權」處於分裂狀態,僅及於台澎、金馬、南海地區,而不及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地區,並無所謂「台灣地位未定論」問題。由於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50年,經過長期的兩岸分裂分治、內部政治民主化以及國際空間的備受打壓,台灣人民對於一個中國原則的認知產生很大的分歧,但是無論藍綠對於參與國際社會的渴望是一致的。越是壓制貶抑這種渴望,就越是激起台灣人「亞細亞孤兒」的悲情意識與幽怨心理,成為台獨意識的深層積澱,成為兩岸心靈契合的障礙。

恐再現台灣地位未定論

台灣有參與國際活動的機會並不意味就會走向獨立。2005年連戰訪問大陸與中共領導人共同提出五項願景,其中包括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協商台灣參與國際活動問題,馬英九執政時期也的確因此有機會參與國際性活動,但是蔡英文政府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台灣參與國際活動又受到很大限制。由於兩岸對於九二共識中「一中各表」的理解有很大的歧見,給了民進黨操作空間,破壞台灣人民對九二共識的信賴,並對於建立在九二共識上的國際空間產生不確定感。

北京對此問題採冷處理態度,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5日在「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50周年」紀念會發表講話,並未觸及2758號決議及台灣國際參與問題,代表北京領導階層在維持兩岸和平統一大方針下,對台態度仍然審慎。兩岸不妨從民族利益、中華文化主體以及雙方憲政精神出發,冷靜思考能否超越近代主權國家西發利亞體系的理論限制,解決台灣人民參與國際活動的需求,促進融合,共創民族復興。

回到台灣視角,台灣的國際參與問題,最好還是能夠重新回到兩岸對話的基礎之上,在現行的國際體系與現實的政治環境中,尋求解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