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兩岸手遊全球淘金 三大挑戰

·4 分鐘 (閱讀時間)

包括兩岸在內,全球手遊產業在遊戲人口急速成長、智慧型手機硬體改良、網速加快及電競興起等因素推升下,市場大爆發。據美國APP ANNIE公司報告,2021年全球手遊規模將達到1200億美元。大陸遊戲在全球影響力快速竄升,今年上半年全球手遊收益排行榜前10當中,就有4個來自大陸。大陸遊戲公司出品手遊《原神》在日本「御宅族聖地」秋葉原掀起風潮,日本媒體稱「中國遊戲反攻日本」,大陸遊戲製作實力不容小覷。

兩岸民粹對立成阻礙

人才積累是大陸手遊爆發式成長的首要因素。除義務教育普及和高等教育發展帶來科技研發人才的大量儲備,按日本媒體的說法,看《灌籃高手》和《美少女戰士》等日本動畫的大陸孩子長大後,其中一部分年輕人為日本動畫製作公司做外包等,磨練了動畫製作的技術。開發出《原神》的米哈遊公司就是上海交通大學的3名動畫和遊戲愛好者於2012年成立的。

其次,行動網路技術的廣泛應用與龐大的用戶市場是大陸手遊公司得以練兵的基礎。大陸在行動網路領域的優勢毋庸諱言,包括淘寶直播在內的電商和以TikTok為代表的APP風靡全球即是例證,作為網路三大商業模式之一的遊戲也在最近幾年實現了厚積薄發。

同時,大陸早已是全球智慧手機用戶最多的市場,據官方數據,2020年大陸行動上網人數已達9.86億人,龐大的用戶基礎使得手遊公司在大數據應用方面更加得心應手。擁有微信這個堪稱國民應用的社交APP,騰訊公司的手遊在將流量轉換成實際營收方面就有了絕對優勢,而在2011年成功收購美國遊戲開發商Riot Games並於2015年完成100%控股後,更是突飛猛進。被視為大陸手遊「出海」的標誌性產品《PUBG MOBILE》,自2018年在海外市場開啟付費以來,截至今年5月,海外市場收入累計已超過25億美元。

台灣遊戲產業曾經風光一時,大宇公司出品的《軒轅劍》、《仙劍奇俠傳》、《大富翁》等,不僅風靡大陸,在日、韓和東南亞等國也曾廣受好評,《仙劍奇俠傳》影響力更超越遊戲範疇,由其改編的影視劇捧紅了楊冪、胡歌、安以軒等兩岸藝人。

然而,台灣本土手遊未能延續這份風光。一方面《服貿協議》因政治紛爭而停擺,兩岸業者合作困難重重;另一方面,大陸市場、法規、政治環境改變,兩岸民粹對立深化、遊戲發行通路、商業模式複雜,台灣手遊公司適應日益困難。

因應政治敏感帶是關鍵

最近幾年,大陸對遊戲行業管控漸趨嚴格,大陸遊戲公司拓展全球市場意願強烈,將帶來兩岸業界合作的契機。一方面,台灣遊戲公司的諸多經典遊戲,使其在手遊競爭中擁有大量優質IP(智慧財產),無論是「台灣IP+大陸研發」還是「台灣創意+大陸商業模式」,都是可嘗試的合作思路;另一方面,由於台灣遊戲市場的開放性,使得其無論是玩家還是研發人員和遊戲公司,在語言技能、人文底蘊和文化習慣等方面都比大陸更深地融入全球網路世界,兩岸業者合作當更能適應日、韓和歐美市場。

兩岸手遊業者攜手全球淘金有三大挑戰必須克服。一是對智慧財產的保護。雖然大陸近年在智慧財產保護方面已有進步,但在尤其注重創意的手遊行業,這一問題必須妥善加以解決。 其次是資本壟斷和市場監管。大陸手遊行業目前主要被騰訊、網易等巨頭瓜分,中小公司不僅面臨行業壁壘,稍有表現就容易被打壓和收購。大陸官方近期在防資本壟斷方面監管不斷,固然可以為中小公司創造更加公平的營商環境,鼓勵行業的創新,但仍需要進一步完善政策的透明度和穩健方式等,避免市場過度反應。

更重要的是政治問題,大陸官方對遊戲公司走向海外持鼓勵態度,希望透過遊戲平台擴大對外文化交流,兩岸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共同繼承,在這方面很容易產生共情。然而太強的中華文化屬性,有可能觸碰其他國家玩家的敏感點,兩岸間的政治紛擾問題也不少,近年大陸手遊紛紛避開台灣市場,可見其麻煩。兩岸手遊攜手全球淘金利基非常大,也不是不可實現的目標,但需對政治敏感帶問題有預想及因應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