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共共」與「灣灣」的距離

主筆室
上報

金馬獎將在兩週後舉行,但今年很特別,不僅中國的金雞獎刻意選在同一天,在各種明著暗著的壓力下,也沒有中國電影報名,就連香港電影也從缺,甚至香港導演杜琪峰都被迫辭去評審團主席,多家贊助商與金馬獎終止合作。金馬獎經營了超過50年,被多數的電影文化人視為華人電影圈最高榮譽,但中國當局刻意打對台,抵制金馬的意圖昭然若揭。

中國政府昨天頒佈惠台26項措施,其中多項措施與兩岸文化藝術交流相關,諸如台灣的文創機構或個人可以參與大陸文創營運、進入大陸文藝院團或研究機構工作或研學。要談兩岸文化藝術互動,有現成的金馬獎可以供兩岸電影文化藝術人交流,正是最好的舞台;共產黨花了這麼多心思弄出惠台26項措施,兩個星期後台灣人又悚然想起這個政權惡狠狠地打壓金馬獎,這如何能達到他們設想的兩岸心靈契合、統戰目標?

共產黨之所以抵制金馬獎,最早的理由來自於去年金馬典禮上一位紀錄片導演說:「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但文化創意工作特別重視自由的發想,如果言論是設限的、發想是被箝制的,如何能長成真正自由的文化創意?就如同許多人宣稱香港再鬧下去,上海深圳最終將取代香港的地位一樣;只要沒有獨立的司法、不受管制的金融與自由的貿易,不管上海深圳的GDP如何成長,它終究只是中國的上海深圳,不可能長成世界的香港。

這惠台26條其實是去年初的惠台31條升級版,它持續地繞過台灣政府,直接向台灣人民喊話,想要加速「融台」的力道,台灣當然要警戒其中的統戰意圖。不過,一年多前中共當局透過單邊主義推出的惠台31條時,有的人心猿意馬,有的人膽戰心驚,如今再看這惠台26條,更多台灣人心中卻是波瀾不興,甚至覺得聊備一格。

為什麼?因為中美貿易戰已經預告世界貿易與國際政治戰略格局已經不一樣,而香港動亂不知伊於胡底,也揭示這個政權說與做的根本就不同。一年多前的台灣學測放榜時,媒體還在大炒有多少台灣的頂尖高中生捨台大就北大清華,中國磁吸台灣人才的效應有多強;但今年還剩多少台灣的學測頂標生願意前往中國就學?這其中的差異,不就預告了所謂惠台26條的效果如何嗎?

中國如果想要「惠台」,其實不用這樣大費周章,眼下就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諸如:善待香港,尊重一國兩制,落實港人治港,讓台灣人開始相信,這是個願意尊重文明的政權;或者,中國也可以開始試著解除金融與貿易管制,尊重知識產權,落實自己的《憲法》,放棄天網,不再管制媒體、箝制言論。尤其中國已經是個大國了,不要天天說別人在「傷害中國人民感情」,尊重別人的生活方式,學著負起責任,融入國際社會。只要它願意試著努力朝這個方向做,就有機會讓台灣人對這個政權改觀,這比任何一條「惠台」措施有用。

王飛凌在《中華秩序》一書的結語裡寫道:「無論怎樣被壓迫和受哄騙,人民並不是抽象的天(共產黨自稱承受天命,要統治中國千萬年),他們不可避免地要追求各自多樣的、不斷變化、也不斷增長的權力……無限期地僭用人民的名義,於是就成為一場極為艱難的鬥爭。」

惠台26條其實就是這「極為艱難鬥爭」的一環,它既要收買,又想恐嚇;既丟出胡蘿蔔,又不怕你看到他的棒子;既肉麻地要「灣灣回家吧」,卻又要軍機繞台武力威嚇。種種作法脫離常識、自相矛盾,言不由衷,更違逆人性,這就是「共共」與「灣灣」的距離。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警察士氣不是靠打人來維繫

社評:這件事 容不得韓國瑜扭捏敷衍

社評:這場對台灣校園的「無聲入侵」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