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只有信任才能抗擊瘟疫

主筆室
上報

比起許多人要求蔡政府對大甲媽繞境進香活動下達強制禁制令,鎮瀾宮自己喊停延辦,絕對是一項更好的決定。前者存在適法性的爭議,也有干涉宗教自由之嫌,一定會造成相當程度的社會撕裂與黨派對抗;後者展現了台灣社會的公民意志,營造一種彼此信任、不互相怨懟的氛圍,有助於台灣邁向下一階段的防疫工作。

許多人期待蔡英文政府以強制令禁止大甲媽進香活動,做這樣的決定很容易,也會得到現階段多數民眾的支持;但接下來的問題是;如果政府出面禁了百萬人流的大甲媽,萬人千人百人的進香團要不要禁?而禁了進香團,單純的社區聯誼、群眾出遊要不要禁?而如果已經到政府出面呼籲要所有人減少戶外群眾聚集,有什麼理由還在上班上課,大眾運輸以及捷運系統現在仍在照常運轉?

防疫是當前政府的最重要目標,但不是唯一目標;如果是後者,政府就該跟武漢一樣,下令封城,停止所有人的民間交流與生產學習,全部關在家裡,就不會有傳染的風險。但事實上,現階段的防疫工作仍是一種風險管理的問題-它既要維持社會的正常運作,也希望所有人提高警覺、保持危機意識。隨著疫情的不同發展,這個平衡點是動態的,過猶不及,其實極不容易難捏;該慶幸的是,台灣還沒走到所有事都必須仰賴政府或疫情指揮中心幫我們下決定的階段。

一趟大甲媽祖繞境牽涉數十億的民間產值,也背負了無數信眾的期待,要顏清標做出停辦或延期的決定本來就不容易,他第一時間不想擔責任,要政府下令才停辦,其實不難理解。蔡政府第一時間未置可否,卻以停止籌辦自己的五二零就職典禮軟回應「標哥」,不能不說是談判過程極高明的一手。雙方各自出牌,卻未見干戈,最後化解爭議於無形,是尋找這「動態平衡」的極佳典範。

瘟疫腐蝕人心,最大的原因在於瘟疫會造成恐慌、疏離與不信任,而人心的恐慌、疏離與不信任更會反過來催化瘟疫的蔓延。從SARS到這次的武漢肺炎,台灣政府最有「魄力」的事是在17年前封鎖了和平醫院,當次的和平封院事件造成SARS事件裡最大的醫院群聚感染,七名和平醫院醫護殉職,其中的傷痕與對立迄今仍隱隱作痛。一位當時的和平醫院護理師陳蓉心回想起那段被隔離的日子時說道:

「當時在醫院,每個人都會懷疑對方染病,只要有一個人輕輕的咳嗽,大家都會嚇個半死,就很可能被排擠。於是我們3個室友就相互說好,我們一定要彼此信任。有人咳嗽,說她是喉嚨乾、或是嗆到,我們就相信她,讓自己不要過度擔心,其實因為這樣,我們才共同度過那段痛苦的日子。試想若天天在猜忌中,自己會好過嗎?」

「信任與接受,有助於心的安定,無論是政府的決策、疫情的變化,就是理性的信任,冷靜的因應。因為身心是一體的,當自己處於憤怒或過度恐懼中,心理狀態絕對不會好,免疫力也不會好。」

抗擊瘟疫是一項長期工作,以合作取代對立,以信任代替猜忌,厚積而薄發,自助而人助,這是台灣能順利走出瘟疫的關鍵。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燦哥不可以 標哥當然更不行

社評:血友病童媽媽的人道誰來給

社評:謝謝那些被隔離的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