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台灣不必瞎起鬨抵制冬奧

本報訊
·4 分鐘 (閱讀時間)

1980年的莫斯科奧運空前淒慘,當時國際奧會147個成員單位中,共63個抵制參賽,只有81個派運動隊參加了比賽,其中還有14個國家不願意拿本國國旗,只願意使用奧林匹克旗。那時兩大陣營的冷戰正處高峰期,奧運會第一次在社會主義國家舉辦,蘇聯極盡所能砸大錢籌辦,卻因為前一年大舉入侵阿富汗,遭遇美國帶頭抵制,西方國家一呼百應,創造了奧運會歷史上絕無僅有的近半國家抵制情事。

人權問題成打擊大陸的武器

這個不堪的場面會不會出現在2022年的北京冬季奧運會上?這個問題原本被認為杞人憂天,抵制呼聲成不了氣候,但最近歐盟回應美國針對新疆問題制裁中國,隨後掀起圍繞新疆棉的拒用抵制惡鬥,卻已使北京冬奧蒙上一層陰影,不無被美國糾合「價值盟國」聯合抵制的可能。

英國《經濟學人》報導,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的迫害引發眾怒,各國除了相繼制裁中國官員,可能也將抵制中國主辦的2022年冬季奧運,這將是奧運史上最具爭議的賽事之一。

西方國家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態度日益強硬,美國先認定中國政府對新疆的打壓構成「種族滅絕」(genocide),上月底,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歐盟宣布對相關中國官員實施制裁,聯手就中國的人權紀錄施壓。另外,中國對香港參政制度與民主抗爭的箝制,以及對全球自由規範的挑戰,在中美對抗加劇的情況下,顯已被擴大升溫,被用作打擊中國的武器。

1980年的夏季奧運時,美國等國拒絕派運動員作為抵制,目前尚無任何國家宣布拒絕派運動員參加北京冬奧,但美國、加拿大和歐洲一些政客持續呼籲把冬奧改在其他地方舉行。國際奧委會對於這個借題發揮的呼聲仍然堅持「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不為所動,企業贊助商也沒有動搖支持的跡象。然而,隨著奧運開幕日逐漸逼近,抵制的暗流正由部分西方國家相關人士推波助瀾中,呼聲越來越高,有些不懷好意者甚至已將北京主辦的冬季奧運貼上「種族滅絕奧運」的標籤。

抵制的暗流正在趨強,但說服力極其薄弱,尤其比起蘇聯侵犯主權國家阿富汗,有關新疆少數民族的問題根本不能比擬,完全屬於內政問題,所謂「種族滅絕」的指控完全背離事實。有關處理維吾爾族的維穩問題,牽涉反制恐怖主義、加強政治順服、提供職業教育、促進民族融合等多方面問題,部分西方人士與國家惡意炒作,把人權認定標準不一致的矛盾無限上綱,炮製了「種族滅絕」的彌天大謊,做為攻擊中國的強大武器。在相關制裁行動未達期望的效益之後,抵制北京冬奧成為惡整的新議題。這是一場赤裸裸的國際強權鬥爭,既缺乏正當性與合理性,更是對奧運精神的踐踏。

政治議題不該干擾賽事

那些極化團體抵制北京奧運的遊說與施壓行動已經到了荒腔走板的離譜地步,說什麼「任何形式的參與都將被視為是對中國共產黨威權統治的認可,以及對公民權利和人權的公然漠視」。他們編造各種誇大不實的言詞,對中國大陸政府進行誣蔑性的攻擊,企圖用不正當手段達成不正當目標,如何能令人信服?各國政府如果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而聽從跟進,則不啻是對奧運追求和平的基本精神的公然褻瀆,更是對國際公理與正義原則的無情摧折。

正如國際奧委會年資最長的委員、加拿大人龐德所說:「我們觀望這一切後的想法,是無論在不同國家之間的觀點是多麼複雜和衝突,我們都試圖在這裡開出一條中間道路,以體育作為一種交流的手段,哪怕是在最壞的時代裡。」他堅持不應該把政治議題強加到運動員身上。各國政府有各樣途徑可顯示對中國處理維吾爾族方式的不認同態度,但無論是從體育的哲理視角,還是從政府行為的正當性來說,抵制一個世人期盼的這場非凡賽事都是粗暴的惡行。

蔡政府難道樂於抵制北京冬奧成真,只是因為反中以及想扮演美國抗中的馬前卒角色?面對這個醞釀中的暗流與逆流,民進黨政府應懷抱崇高的奧運精神,秉持實事求是的求真態度,明查事實真相,並以宏觀遠略做出獨立自主的判斷,千萬不要跟著別有用心的國外人士或政府瞎起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