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如果馬英九是現在的總統

·5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六月初疫情大起之際,馬英九辦公室與總統府有一場沒被太多人注意的口水戰。馬辦質疑,2009年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曾喊話要求馬政府「排除採購法的障礙,盡速向國際市場收購克流感藥物,以增加台灣克流感的安全存量。」還說:「應與民眾站在一起,不是與廠商站在一起幫疫苗品質護航。」對照蔡英文如今針對新冠肺炎疫苗的談話,根本昨非今是。

對此,總統府回應,2009年對抗H1N1疫情期間,蔡英文主張包括成立中央防疫指揮中心、中央與地方聯合作戰、疫情透明化、盡量到國際市場收購疫苗等做法,都與現在的蔡總統立場相同,何來不一致之說。

蔡英文沒說錯,這段期間,蔡政府的確努力地在國外市場找疫苗;不過,蔡英文沒回答在12年前質疑克流感存量不夠之際,為何要把國產疫苗廠商拖下水?事實上,2009年對抗H1N1疫情在台灣大爆發時,蔡英文的那番話還算客氣了;在密集地發生多起接種後死亡案例後,曾擔任過衛生署長的立委涂醒哲當時說,「國光疫苗是全世界最差的疫苗」。民進黨立法院黨團還揚言要把國光疫苗送到總統府,請馬政府政務官集體施打,「如果不打,怎麼讓民眾相信施打H1N1疫苗沒有問題?」

從12年前的H1N1到現在的COVID19,兩個不同政黨的執政黨都卯足全力地支持國產疫苗,兩個不同政黨的在野黨也都想方設法地唱衰國產疫苗。何以如此,其實也不難理解:國產疫苗代表一個國家跨越疫情的能力,在大瘟疫時代,若一個國家能夠掌握產製疫苗的能力,不但能有效控制疫情,行有餘力還得以援助其他國家,是一種綜合國力的延伸。任何執政者都想有效掌握疫苗,這代表有效的執政能力,但在野黨則會對這項會為執政者加分的戰略物資感到眼紅。

再談這段12年前的往事,其實也不是要算舊帳。只是民進黨或可先想一想,當你此刻為了到處有人唱衰抹黑疫苗而忿忿不平時,12年前反國光疫苗的那股恐懼與激越是怎麼回事?至於國民黨,要思考的事恐怕更多了……

與12年前的H1N1不同,COVID19已造成全世界2億以上的人感染,超過400萬的死亡,而目前仍以每天以60萬以上的感染數增加,要說它是百年僅見的世紀黑死病一點都不為過。任何一個有能力產製疫苗的國家,都試圖在疫苗研發能力、人命消逝的速度以及緊急使用授權許可之間取得平衡點,台灣當然也不例外。

雖然比不上美國、英國、德國這些生技大國,但台灣一直擁有相當不錯的疫苗研發能力。國產高端疫苗使用的是技術相對純熟且安全的次蛋白疫苗,中和抗體效價遠超過目前全世界使用最廣的AZ疫苗,因此「推論」有相當高抵禦病毒的能力;而緊急授權許可標準的遊戲規則(免疫橋接)早在去年底就在台灣的科學醫療社群裡,幾乎獲得無異議通過;加上全球疫苗短缺現象依舊無解,此時獲得許可大量生產的國產疫苗極可能拯救不分國內外許多人命。如果馬英九是現在的總統,他會不會一如12年前大力捍衛國光疫苗一樣,拼死命也要保護現在的高端疫苗?

退一萬步言,如果國產高端疫苗真有那麼不堪,打了根本沒用,甚至會「打死人」,如柯文哲所說「這是賭國運、拿國民生命去賭」,如朱立倫所說「這是政府護航讓下一代被迫玩俄羅斯輪盤」。站在在野黨角度,那剛好是民進黨自尋死路,歡迎都來不及;短則三個月,長則半年,高端疫苗的三期實際保護力會浮現初步的資料,何須此刻再出手攻訐唱衰這批國產疫苗。

12年前H1N1疫情大爆發之際,前疾管局長蘇益仁為了鼓勵台灣人勇敢接種疫苗說道:「不管打不打疫苗,台灣每週都會發生顏面神經麻痺事件約有389件、抽筋或痙攣842件、腦中風1,532件、心肌梗塞745件等。現在的最大問題是,這些平日就不斷發生的疾病,因為一個月密集施打500萬劑疫苗後,民眾自然就將這些共同發生的偶合事件,和打疫苗扯上關係。」12年後回首這段話,竟有強烈的既視感。

這種既視感既存在於12年前的民進黨與現在的國民黨之間,也存在於12年前的國民黨與現在民進黨之間。民意會翻轉,政黨會輪替,但面對這場黨同伐異、幾近失心瘋的疫苗攻防,聰明的台灣人豈能不用清明的腦袋來面對?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