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想選主席的 至少要有林為洲的「志氣」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幾個國民黨要人近日為了誰要選黨主席、誰來選總統高來高去、做足了姿態,但這些新春起手勢,還不如前任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林為洲幾天前的一篇臉書貼文引人囑目。他的貼文是這樣寫的:「我反共,反共不是民進黨的專利,我以台灣中華民國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為榮!但這不表示,兩岸沒有和平的可能。國民黨的志氣。」

這段陳述有別於過去20年來國民黨面對兩岸關係的主旋律,如果硬要雞蛋裡挑骨頭,比較大的問題是是第一句話:「我反共」。台灣人面對兩岸關係並不是把「反共」當成先決條件,而是因為中國共產黨的極權專制與排他性的意識形態,無法容許其他競爭型政黨的存在,自然也不可能容許台灣有自己的民主自由與生活方式;換個角度看,如果中國共產黨是西方民主政治思潮下所定義的正常民主政黨,台灣人又何必反共?

所以,只要調換林為洲的前提與次序:「我以台灣中華民國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為榮,所以我反共。」整段陳述就更完整了。

國民政府來台灣的前50年,曾以「台灣是中國的民主燈塔」自詡,隨著30年前兩岸開始交往,這套說法逐漸被以「融合交往催化中國改變」取代。只是,開放後的中國並沒有在政治體制上做出相對應的改革,香港一國兩制的徹底失敗,以及習近平所謂「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更代表中共對台政策的圖窮匕現。但過程中,當年那個帶著台灣人對抗中共的國民黨竟不再談反共,也不再論民主自由的價值,而是持續呼應中共的融合交往和平攻勢;用馬克斯的話來講,這是一個國民黨被異化的過程,它脫離了自己的本質,忘了自己為何在台灣?也忘了自己原本與價值與信念是什麼?

一個民主國家裡的政黨不再談理念價值,卻要人民「讓出一點」來求和(台灣人的委曲求全還不多嗎?),甚至屢屢用戰爭來恐嚇自己理應保護與效忠的人民,這是在自尋死路。所以,林為洲明明只是講一個再平常不過的道理,卻在國民黨內如空谷跫音。

事實上,如果國民黨能如林為洲所言,以台灣現在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為榮,以保護維繫台灣人現在的生活方式為前提,其內部現在爭執不斷的「兩岸政策如何調整」、「九二共識要不要修改」等等問題也將迎刃而解。民主政治為民而生,民主國家的政黨必須匯集人民的利益與共識;作為一個台灣人民所選出的政黨,怎可能不以2千300萬人民的意志為依歸,卻用13億人的民族大義為念?

那個已經被異化的國民黨繼續空言定義不明的九二共識,卻絕口不提台灣的心聲與想法;信口一個中國、兩岸都是中國人,卻將台灣民主自由的價值都拋諸腦後;韓國瑜應邀進了香港中聯辦,被問到對「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想法時,卻顧左右而言他,裝傻提問記者:「有沒有品嚐台灣水果?」如此曖昧茍且,辜負了台灣人的付託。

欣聞有人開始談國民黨的志氣,這件事說起來很抽象,但其實並不難;國民黨要做的是:記住自己從何而來,又該往哪裡去?中華民國台灣既然是個國家,那就到哪裡都是個國家,中華民國台灣的主權是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唯一身份;軍機繞台外交打壓的始作俑者既是中共,那就好好地譴責中共,別再牽拖民進黨政府被動下因應作為是挑釁對岸。國民黨有今天的地位(至少還是最大在野黨),是台灣人民對你的付託,他們才是你的老祖宗,不是中國共產黨。

從趙少康、韓國瑜、江啟臣到朱立倫,每個想選國民黨主席的都不談路線與價值,只在各種政治算計與宮廷手段裡打轉,實在令人生厭。林為洲說「國民黨要有志氣」,想清楚國民黨的「志氣」該長成什麼樣,並用力地表達捍衛台灣的決心,這才是這場黨主席選舉最重要的事。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不要替雞排妹說「這又沒什麼」

社評:是誰摘掉魏揚身上的勳章

社評:罷免通過 公投已經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