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愛國是無賴最後的庇護所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二月,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首度公開談話,為北京當局「愛國者治港」政策定調。夏寶龍在會上丟出了「愛國者治港」的三標準,包括「必然真心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必然尊重和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和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必然全力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以及五原則:「一、必須嚴格依照中國大陸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辦事;二、必須尊重北京的主導權;三、必須符合香港實際情況;四、必須落實行政主導體制;五、必須有健全制度保障。」

根據「愛國者治港」,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在全國人大開幕會議提出改革香港特區選舉的方案,包括:調整和優化選委會的規模、組成和產生辦法;選委會除了選舉特首外,也被賦予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的立法會議員和直接參與提名全部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新職能;設立「愛國者治港」資格審查機制。

中國人大不再談「一國兩制」,而只要求「愛國者治港」,毫不遮掩地要將香港變成一個與深圳相仿的城市,何以致此?有以下三點原因:

第一、2019年一整年的香港騷動,被共產黨視為香港對於中國的反叛。共產黨絕對不容許香港影響內地的催化劑,既然「一國兩制」已成為這種威脅的來源,那就一定要處理它。

第二、香港的功能之一在於作為一國兩制的櫥窗,垂範台灣;另一項功能在於它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可作為中國與西方社會接攘的白手套。不過,香港一國兩制的崩壞不再讓台灣人相信共產黨說詞,甚而成為民進黨選舉的利器;中美貿易戰方興未艾,也讓香港價值消失。既然香港已經不再有積極性的價值,共產黨也就不需再對香港隱忍。

第三、習近平深陷接班與權力衝突的重圍。儘管共產黨全力穩住國內的疫情與經濟,不過對外關係並不順暢,一帶一路開始落入債務陷阱,與美國的貿易戰沒有緩解的跡象,對台灣僅能威嚇卻動不了手(沒辦法動手),所以唯一能出氣得分的就只剩香港。加強對香港的管制與壓制,成為中共對外同仇敵愾的最大公約數。

於此,香港泛民主派47人因涉嫌違反《國安法》的「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遭拘捕。47名泛民派人士是怎麼「顛覆國家」呢?原來他們參加了原訂在去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預選(初選),香港特區政府宣稱,這些人在取得立法會議席後,會不顧一切一心要否決政府的財政預算案,令行政長官下台,目的是令政府停擺,定必嚴厲打擊,以儆效尤。

姑且不說這場選舉後來因為疫情而被推遲根本沒發生,當選者日後依香港法例否決財政預算案,也是依法行事,何來亂港之說?但共產黨卻認為,這種完全合法的選舉是在「顛覆政府」,甚而可以判處終身監禁;如此請君入甕、生安白造的罪名,已經向香港及全世界宣告:《國安法》是共產黨營造白色恐怖、進行政治搜捕的萬能工具。

這種專屬於共產黨的不確定法律概念,在「愛國者治港」的原則下更被推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什麼是「愛國」?誰來定義「愛國」?如果立法會主張刪減預算也成為顛覆國家的罪證,要這個立法機關何用?至於設立「愛國者治港」的審查機制,更是把市民分成三六九等,誰來審查制衡這個審查機制?

夏寶龍說,「愛國者治港」是「一國兩制」方針的核心要義。事實是,共產黨不敢面對「一國兩制」真相,無法聆聽香港人民的心聲,所以只好用「愛國者治港」來遮羞。中國人大會議昨天終於以2895票贊成0票反對通過了九條《決定》,正式閹割香港選制;但誰都知道,這令人啞然失笑的票數或許讓共產黨暫時心安,卻絶對不可能讓香港人「愛國」。因為這樣的「愛國」,只是無賴最後的庇護所。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Kevin Durant 可以給國民黨的啟示

社評:核廢爆滿停機 核四竟還想公投商轉

社評:不要替雞排妹說「這又沒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