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慎防民主峰會破壞台海現狀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在美國總統拜登召開虛擬「民主峰會」前夕,中共先發制人公布《中國的民主》白皮書,美中「制度之爭」白熱化;另一方面,夾在兩強之間的台灣獲邀出席民主峰會,中國被排除在外,台灣問題再度躍上檯面,也再次暴露台海現狀的脆弱性。除非美中停止利用台灣進行「代理人戰爭」,否則台海形勢難以穩定,但民進黨政府甘為抗中先鋒,熱衷操作高危險的權力槓桿。

美中制度之爭白熱化

11月中「拜習視訊峰會」後,美中關係出現緩和跡象,在全球衛生、氣候變遷及能源等領域展現合作意願。雙方也規畫進行「軍備對話」、耶誕節前恢復「防長對話」,逐漸落實「拜習會」建立護欄,避免競爭流向武裝衝突的共識。但在台灣及政治體制問題上,中美仍是處於對抗、甚至敵對狀態,而拜登親自主導的民主峰會同時觸動了這兩個最具敏感性及衝突性的元素,要化解這場完美風暴恐非易事,台灣也將承受衝擊。

拜登就任初期將美中關係界定為包括「民主對抗專制」在內的「全面向終極競爭」,美中關係持續惡化,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說的「美國無意改變中國政治體制」傳達了善意,也開啟了拜習會的機會之窗,但拜登在去年競選期間就信誓旦旦一定要召開的「民主峰會」一直是潛在芥蒂,而邀請台灣出席峰會是拜登不能反悔的政治承諾,這使整個問題更為複雜,更具爆炸性。

美國訂於9、10日召開的首屆線上民主峰會,邀請了110個國家或地區的政府、公民社會及民間部門領袖,聚焦「對抗威權」、「打擊貪腐」及「促進對人權尊重」等三大主題,但民主峰會的構想、目標與執行存在結構性問題。根據「自由之家」評比,受邀國中有1/3是「不自由」或「部分自由」國家,剛果、安哥拉與伊拉克是不自由國家,巴西、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波蘭等國民主倒退,以提倡民主自由價值為訴求的峰會也不能排除現實地緣政治的考量。

特別是根據「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IDEA)的最新報導,美國本身也首度陷入「倒退」的民主國家名單。哈佛大學甘迺迪政治學院的調查結果顯示:52%美國年輕人對「美國民主政治」逐漸失去信心,甚至有39%的受訪者認為美國已陷入「民主困境」。

今年初在民粹主義鼓動下,暴民攻占美國國會,許多共和黨人士迄今仍拒絕接受選舉結果,已成為美國民主失能的表徵,多少使美國主辦民主峰會喪失了「道德制高點」,也給予中國與俄羅斯反擊的機會。

代理人戰爭禍及台灣

中俄兩國駐美大使秦剛和安東諾夫聯名投書《國家利益》,批評美國藉民主峰會搞意識形態對立。《中國的民主》白皮書則宣稱民主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大陸中宣部批判美國,藉民主峰會打壓制度不同的國家。

大陸外長王毅曾提出美中關係的「三條底線」,要求美國勿挑戰、顛覆中國政治制度、發展模式以及侵犯國家主權,民主峰會機乎觸動中共的全部底線,除了制度與發展模式,台灣受邀出席峰會更涉及大陸的國家主權及領土核心利益。

雖然美方刻意在邀請名單以「受邀參與者」取代「受邀國家」,並強調符合「一中原則」,而台灣代表出席者並非總統、副總統、院長及外交部長等具有主權象徵意義的高層官員,而是由主管數位的政務委員唐鳳及駐美代表蕭美琴出席,美國顯然不願過度刺激中國大陸。

但在台灣必然把握在重要國際場域難得出頭機會、美國全力壓制大陸擴張、及中方頑強抗拒,絕不妥協的情況之下,一場空前的國際政治角力即將上演。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警告美國「為『台獨』勢力搭台,只會讓自己下不來台,與『台獨』一起玩火,終將引火燒身。」

拜登在「拜習會」畫出美國強烈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或破壞台海和平與安定的底線;國務卿布林肯日前接受路透專訪時也批判,過去幾年中國試圖改變現狀,對台灣施壓,進行挑釁的軍事演習及行動。事實上,所謂的台海現狀並非靜態的,中國的民族主義、美國的反中情結及台灣的主體意識不斷挑戰現狀,美中又積極發動代理人戰爭,這是台灣問題的癥結。如何避免民主峰會破壞台海現狀是美中台三方領導人必須深思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