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撤換陳時中的歪腦筋是怎麼來的

主筆室
上報

許多在野黨人主張由蘇貞昌取代陳時中任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要理解這樣的心態並不難,因為陳時中是個專業官僚,不講幹話屁話,沒有政治贅語,加上他迄今把疫情邊防守得穩穩當當,使得來自在野黨政治攻擊失去著力點。陳時中吸納了在野黨的砲火,如果由蘇貞昌取代他的角色,甚或最好是由蔡英文站到第一線,在野黨才可能在這場疫情中有話語權,這對他們而言才是個「公平的戰場」。

在野黨的這種心態與先前主張蔡英文應該發佈緊急命令的想法相仿(難怪兩主張重疊者眾),都是用所謂的「責任政治」來包裝他們內心的政治攻防。「責任政治」固然重要,不過,抱此主張者至少必須提出:台灣這套架構於《傳染病防治法》的緊急醫療指揮體系,到現在有哪個地方不符合責任政治?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得以視疫情需要,統一指揮、督導及協調各級政府機關執行防疫工作,係由立法授權;而台灣的憲政運作迄今如常,尤其目前正值立院總質詢期間,閣揆必須每週兩次前往備詢,到底有哪一段逸出了「責任政治」?

在西班牙,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中國,火葬場來不及焚燒屍體,醫院的停屍間均被佔滿,馬德里市長納瓦奎斯下令徵用著名的馬德里冰宮(又稱國際奧林匹克冰球場)作為臨時停屍間;而西班牙的醫護人員接到命令,為了將有限的防疫、醫療資源留給年輕病人,60歲以上的重症病人禁止進入加護病房。一名西班牙的醫生在Twitter哭著說,他必須拔掉長者的呼吸器去救治年輕人;西班牙阿拉貢自治區衛生部長馬里昂談及醫護面對缺乏口罩的慘況時,哽咽地淚流滿面,說不出話來。

在疫情最嚴重的紐約,一位在重症病房連續值班27小時的醫師在社群媒體上說,他接了三個有嚴重呼吸窘迫的COVID病人,簽了一張死亡證明,更令人難受的是,病人只能透過FACETIME跟他們摯愛的家人告別,因為他們都正在隔離中。這名醫師說,他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抱怨待家裡很無聊,或是他們的生活因為封城很不方便;他保證,這些抱怨者如果嘴巴塞上一個呼吸管,絕不會有時間跟力量去抱怨這些,只能祈禱自己可以活到明天。

台灣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從一月底開設之後,確診人數一直維持平穩,疫情管控得宜,讓台灣多數人得以維繫正常的生活起居。不過,好了傷疤忘了疼,有人嫌居家隔離太無聊往外跑,有人嫌買口罩還要排隊實在不便民,有人大發註記湖北台商是在搞黑名單的謬論,還有人嫌看膩了陳時中,要換個臉孔跟他口水戰。看到那群在孤獨中死去的長者,以及那些在哭求醫療物資的醫護與地方首長,再想想不過一個月前紐約、義大利、西班牙還是一片歌舞昇平,有哪件事情是理所當然?台灣此刻的歲月靜好,正是許多人的負重前行。

此時此刻要求以蘇貞昌取代陳時中是一項荒謬的主張,某個程度上,這代表陳時中九成滿意度的防疫表現無可挑剔,所以這群人只好想著另起爐灶,見縫插針。而從另個角度來想,一旦疫情已經走到非得由總統站到第一線,發佈緊急命令,或是由閣揆親任指揮官,那勢必代表疫情已然失控,無可轉圜,屆時該不該發動緊急動員體制,又何勞這些政治口水越俎代庖。

防疫不容造神,但也別讓自己當老鼠屎。如果這些人真不知如何當個稱職的在野黨,本社評或可指點一二:諸如,思考如何修改《健保法》,提升對醫療人員的照護,別讓台灣引以為傲的全民健保建構在對辛勞醫護的壓榨之下;再如,為了此次的隔離防疫,台灣凍結了《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對於居家隔離檢疫者的適用,以追索隔離者的TOCC軌跡。如何確保這些個人隱私不被濫用?並確認事後能被完整銷毀,其實都是在野黨可著力之處。放著正事不幹,卻盡是想著撤換陳時中以開啟政治鬥爭的歪腦筋,豈止愚蠢可以形容。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指責中國人是歧視 但指責中國政府不是

社評:一直要蔡英文發佈緊急命令的奇怪心態

社評:不要陷陳時中於不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