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最後 連徐旭東也被「台獨」了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徐旭東在這幾屆立委的政治獻金捐獻不斷攀升。從第七屆(2008年)的4100萬、第八屆(2012年)的4780萬、第九屆(2016年)的5400萬,到第10屆(2020年)來到5800萬。尤其在2020年立委選舉裡,徐旭東所屬的遠東集團共捐贈47名候選人,結果當選了27人,其中,綠營候選人有33人,當選23位,藍營候選人有14人,當選4人,平均當選率還是有將近六成。

不過,這並非徐旭東政治獻金的全貌。諸如,在總統選舉部分,徐旭東以集團的10家公司為名義,共捐贈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1000萬元,韓國瑜申報的政治獻金中,企業部分收入為4500萬餘元,徐旭東就貢獻了近四分之一。但蔡英文的捐款名單卻找不到遠東集團捐款的紀錄。

綜觀這些年來徐旭東的政治獻金申報記錄,有兩樣特色:

第一、徐旭東所屬的遠東集團並非台灣排名最前列的企業集團,但是過去10年來他幾乎已經成為台灣的政治獻金最大戶。有人解讀這是徐旭東很捨得進行政治投資,但這說法並不完整。眾所皆知,即使在2004年通過《政治獻金法》後,因為缺乏有力的刑罰嚇阻,偷偷給、不申報的政治獻金仍不乏其例。遠東集團由於旗下子企業眾多,透過營利事業100萬元的捐贈額度其實已非常可觀。所以,捐款多是因為申報多,某個程度上甚至可以解釋遠東集團「誠實申報」、「非常守法」。

第二、徐旭東藍綠都捐,例如在2008年總統大選裡,他就捐給氣勢孱弱的謝長廷與民進黨合計4300萬。不過,同時期,遠東集團卻捐贈7700萬元給藍營。2016年的立委選舉,遠東集團又再成為該年度所有企業集團捐贈政治獻金榜首,捐給藍營和綠營的金額只差40萬,幾乎一樣多。但如果以2016年國民黨選情大不妙,但仍獲得遠東集團相仿的政治獻金,以及2020年他捐給14名藍營候選人卻只當選4人來看,徐旭東對藍營候選人還是有所「偏愛」。

日前,遠東集團傳出在中國投資企業違反相關法規,遭到中國相關部門開罰人民幣約4.74億元(20.6億台幣),國台辦發言意有所指地說,絕不允許在大陸投資的台灣企業「吃飯砸鍋」的事,這些企業負責人對不該捐助「台獨頑固分子」應有清醒認識。共產黨顯然是把遠東集團當「台獨企業」,拿它開刀。

在台灣,幾乎沒有人會把徐旭東及其所屬的遠東集團當成「台獨企業」。這不僅是因為徐旭東是1941年誕生於上海的外省第1.5代,也是因為他長期以來就是個立場偏藍的企業家。徐旭東當年力挺馬英九的九二共識,在2012年總統大選前說,「完全贊成他,應該支持他。」而談到馬當時拋出的兩岸和平協議,他說「這個議題有遠見,太好了,Wonderful!」從政治主張來看,徐旭東跟「台獨」八竿子打不著。只是,在中國,徐旭東是什麼顔色?是不是「台獨」?可不是自己能決定;在必要時候,徐旭東在監察院的公開財產申報資料,都可能成為他在中國「吃飯砸鍋」的證據。

這一年來,共產黨到處操弄法規,藉口剝削,從中國的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中國的大企業跑得了。只是,對國內企業還能以「共同富裕」為名要求「共襄盛舉」;至於台商,安放個「台獨」罪名,再要求他們自清,恐怕才是要求他們「共赴國難」的手段。對徐旭東而言,「台獨企業」是欲加之罪,但人在屋簷下,也只能敬謹接受。在台灣,你何時看過一個被莫名其妙追加20多億台幣罰款,還一聲不吭,甚至檢討自己的乖巧企業集團?

趙少康為徐旭東抱屈,說如果徐如果不捐給民進黨的話,在台灣會混不下去。徐旭東不捐給民進黨會不會在台灣混不下去?外界不清楚;但徐旭東如果在台灣有不樂之捐,至少有趙少康這樣的人為他說話。可怪的是,動手對台灣企業「割韭菜」的是共產黨,你何時看過趙少康為徐旭東在中國的遭遇,向共產黨討句公道話?

對共產黨而言,將遠東集團安上「台獨企業」的罪名實在一舉多得,一則可以抽油水打秋風,二則可以製造寒蟬行刑立威,三則在台灣還有人因此抱怨兩岸關係不好台商遭殃,順道修理一下民進黨政府,是一個穩贏包賺的生意。倒是還留在中國兢兢業業做事的台商企業要想清楚:這個政權說以後還要「精準打擊」,到底是怎麼樣的「打擊」法?所謂危邦不入,亂邦不居,這些年來,提著大把鈔票去投資的地方又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