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朱立倫繼續誤讀這場公投的結果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一直到現在,公投的正方始終沒告訴外界:為什麼萊牛可以吃,萊豬就是有毒?他們通常宣稱:台灣人吃豬比吃牛多,對豬肉當然要有更高的標準。但事實是,台灣的進口豬肉僅佔所有豬肉消費的一成,美豬的佔比更低,尤其今年因美豬不斷遭受汙名,進口量暴跌到1958公噸,和去年相比驟減逾87%,在台灣想吃想吃萊豬,根本都還買不到。為了一個在台灣吃不到的美國萊豬大動干戈,不惜破壞台灣的國際信譽,撕毀早已簽訂的經貿協議,這豈是忠誠的反對黨所當為?

一直到現在,支持公投正方的政黨也始終沒有告訴外界:為什麼一項延續自他們執政時期,開發面積甚至縮小了十分之九的三接選址,如今卻變成傷害藻礁生態的禍首?更重要的是,主張廢棄評估了10數年的三接現址,卻沒有提出任何可行的替代方案,把理應整體考量的國家電力配置,當成單點突破的政黨鬥爭,完全不見任何政黨的政策立場。

一直到現在,支持公投正方的政黨主席也都沒回答:為什麼6年前他當地方父母官時,把「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只要我在任一天,核四就不可能運轉」嚷嚷上口;但當上黨主席之後就把這一切拋諸腦後?要說「情勢變更」也可以,但到底哪裡變了?是核安已經不再是問題,或者核廢突然有了去處?如果都沒有,難道是這位主席在考驗選民的忠誠與智商嗎?

支持公投正方的政黨始終沒有回答這些問題,但對照這場公投的結果,多數選民其實看透了這些矛盾,更看穿了這個發動公投政黨的動機;用雙殺(正方沒過門檻且不同意票高於同意票)來告訴國民黨:不能拿公投來惡鬥。

但面對這個難堪的結果,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卻繼續做出錯誤的解讀:

一、誤把這個結果當成藍綠的基本盤,以為公投正反方的票數代表現階段藍綠的實力。事實上,公投是一個「被議題設定的投票」,正方訴求改變,反方只是想維持現狀,所以正方號召的群眾遠比反方會有更強的投票動機。在擁有「主場優勢」的情況下,正方不僅未達門檻,票數甚至遭到反方碾壓,這代表雙方的「基本盤」根本不成比例,遠比所呈現的票數差距更大。

二、誤把公投沒過關歸咎為「鳥籠公投」、「無法公投綁大選」。事實上,若以全國性公投來看,台灣公投的連署成案與通過門檻,幾乎都是舉世最低。而即使從公民投票的國際實務運作來看,甚至有超過八成的公投都與大選脫鉤,公投未必要綁大選,公投綁大選勢必伴隨著公投門檻的調整,否則可能造成公投與大選結果相反的結果,導致分裂政府。所謂「節省經費」、「增加動員」的考量並不存在。

三、誤稱「找戰友」比「找戰犯」更重要。這邏輯是把自己當成昔日家大業大的國民黨,以為團結就會贏。但連續幾場大選公投的大敗,顯示國民黨的問題不在於團結,而在於路線,國民黨若找不出自己立足於台灣的生存路線,總是把一切問題歸咎於萬惡的民進黨,將黨派矛盾無限延伸為敵我矛盾,就永遠看不出自己的迷障。

相較於「找戰友」,國民黨更需要做的是「找戰犯」。「找戰犯」不是要找出一個(或幾個)為這場失敗負責的人,而是要瞭解:為什麼即使國民黨已經選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主席(江啟臣),以及黨內外公認最富從政經驗的「正常倫」(朱立倫),卻無法撼動國民黨深藍乃至於紅統的路線於萬一?這樣的國民黨在台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在這場敗選談話裡,朱立倫繼續怪責制度不公平、民進黨鴨霸,要黨員「找戰友不要找戰犯」,顯然還是把思維停留在鞏固內部權力的邏輯裡(不找戰犯當然就不包括黨主席這個「戰犯」)。若對照支持者只想相濡以沫吃政治嗎啡,民望最高的侯友宜卻陷於深藍小粉紅謾罵、黨內公職圍剿的處境,這些年來國民黨為何會坐困愁城,找不到自己的出路,不是再清楚不過嗎?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你以為在懲罰民進黨 其實是懲罰你自己

陳嘉宏專欄:國民黨內鬥方酣 侯友宜不妨「回家睡覺」

陳嘉宏專欄:公投不是選舉的前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