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林靜儀專訪哪裡出問題

主筆室

蔡英文競選總部發言人林靜儀接受《德國之聲》訪問談引發了不小爭議。這段訪問約11分鐘,翻成文字檔約1萬5千字;令人驚異的是,整場訪問泰半在討論兩岸關係定位及其衍生的問題,林靜儀在訪談過程中竟沒有一字一句提到民進黨處理兩岸關係最高圭臬《台灣前途決議文》,會衍生後續的軒然大波,並不令人意外。

台灣迄今共舉行過七次總統大選,沒有任何一次總統大選可以迴避掉兩岸關係的議題。與其說不同陣營支持者在關心藍綠統獨,還不如說保守又現實感強烈的台灣人更關心:「選了誰,會改變台灣的現狀?從而改變我的生活?」台灣曾歷經50年的戒嚴統治,很長一段時間裡,共匪、台獨及反政府人士正是危害台灣的「三合一敵人」;即便在解嚴後,「你搞台獨」仍是一項相當有力的政治指控,將民進黨打成「台獨黨」,一直是國民黨壓抑民進黨選票成長的利器,因為這樣的指控代表「戰爭」與「改變現狀」。

為了扭轉這樣的困境,在陳水扁選上台北巿長之際,若干30多歲的民進黨年輕人發表了一篇《台灣獨立運動的新世代綱領》,主軸是:「台灣獨立不是什麼神聖的使命,而是務實的政治主張」、「台灣獨立不一定以『台灣』為國家的名稱,國號、國旗、國歌的變更,不是台獨運動的主要目的。」在執政總路線下,民進黨新世代的這篇綱領,得到許多當時民進黨重要公職,甚至台獨運動者的高度認同,最終在1999年,也是2000年總統大選前10個月,通過著名的《台灣前途決議文》。

《台灣前途決議文》共約1700字,但重點其實寥寥數語:「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這個說法把「台灣獨立」從未來式變成現在進行式,消除中間選民對於民進黨「改變現狀」的疑慮;更重要的是,決議文的說法兼容了若干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幾乎成為過去20多年,台灣處理兩岸問題時最重要的文件之一,此刻讀來依舊歷久彌新。

在《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論述基礎下,《德國之聲》記者對於林靜儀的所有提問,幾乎都可以迎刃而解,諸如他問:

「民進黨會如何定位兩岸關係?」

答:兩岸關係必須依《憲法》來定位,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現在的名字叫中華民國。而非林靜儀所說的:「我們是互不隸屬的兩個政治實體(有矮化自己之嫌),台灣跟中國這兩個國家有點麻煩……(麻煩大家都知道,但作為發言人不需提自己國家「麻煩」)。

「對於民進黨來說,統一是一個選項嗎?」

答:《台灣主權決議文》說道,任何有關獨立現況的變動,都必須由全體台灣人以公民投票來決定,無所謂統一是民進黨選項的說法。

「民進黨本來有台獨黨綱,現在是不是已經改變了自己的初衷?」

答:民進黨早在1999年就通過《台灣主權決議文》,位階等同於黨綱,所以《決議文》的說法,形同取代民進黨「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的台獨黨綱,這一直是過去20年民進黨處理兩岸議題的最高位階與行動綱領,沒有改變初衷的問題。

作為一個民進黨的發言人,林靜儀最大的問題在於順著提問記者的邏輯,跳過民進黨自己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把「制憲正名」當成一個正在追求的政治目標,又把台灣不能制憲正名歸咎於民進黨在立法院沒有這麼多的席次,以及宣稱「我為什麼要管北京政府能不能接受?」而在記者順勢追問:「你們不在乎那些想要跟中國統一的人?」時,她又沒有小心地區分「統一」的言論與行動層次,率爾將「叛國」脫口而出,引燃後續風暴。

事實上,台灣七次總統大選的主軸全在於「現狀的爭奪」。陳水扁能在2000年完成首次政黨輪替,2004年完成連任,關鍵在於民進黨透過《台灣前途決議文》,說服選民「民進黨不會改變現狀」。2008年馬英九能夠當選的主因之一在於選民對陳水扁想變更現狀的反動,2012年馬英九能擊敗蔡英文,在於後者在當時無法說服美國,民進黨不是一個「麻煩製造者」。於是,蔡英文在四年後後臥薪嘗膽以「維持現狀」當選總統,今年更因香港動亂與國民黨紅統化,成為「捍衛現狀」的一方,得以擁有主場優勢。

林靜儀固然說出了若干深綠支持者內心想法,但她的發言顯示她無法從民進黨的轉型、台灣政黨政治的長期攻防,以及台灣身處國際地緣政治的角色,深刻地理解台灣的現狀為何是目前這樣?相關說法既不能兼顧多數人的立場,又無法適切地定位民進黨在現實政治裡的位置,率爾發言,演變成一場政治危機。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