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民進黨誤台灣的「兩個凡是」

·4 分鐘 (閱讀時間)

防疫出現兩個關鍵詞,一是「疫苗」,二是「崩潰」。前者已經被高度政治化,且疫苗施打效力至少要1~2個月之後才能顯現,實在是緩不濟急,後者才是真正緊迫的問題,但這部分討論大多淹沒在疫苗的政治口水中,醫療體系瀕臨崩潰的問題若無法解決,更大的災難將在後面。

死亡案例增 陷惡性循環

許多人認為台灣醫療體系健全,效能全球首屈一指,不可能如此迅速崩潰,但「崩潰論」不是危言聳聽,證據足以印證。

首先在檢驗量能部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坦承PCR塞車仍超過萬件,但快篩採陽率並未明顯下跌,顯示未來還需要更多PCR,量能將更加吃緊。醫療資源部分,台北市長柯文哲已連續兩天針對病床不足問題炮轟中央,多名第一線醫護人員上網訴苦,透露身心不堪重負;救護車繞台北一圈仍找不到病床的臉書po文,引起媒體廣泛的傳播和討論,再加上病患送院前死亡個案不斷增加,台灣正陷入「檢測塞車─救治遲滯─病情延誤─傳染擴散─死亡增加」的惡性循環!

這個場景不就是去年初武漢的重現嗎?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曾承認大陸治理存在「短板」,指的就是當時武漢因檢測、醫療量能不足,造成短時間內的醫療資源擠兌與崩潰,不得不以「封城」的極端手段控制疫情。相較去年新冠病毒剛剛被發現,人類對其特性掌握有限,如今全世界已積累了非常充分的經驗,也有許多反面教訓作為警醒,為何台灣還會重蹈覆轍,甚至還在為各種解決辦法吵個不停呢?

蔡政府防疫政策已經落入「兩個凡是」的陷阱:凡是被大陸證明為合理、可行、有效的抗疫經驗,都一律排斥;凡是帶有大陸色彩的抗疫援助,都一律拒絕。這裡面一部分當然是基於意識形態和政治考量,但另一部分也源於台灣政府、醫界很多人對大陸抗疫的記憶還停留在去年疫情爆發之初「一刀切」的時期,完全不知道大陸早就形成一套動態化、常態化、精準高效的防疫模式,這種模式對自由社會同樣具有借鏡意義。

廣東對新一波本土疫情的緊急措施,值得台灣參考。5月21日廣州荔灣在收治患者時發現一宗個案,並被確認為傳染力超強的「印度變種病毒」。廣東當局立即透過疫調匡列密切接觸者、迅速隔離、檢測,並根據新增個案的所在區域進行多輪普篩,1個星期內,發現了近30例無症狀陽性個案。這有兩大借鏡意義:第一,檢測才是真正的「超前部署」,廣東透過普篩即時找出染疫者、切斷傳播鏈。第二,廣州是大陸一線城市,並未因此輪疫情而「硬封城」,更沒有出現醫療緊張,人員管控精確到社區、住宅樓棟,市民基本生活未有明顯影響。

不要讓病人猝死家中

按照傳統邏輯,大陸抗疫模式是基於一黨制的「舉國動員體制」,台灣學不到,也不能學。事實證明,這完全是偏見和誤解,只要政府找到問題要害、運用好手中公權力和行政資源,在短期內提升量能、控制疫情並不難,如果反其道而行,醫療崩潰的慘劇就會發生。以香港為例,《香港國安法》只在政治層面造成影響,在經濟和生活方式上仍然是一個自由社會。回顧這1年來香港抗疫,也能清楚看到一個明顯的轉折:去年下半年之前,港府是以歐美思維主導抗疫,疫情綿延不絕,後來港府借鑒大陸經驗,一方面堵塞入境檢疫漏洞,重設閉環式酒店隔離SOP,另一方面果斷推行封區封樓強制檢測,並對外傭普篩,現在已經實現「清零」。 台灣抗疫當務之急,應聚焦在提升病毒檢測與救治能力上。在檢測量能上,政府已經獲得台大PCR實驗室協助,但還遠遠不夠,緊急時刻不必考慮面子,盤點資源與可能的需求,若能充分滿足需求就趕快動手做,若資源不足就尋求外部協助。在醫療救治量能上,不論什麼名稱,政府應果斷徵用足夠的場地與有初級醫護能力的志工,收容輕症與無症狀感染者,予以觀察、治療,待其康復。不要再出現病人猝死家中或檢疫所的不幸事件,更不要讓醫院收容不了的輕症與無症狀患者傳染給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