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疫苗搞雙標 同島不同命

·4 分鐘 (閱讀時間)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讓民進黨撿到槍,利用「芒果乾」的恐懼心理,操作「反中仇中」而無往不利,為他們贏得2020年總統大選,獲得817萬的歷史最高票數。自去年新冠肺炎在武漢爆發以來,民進黨政府更變本加厲製造兩岸對立,以累積政治資本。但台灣爆發本土疫情,民眾才發現政府所謂的超前部署,不過是一句空話,疫苗採購更是落後,而且充滿算計。特別是民進黨政府及其側翼在疫苗政策上操弄國族主義,讓民眾忍不住喊出「台灣人的命也是命」。若再看到桃園國際機場的「赴美打疫苗潮」,更令人感慨「老百姓的命也是命」。

高呼台灣人的命也是命

民進黨長久以來善於利用國族主義與集體認同的大旗,遮掩背後的政治與利益算計,疫苗政策也不例外。先是以遭受大陸打壓之名,推卸BNT疫苗採購破局與拖延的責任,本土爆發社區感染後,疫苗需求孔急,就開始炒作國產疫苗,甚至上綱上線到「愛不愛台灣」的道德綁架。如蔡丁貴呼籲「勇敢的台灣人」,要踴躍參加國產疫苗三期臨床實驗,來證明自己有多愛台灣。

沒有人會反對疫苗的自製自主,以確保疫苗來源的安全與穩定。但是過去這一年多來政府並未像一些國家對外採購與自主研發同時進行,反而是一再拖延對外採購,甚至疫情爆發後,對民間團體、企業有心購買捐贈還冷血刁難。放著國際認證的疫苗不用,卻公開宣布要施打尚未完成第三期實驗,也未經過國內行政審批程序的國產疫苗,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來,疫情緊急,等待國產疫苗緩不濟急;二來,以千百萬台灣人作為疫苗第三期試驗,是否道德?若出現許多不良反應,就是愛台灣嗎?最後,就算國產疫苗安全無虞,但如果國產疫苗未被國際認可,納入國際疫苗護照,未來將造成國人出國障礙,台灣如何能解封?何時能解封?

民眾出於對土地的熱愛、信仰價值的認同,以及生活方式的追求,而產生對於集體的歸屬感與認同感,是非常自然的,但前提是個人與家人、子孫的生命延續是與集體休戚與共的。我要做一個台灣人的前提是,我先是一個人、我和我家人的生命得以存續。我和我家人生命存續發展的本身就是目的,而不是以愛台灣之名成為某政黨或某財團的工具。民進黨忽視了這個攸關生死的前提,依舊政治操弄防疫工作,所以台灣人才會喊出「台灣人的命也是命」,當人們見不到政府拿出真正同島一命的作為,也才會出現出國打疫苗的自救人潮。

國際認證疫苗應全面開放

我們不僅是台灣人,更重要的是我們是有生命的個體,無分貴賤、國籍、膚色,我們的命也是命。世衛組織祕書長譚德塞曾呼籲大國不要搞疫苗民族主義。病毒是全人類的敵人,疫苗是全人類的公共財。如果我們把疫苗視為公共財,要求大國從人道精神出發,承擔道義,重視疫苗公平性,自然應反對疫苗的政治化與工具化。

但是現實的國際政治無法避免疫苗成為政治工具,只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國際政治往往是會吵的小孩有糖吃,君不見我拉美盟邦以外交關係存續要脅我提供疫苗援助,逼使我駐美代表放下國內疫情,為盟邦疫苗奔走。打開美國近日公布的疫苗分配地圖,除了鄰國與拉美的援助以防止疫情回流外,基本上就是一幅美國的國際戰略地圖。唯一遺憾的是台灣的戰略地位與疫苗分配不成比例。

在台灣急需疫苗之際,過度的政治操作會引起民眾反感。日本這次捐贈AZ疫苗,以回謝311地震台灣人民的相助為名,照顧了台灣的尊嚴與顏面。反之,台灣也應對所有善意一視同仁,以「假好心」的敵意態度回應大陸捐贈疫苗的善意,就顯得太雙標、太厚此薄彼。

隨著疫情惡化,疫苗施打慢如牛步,疫苗隔離的不平等現象也將出現在台灣。台灣人的命也是命,一般百姓的命也是命,眾生平等。政府應該儘速開放所有經過國際認證的疫苗入台,對於民間自購與企業捐贈樂觀其成,讓所有人民有更多的選擇,生命能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