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總統府應該邀請吳叡人去演講

·4 分鐘 (閱讀時間)

親共港媒《大公報》日前指稱,香港記者協會、香港外國記者(FCC)及已停運的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舉辦的「人權新聞獎」,去年將獎項頒給台灣中研院學者吳叡人;而吳叡人獲獎的這篇〈致一場未完的革命〉刊載於台灣媒體《報導者》,鼓吹「港獨」、煽動暴力、顛覆國家政權,是一篇「毒文」,已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吳叡人也因此成為第一個被點名觸法的台灣學者。

面對違反香港《國安法》的指控,吳叡人表示,中共此舉最重要目的是要清算香港記協、驅逐香港外國記者協會,用他為工具安罪名給獎項主辦單位;而香港司法宣告對他有管轄權,意味對所有外國學者都宣告有管轄權,並藉此恫嚇國外學者。

吳叡人這篇〈致一場未完的革命〉其實是《報導者》出版的《烈火黑潮》新書導讀,以訪問稿改寫而成;而這本《烈火黑潮》是《報導者》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發生當下的報導與評論集結。吳叡人在2019年底接受訪問,新書在2020年2月出版,港版《國安法》則是2020年6月30日通過,如今以《國安法》指控他,擺明了就是「法溯及既往」。從清算追訴香港《蘋果日報》、《立場新聞》,到《眾新聞》被迫解散,港府任意曲解法令,違反罪刑法定,早已是他們對付媒體的一貫手法。而這一次,它把手伸到台灣的學者身上來。

港府拿吳叡人開刀,目的當然也在殺雞儆猴。過去幾年來,從當時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來台參與論壇遭遇上百黑衣人抗議,到2019年9月何韻詩來台參加「撐港反極權」大遊行遭到潑漆,到來台開書店的前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於2020年4月也遭到潑漆,到為庇護流亡來台香港人而開設的台北市大安區「保護傘餐廳」被潑糞,甚至於隔年遭大火燒毀全部設備。共產黨處心積慮恫嚇台港人民,就是要切斷台港民主運動的任何連結。

一篇新書的導讀,被點名是觸犯香港《國安法》;那過去兩年來,曾在社群媒體聲援香港民主運動的無數台灣人呢?既然罪刑法定與不溯既往都是具文,只要中共想,它當然可以任意地以《國安法》將這些台灣人入罪。

面對這樣的政權,台灣人可以有兩種選擇。一個是從此噤口,祈求它大發慈悲,既往不咎;但一如那些遭逮捕整肅的香港媒體人與社運人士一樣,你不會知道它的「善意」何時而止,什麼時候會用莫須有的罪名相繩。另一個作法是強力聲援像吳叡人這些被點名入罪的台灣人,「我們都是吳叡人」、「我們都是李明哲」;向共產黨宣告:他們是我們的兄弟姊妹,他們做的事我們都會做,要安他們罪名形同就是安我們的罪名。

吳叡人所屬的中央研究院這樣做了,它正式發表聲明:「捍衛本院研究人員的言論自由,支持研究人員為促進普世價值而努力。」「對於香港媒體指稱本院吳叡人副研究員之言論違反香港國安法,院方表示無法認同,並呼籲全體學界人士共同維護民主政治基本人權。」而境外勢力越過國界侵犯言論自由,威脅國民的人身安全,其實台灣政府更必須嚴正面對這樣的問題。蔡英文的總統府應該正式邀請吳叡人演講,用具體的行動與被壓迫者站在一起。

共產黨隨時隨地在對台灣人搞統戰,標籤吳叡人,殺一儆百、差別對待,讓其他人噤若寒蟬,就是它的目的。台灣的執政者不能讓落單的人踽踽獨行,而聲援吳叡人,重讀這篇〈致一場未完的革命〉,更是向此刻仍辛苦奮鬥的香港人再次致意。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香港人會記得新聞自由的樣子

社評:不能以刑罰規範退將言論

社評:最後 連徐旭東也被「台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