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美國價值與體制的衰退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究竟是不是在衰退,最近幾年成為全球爭辯的議題,論述有如汗牛充棟。美國白宮國安會中國事務主任杜如松新出版一本有關中美博弈的新書,書中指出,二戰後美國已歷經五波衰退潮,第一波源自1957年蘇聯成功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美國人對蘇聯科技領先感到恐慌。第二波發生在1960年代至1970年代,美國陷入越戰泥潭,平權運動、反戰運動、學生運動風起雲湧。

第三波出現在卡特執政時期,急劇的通貨膨脹和美元貶值導致了嚴重的經濟衰退。第四波始於日本的強勁崛起,一直延續到1990年代初期。2008年金融危機至今可視為第五波,社會分裂、政治對立、軍費負擔沉重。

自我價值與地位失落

包括杜如松在內,美國政客多否認美國衰退論,知識界也有反對的意見,認為美國有強大的自省、創新能力,足以克服衰退的考驗,重回成長正軌。不過,美國這一波衰退是一種雙重衰退,同時面臨自我價值與地位失落的「絕對衰退」,與強大競爭對手急速追趕的「相對衰退」,威脅更嚴重,因應難度也更高。

美國這一波衰退與以往不同之處,在於美國價值與體制不再具有領導地位,更失去吸引力。從阿富汗撤軍就可以看出,美國進軍阿富汗20年,「國家重構」與「平定叛亂」兩大目標都已失敗。付出這麼重大代價的軍事行動,在美國社會卻像一頭房間裡的大象,大家視而不見。甚至拜登面對記者的詢問,還不悅地嫌棄記者不識趣。更別提美國社會對這些年軍事行動的意義及社會矛盾的加劇,有什麼深刻的反思與檢討。

不像50年前,美軍在越南軍事失敗,但黑人平權運動、婦女解放運動、反文化運動、反戰運動等等卻如火如荼、生機勃勃。雖然也發生甘迺迪總統與黑人領袖被刺殺,學生攻占校園等激烈的事件,但是美國仍是充滿活力與理想的國度,深刻影響全世界一代青年。如今除了剩下空洞與雙標的自由民主,美國已失去以天下為己任、敢為天下先的理想性與開創性。

美國不僅對戰爭失去反省能力,政治體制也出現返祖現象。德州之前才因為冰風暴造成百餘人死亡,數百萬人無電可用,電價飆升,政府卻一副事不關己態度,民眾仍記憶猶新。現任州長為求上位,討好極右選民與金主,不顧民眾反對通過爭議性法案。譬如公民可以告發逕行墮胎的婦女與醫生、校園禁止傳授批判種族主義、居民可以無照攜帶槍械上街。如此的價值與制度,何來燈塔之光?

考驗美國的修復能力

美國價值與制度的衰退前所未有,很大一部分根源於人口結構改變所帶來的政治衝擊。美國政治學大師杭廷頓在1980年代就表示大量東歐與拉丁美洲的移民,由於價值信仰的不同會影響美國政治與外交政策。他對於美國人可能失去堅持自由民主開放的立國精神,擔憂不已。目前,美國人口種族占比之中白人人口仍占6成。按照美國普查局的預測,白人人口預計於2045年左右將低於5成。事實上美國近年的身分政治一部分就是反映人口結構的變化與白人的焦慮。科技進步與全球化帶來的經濟不平等,也被菁英階層用身分政治轉移,造成社會嚴重的撕裂與仇外。

身分政治遮掩了體制的缺陷卻無能解決真正的問題。美國有識之士便指出美國的民主體制自身出了問題,不是外部威權體制的威脅。川普是美國人自己選出來的,而且川普的幽靈揮之不去。在經濟制度上,過度相信市場機制,任由金融資本無節制的發展,嚴重侵蝕美國工業基礎與社會結構。中產階級流失,權力菁英與民眾利益嚴重脫節,造成美國政治出現寡頭與民粹的極端化。

美國這波衰退主因在蕭牆之內,調整陣痛期將會比較長,美國的價值與制度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必須回頭調整國內體制,建立新社會共識,才能贏回世人的信任。歷史證明,美國是一個在政治、經濟與社會發展上都有創新能力的國家,總能克服衰退的威脅。這一次,美國人將如何書寫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