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要相信你的政敵也會做好事

·4 分鐘 (閱讀時間)

5月17日,本土疫情大爆發的兩日後,新北市官員在一篇報導裡抨擊,中央防疫作為嚴重落後,還不斷擺爛、甩鍋給地方政府,侯友宜提出興建方艙醫院的想法,某種程度就是地方已在尋求「自力救濟」,「萬一中央兩手一攤、束手無策,我們總有要些備案啊。」「基本上,我們就是拉著中央走!」

隔天,民進黨籍的新北市立委羅致政隨即強烈回擊表示,這次雙北爆發疫情,台北市政府可以馬上在重災區萬華設了4、5個篩檢站,新北市至今(5月18日),只在災區板橋設了一個篩檢站;他抨擊,去年初疫情發生,中央努力將疫情阻絕境外,努力幫地方爭取了一年時間,「過去一年,新北市超前部署了什麼?」

這只是疫情期間朝野政黨勾心鬥角的片段,誰先起這個頭其實也不重要;因為就是有滿腹的委屈與恐懼,才會死盯著對手政黨拿著自己的資料向媒體放話打針。既然對手這樣做了,我方的回擊也絶不客氣;搞到最後,暗箭變明槍,放話變叫陣,側翼變主流,朝野網軍大舉出動,以「勤王」為己任。防疫?管它的,先爭功諉過再說;在台灣本土疫情仍在延燒之際,政治成為一個惡的循環。

這兩天發生的「校正回歸」其實也是同一件事。只要稍稍瞭解初等統計,清楚行政程序,知道目前檢驗室爆量擁塞狀況的人,都不難理解,這其實就是原本設定的公務系統難以負荷突然爆量的個案所導致。只要不是刻意欺騙,沒有嚴重延誤到該收治的病患,沒有導致指揮中心誤判疫情趨勢,補登並立即改正(包括修正系統)本就理所當然。

不過,這樣一件在國外已經司空見慣的「校正回歸」,卻引來滿天的嘲諷:「我的年紀也可以校正回歸嗎?」「我的考試也能校正回歸嗎?」更惡劣者,甚至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開始散佈「指揮中心蓋牌」、「疫情已經控制不住了」的謠言。這樣的批評嘲諷沒有任何建設性,意在削弱指揮中心的領導威信;而所有公衛學者與傳染病學家都曾經提醒:在大傳染時期,一個有效的領導舉足輕重,當領導人的「威信」遭破壞不被信任,伴隨的將是更大的悲劇。

很多人都說自己「愛台灣」,不過,我們可以確信,那些無視指揮中心與防疫人員宵衣旰食、夜不成眠地工作,卻不分青紅皂白譏諷他們「蓋牌」、「說謊」的人,不是在「愛台灣」;同理,那些看到侯友宜「打贏這場選戰」的口誤,就嘲諷他一天到晚都在想選舉的人,也不是在「愛台灣」。在這群人的眼中,還有比「愛台灣」更重要的黨派利益與個人私欲。

疫情蔓延,許多人因為被恐慌與憂懼壓得喘不過氣,忘記了過去一年半來如何共構了一個成功的防疫共同體,走向惡的循環,陷入互相指責與對立的情境。

據稱,雙北確診爆量,民進黨執政的桃園市府騰出自己的檢疫所,大量收治來自雙北,特別是新北市的輕症與隔離病患。而桃園市府大量馳援新北的原因,除了因為雙方地緣接近以外,也是因為今年一月初的部桃事件裡,新北市接手部桃清空以後的醫療需求,讓鄭文燦對侯友宜感念在心。相較於「校正回歸」裡的劍拔弩張、口水撻伐,這代表的是一個「善的循環」。

疫情大起,初時的腳步凌亂是必然。但是當這麼多人殫心竭慮地在第一線與病毒作戰之際,用鼓勵代替謾罵,以合作取代對立,在發文批評嘲諷之,多用點同理心設想一下對方的處境,只是對自己最低的要求。相信你的政敵也會做好事,講刻薄話之前為別人與自己留餘地,這場抗疫才有可能成功。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