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誰該為外交官之死負責

主筆室
上報

如果idcc網民在PTT貼文指控台灣駐大阪辦事處「態度惡劣」、「爛到不行」,還替謝長廷開脫的作法,的確是出自楊蕙如主使,那楊蕙如,甚至包括謝長廷,對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的死,的確存有不小的道義責任。不過,無論是目前檢方起訴的法條,以及這兩天朝野政黨爭執焦點,都無助於釐清去年關西機場假訊息事件;在這種失焦的政黨攻防裡,甚至可能再一次重製了偏誤訊息傳遞的過程,繼續撕裂台灣社會。

首先,檢方以《侮辱公署及公務員罪》起訴楊蕙如等人,該罪摘自《刑法》第140條:「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或對於其依法執行之職務公然侮辱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對於公署公然侮辱者亦同。」除了在檢警執行勤務的現場,這個法條並不常被使用。因為「侮辱公署」實在太抽象,稍一不慎,即限縮言論自由。尤其,此等網路言論,絕非「當場」,勉以「公然」入罪,將來還有誰能在鍵盤後方針貶時政、批評官署?

檢方只能用《侮辱公署及公務員罪》來查辦假訊息,不但不易被法院接受,某個程度也反證政府對假訊息的流竄、管制與處罰,實在到一籌莫展的地步。但如此上綱上限,後遺症極大。尤其這兩天以「外交官之死」為名而祭出的令箭,刀鋒四處砍殺,口水到處翻攪,把idcc及其幕後主使者抹成產製假新聞的藏鏡人,更是扭曲事實。

關於去年的關西機場假訊息事件,不僅日本多家新聞媒體專題追查,PTT也發起了自清運動。根據去年這件假訊息事件的時序,日本關西機場是在去年9月4日發生淹水,造成近百名台籍旅客受困;9月5日中國微博「洪水猛獸baby」帳號發出第一則假訊息與自製影片,聲稱中國旅客第一時間就被中國大使館接走;9月6日,中國攝影記者「青山」在台灣PTT發文接應,讓這件假訊息事件開始在台灣內部流竄,當天下午,名嘴賴岳謙、黃暐瀚、帥化民、黃世聰、朱學恆等等人開始在政論節目攻擊大阪辦事處;而「idcc」也開始在這一天於PTT發文攻擊同一標的。

隔一天9月7日,國民黨團在立法院黨團召開記者會,立委江啟臣、曾銘宗及陳宜民抨擊駐日館處對於台灣旅客的求助漠不關心、袖手旁觀,質疑謝長廷只會噴口水,並要求外交部查辦相關人員處理態度,追究相關責任。一周後,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自死身亡。

這是一個有系統的假訊息攻擊事件,從最早在中國微博發出假訊息還加上自製視頻,接著在PTT有人接應並發文跟隨,加上台灣所謂的主流媒體在不查證的情況下擴大轉發,最末端的政治人物有的見獵心喜,有的想移轉焦點,一條假新聞的殺傷力在各種主被動條件配合下,於焉成型。這其中,每個環節都與外交官之死有關,但每個傳遞與擴大評論這假訊息者,卻都能說他有所本,這正是產製假訊息可以殺人於無形的原因。

回過頭來講,民進黨的政治人物與黨中央現在忙著與楊蕙如切割,那要不要索性請楊蕙如公開說明,她倒底接受誰的委託發動此等網路霸凌?難不成她只是佛心來著,想為前老闆謝長廷解圍脫困?國民黨現在有臉抬棺到外交部部抗議,那要不要請當初召開記者會辱罵外交部與大阪辦事處的幾個立委,出面道歉謝罪?名嘴政客想在關西機場事件裡猛帶風向,「idcc」則是想與國民黨對作反擊,但兩方其實都掉進了中國產製這假新聞的惡毒邏輯裡。

防制假訊息不容易,因為假訊息會不斷地更新手法、變形再生,繼而利用民主的弱點來攻擊民主。「外交官之死」的攻擊發起線在境外中國,在發生這等憾事後,假訊息居然還能繼續發揮威力撕裂台灣,所以檢方單單起訴這個境內帳號不是沈冤得雪,而只是鋸箭療傷,這一直是台灣面對中國假訊息攻擊最棘手之處。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