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首頁>新聞首頁>

社評:「足煩」的陳菊

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殺到見骨,民進黨內的大姊大、高雄市長陳菊被問到這件事時直嘆:「足煩!(很煩)」她說,想當領導人要能團結派系,要有大格局,而不是在派系中不斷分化,這樣實在很可惜。

若加上高雄縣市合併前的2006年市長選舉,花媽總共選了三次高雄市長。第一次,她在扁政府危如累卵下領銜南下固守高雄執政權,在驚濤駭浪之下以1,114票擊敗國民黨的黃俊英。第二次,與花媽同為新潮流系的楊秋興易幟而戰,在綠營大分裂的情況下,陳菊仍拿下五成二選票,確保民進黨在南台灣的優勢。第三次,國民黨正式推楊秋興領軍來犯,陳菊拿下不可思議的六成八選票,終成就花媽「南霸天」的角色。三次選舉,陳菊在黨內總是一呼百諾,哪有什派系攻訐的問題。

民進黨內為了這次高雄市長初選殺到見骨,除了因為黨內已無像陳菊一般素孚眾望的人選以外,最關鍵的原因其在於民進黨在高雄再無敵手,只要能從高雄市長初選中勝出,幾乎就底定成為下屆高雄市長。所以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紛紛出籠,諸如:立委為放生行為請命的視訊被突然流出,關心國營事業人事升遷的公文奇怪見報,就連在街上跳舞造勢,都有人檢舉違反智慧財產權。一場初選,成為同志之間的人格毀滅戰。

一般而言,權力本身會有分殊化的現象,所以民主選舉往往能對這種黨內權鬥進行自我矯正。不過,民進黨在高雄與台南市長選舉的大亂鬥,根本原因在於沒有任何正常的在野勢力予以制衡,所以黨內更加肆無忌憚地互相攻訐。陳菊以前憂慮的是要如何扳倒國民黨這個龐然巨獸,現在煩的是推倒了巨獸後,卻成就了一場場「黨內互打免費」,這種政治上的弔詭,也讓陳菊無所適從。

但比起民進黨赤裸的黨內權鬥,二次在野之後的國民黨人示範了另種別出心裁的鬥爭模式。這種國民黨式的鬥爭,既非根基於權力,也非來自於群眾,而是來自於一種更加虛無的理念。明明兩岸政策正是國民黨兩次大選大敗的主因,仍有一群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拼命地想搶食這種兩岸理念的正統;而唯一一股挑戰這種「國民黨兩岸理念正統」的勢力,不是將之帶向群眾,而是更加地遠離群眾。

洪秀柱所主導的「孫文學院」擬在本週檢討馬英九的執政功過,還把馬形容成「害黨主席、亡國之君」。馬的功過路線當然應該檢討,但這種論辯如果只基於路線的鬥爭而非用以結合群眾,其意義何在?就算鬥垮了馬英九、當上國民黨主席,又意欲為何?民進黨各派系殺到見骨,總有高雄或台南市長為標的物;國民黨各候選人在黨主席選舉中殺得血流成河,黑道入黨人頭黨員傳聞滿天飛,就是從未討論政策路線與敗選原因的關聯,也從不試著與台灣人民進行對話,這種反對黨已陷入無可救藥的自溺狀態。

陳菊說,想要當領導人,要能團結派系,要有大格局,若不斷抹黑,「我替他們感到可惜」。陳菊一番話,是在講民進黨,其實也可以用在國民黨身上。「足煩」的陳菊想不煩,除了民進黨人要知節制,也得要求國民黨爭氣點。

[公告]
如您是安裝IE6、7或其他較舊版本瀏覽器,恐無法使用留言及心情投票。請馬上升級至IEFirefox最新版本,更順暢地使用完整的服務功能。
【留言區公告】
敬告網友,在留言區發表的言論如被多位網友「檢舉不當使用」,該則留言將會被自動隱藏,也不會顯示在「我的留言」中。請大家一起維持乾淨清新的網路環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