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這件事 容不得韓國瑜扭捏敷衍

主筆室
上報

年輕朋友兩度追問韓國瑜當選總統是否簽訂《兩岸和平協議》,韓國瑜東拉西扯、扭捏敷衍,就是不願正面回答。一個要選總統的人,一般政見天花亂墜、信口開河也就罷了;但要不要簽訂《兩岸和平協議》,是台灣人的死生大事,容不得一個總統候選人虛與委蛇。不僅年輕人想追問這個問題,全國人都應該要求韓國瑜對是否簽訂《兩岸和平協議》清楚表態。

很少人不要「和平」的,問題只在於和平協議怎麼簽?用什麼身份簽?它的效果與付出的代價是什麼?既稱為「協議」而非「條約」,就意味這非國與國的條約,而是一國內部的停戰協定;台灣若自甘於中國一國之內,中國打台灣時,拿什麼要求美日歐盟支援協防?更重要的是,中國會遵守協議嗎?當初國共兩黨不是簽了《雙十協定》協議停戰,國民黨最後怎麼被打到台灣來?西藏與共產黨不是簽了《十七點和平協議》,怎麼最後還是血流成河?

台灣早已放棄動員戡亂,既然要「和平」,中國共產黨宣布放棄武力犯台,《反分裂國家法》不及於台灣就好,不用這樣大費周章。現在還鼓吹兩岸要簽和平協議的人,只是要屈從於共產黨,把台灣框限在中國;這是開門揖盜,更是城下之盟,它只要城樓裡的人乖乖聽話,至於什麼是「乖」?怎麼樣算「聽話」?全部由共產黨定義。歷史告訴我們,這樣的和平協議不會有和平,它最終只有殺戮。

韓國瑜現在不肯對年輕朋友說出當總統後要不要簽和平協議,但其實他過去一年的言行早已露餡。他是全台灣第一個簽署旺中集團《無色覺醒-愛台十大主張》的政治人物,其一馬當先的勇氣就連蔡衍明都津津樂道,其中第四條:「擁護海峽兩岸和平發展,願以開放態度,討論未來兩岸人民能接受的統一步驟與模式。」正是簽訂《兩岸和平協議》的白話文。

今天二月,韓國瑜接受外國媒體聯合訪問時也談到和平協議,他說:「台灣人現在雖無法接受統一,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與中國簽署和平協議)就愈來愈無法避免。」「與大陸進行終結兩岸敵對關係的和平協議談判已是『不可避免』,時間已經不多了。」所有的駐台的外國媒體都把此事當成大新聞;不過,當時韓國瑜風華正盛,台灣正被韓流吹得七葷八素,竟沒人深究韓國瑜「無法避免統一與和平協議」的驚人言論。

八年前,想連任總統的馬英九一度也拋出簽訂《兩岸和平協議》的政見,但隨即民調大跌,與初次參選的蔡英文出現黃金交叉。馬陣營緊急應變,先是宣稱簽署前一定交付公投,接著又針對協議丟出「一個架構」、「兩個前提」、「三個原則」與「四個確保」的「十大保證」作為前提,到最後索性接受媒體專訪稱,「(和平協議)沒有時間表,未來四年也沒機會簽。」絕口不再提兩岸和平協議,才止住頹勢。

韓國瑜如果不知道該怎麼要丟掉《兩岸和平協議》這燙手山芋,馬英九的「十大保證」還掛在總統府的網站上,把資料調出來,重新覆述一遍,再道歉認錯,也許有機會過關。但如果「不能迴避兩岸和平協議」真是他的理念,那宣稱「一直在研究兩岸問題」的韓國瑜就得明確告訴台灣人:你要怎麼與共產黨簽和平協議?拿什麼身份簽?你如何讓台灣的民意能凝聚共識,面對這問題而不內亂,還能保證台灣未來一定和平?簽了和平協議你還要國防嗎?能拿什麼說服美國日本支持你的作法?

韓國瑜對《兩岸和平協議》的立場閃爍,關鍵原因在於他的核心支持者對此議題也意見紛歧;不過,韓國瑜可以不向美國人報告說明他的兩岸理念與美中台關係看法,但作為一個主要政黨推出的總統參選人,對於這件攸關台灣未來的死生大事卻沒有任何模糊空間。韓國瑜現在胡說八道那些沒人聽得懂的「浴缸與塞子」、「爸爸與王八蛋」,卻對要不要簽訂《兩岸和平協議》拼命打高空、推太極,這種候選人應該被群起而攻之。

更多上報內容:

看韓國瑜遊學政見 教長潘文忠:不該依個人喜惡決定教育

投書:對韓國瑜和柯文哲真的沒轍

陳嘉宏專欄:美國不會容許韓國瑜騎牆游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