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這樣紀念「台灣光復」會更好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馬祖對民進黨而言一直是個特別的存在。在這個由36個島嶼所組成,總面積不到30平方公里,離中國大陸最近僅有9公里的行政區裡,民進黨從未能選出任何一位黨籍公職。2000年陳水扁選總統時僅有58票,得票率1.8%;即使在2012年蔡英文第一次選總統時,也僅有418票,得票率8%。這是民進黨選舉的「化外之地」,不僅是「難以經營」,而是「無法經營」,即便投入大量資源與時間,沒有五年十年也看不出任何績效。

這局面在30歲的李問投入馬祖立委選舉後稍稍翻轉。李問是台大畢業生,在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碩士期間前往中國四川做田野調查,卻因為對共產黨參訪團拍照差點遭逮捕,他不希望台灣「變成那樣的國家」,而決心放棄美國籍回台灣服兵役,接著在卓榮泰與羅文嘉去年主導的青年參政風潮裡,主動請纓投身馬祖立委選舉。在短短三個月的參選期間後,李問拿到了706票,比12年前的民進黨正式立委提名人還高出五倍,連帶使得蔡英文在總統大選獲得1226票,更創下民進黨有史以來在馬祖的最高得票率。

李問選舉的特點是大量地使用國旗圖騰,不僅隨時隨地將印有國旗的背心穿在身上,連隨身帶的吉他也掛著國旗,他還鏤空民進黨旗,印上代表馬祖的四鄉五島,希望能翻轉馬祖人對民進黨「眼裡沒金馬」的既定印象。前天,李問在馬祖成立了連江縣黨部,完成民進黨在全國各縣市黨部的最後一塊拼圖;李問在記者會裡提出「群島家園」概念,強調「台澎金馬」是命運共同體,要用具體行動破除「民進黨會放棄金門馬祖」的傳言。

台澎金馬雖然都屬中華民國,但的確有著非常不同的過去。1895年甲午戰敗後,清廷割讓台澎給日本時並沒有金馬,所以島上的人從未經歷日本統治;在國共內戰的危厄時刻,美國人擔心被拖入這場戰役,對於國府堅持要守住金馬一直有不同意見,在中美共同防禦階段,也一直沒有明言是否協防金馬。即使是台灣內部常用的「外省人」概念也很難套用在金馬,因為他們是世居在當地的福佬人,從沒有台灣外省人那種離散的經歷。有趣的是,表現在選舉投票上,金馬的「福佬人」比台灣的外省人更支持國民黨。

李問以其年輕、高學歷的特質參與馬祖立委選舉,在設立民進黨馬祖(連江)黨部後,若繼續長期投入當地的政治工作,勢必會改變馬祖當地的政治生態,讓馬祖人多了一項有別於泛藍陣營的選擇。但李問參政馬祖的影響並非僅止於當地,也將修正質變民進黨政府的中華民國論述。

長期以來,民進黨的視野並沒有金門與馬祖這兩個地方,除了當地人較不支持民進黨外,另一個更關鍵的原因在於金馬在地緣與人文上與中國大陸的臍帶關係。一如毛澤東把金門馬祖當作箝住台灣的兩根指揮棒,這樣的臍帶也讓許多積極主張台獨的民進黨人萌生「金馬撤軍」、「放棄金馬」的言論。但金馬既然從頭到尾都是中華民國的屬地,民進黨會如何對待金門馬祖,其實也代表它將如何處理與中華民國的關係;李問代表民進黨投身馬祖的政治工作,正有如此的微言大義。

昨天是台灣光復節,馬英九說:「因為有中華民國抗戰勝利,才有台灣光復。」對許多當時的外省移民而言,這說法似乎順理成章;但對於早前已世居在此的台灣人並非理所當然。至少,中華民國的前38年與那群台灣人不但毫無干係,甚而敵對衝突;更遑論國府來台之後,還開啟了世界上最長的戒嚴令,讓無數台灣人經歷了白色恐怖與高壓統治。此時此刻,尊重彼此的歷史記憶與生活經驗可也,但要求對不同族群的歷史經驗感恩戴德,也未免太強人所難。

「台灣光復」的真正意義,在於不論先來後到的台灣人,在那個時間點,有了共同的開始。李問說,雖然我們的過去不同,但有共同的現在,又因為民主自由的理念而有相同的未來;這路線代表了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新生,也才是對「台灣光復」最好的詮釋。

更多上報內容:

社評:賈樟柯遇見的「小粉紅」

社評:危邦不入 台灣人千萬自求多福

社評:ROC只在面對PRC時才有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