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開啟CPTPP大門的鎖鑰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宣布透過紐西蘭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距大陸申請加入不到1周,頗有與北京較勁的意味。CPTPP原稱TPP,為美國歐巴馬政府因應中國崛起的「亞洲再平衡政策」,企圖以高標準的貿易規則平衡北京影響力。但川普上台後,將之視為對美不公平貿易的一環,貿然退出,隨即由日本一肩扛下,並更名CPTPP,在印太戰略上的意義已大不如前。

中國加入星國樂見

美國總統拜登對是否重回CPTPP仍不置可否,卻吸引了中國加入的興趣,有意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生效後,再接再厲加入市場開放程度更高的CPTPP,若成功加入,原則上須對成員國撤銷95%關稅。

CPTPP的經濟總量雖不如RCEP,但較後者具更高水準的貿易自由度,且涵蓋加拿大、墨西哥、智利及祕魯4個美洲國家,可深化中國參與建構亞太區域經貿合作的規則,並倒逼深水區改革,實現更高品質的開放型經濟體制,將自身定位為發展茁壯的區域經濟策略夥伴,淡化西方形塑的威脅或霸淩形象。

此外,英國已於6月申請加入,CPTPP有望成為全球唯一橫跨太平洋及大西洋的巨型自由貿易協定,此強化北京申請加入的動機,中國藉此擴大爭取合作夥伴,避免美、中對抗遲滯中國的發展。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拜登勝選後首度表態,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並在今年2月對CPTPP條款評估進行「內部作業」,與部分成員國展開非正式對話。

美國退出後,日本在CPTPP中最具影響力,中日關係不睦是否將影響中國的CPTPP申請案?對此,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表示須「公平應對」英國、中國及台灣的申請,因CPTPP發展離不開判斷新成員加入時的公平性。日本首相菅義偉曾表示,日本的目標是讓CPTPP規模更大,以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的願景。兩岸先後申請加入應為日本所樂見,以提升CPTPP在區域經濟的重要性。

其實,FTAAP素為中國所支持,首見於2004年加拿大代表在台北舉辦的APEC企業諮詢委員會提出倡議。2014年,大陸總理李克強在博鰲論壇重啟FTAAP之議,更成為同年北京APEC的基調,但FTAAP不是北京的獨角戲,而是亞太國家的共同願景,日本亦與中國同調。若中國能順利加入CPTPP,有助於FTAAP願景的實現。

新加坡作為東協櫥窗,其立場亦動見觀瞻。新加坡外交部長維文於中國大陸外長王毅13日到訪時表示,對於中國加入CPTPP的意願表達歡迎。新加坡將繼日本擔任CPTPP輪值國,李顯龍政府支持的態度有助於北京的申請案順利進入程序。新加坡與兩岸同時交好,應會公平對待大陸與台灣的加入申請,但兩岸關係對立將令CPTPP成員國在外交上陷入尷尬,CPTPP成為兩岸互別苗頭的新舞台。

日本不會對台讓利

對台灣加入CPTPP,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應,「堅決反對台灣地區加入任何官方性質的協定和組織」,惟CPTPP規定新加入的對象為國家或獨立關稅領域,台灣基本上符合協定的資格條件。對於台灣申請加入CPTPP,日本角逐下任首相的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高市早苗及野田聖子均表示歡迎與支持。岸田更具體指出,將關注台灣的市場開放是否達標CPTPP的高水準規則,此與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的說法一致。

台、日至今仍未進行CPTPP的協定內容非正式談判,加入的障礙仍是未知數,蔡政府不能過度樂觀期待日本因友台而讓利台灣,首先須對面的難關即為福島等5縣核災區食品輸台解禁問題,此為日本堅持台、日展開自由貿易談判的前提,加藤勝信直言,「會向台灣表達希望盡快解禁」。

台灣開啟進入CPTPP大門的鎖鑰在蔡政府是否願意重回「九二共識」,重塑兩岸對話基礎,而非在美、中對立中尋求外交巧門。蔡政府若因「九二共識」為國民黨所創,不願延用,亦須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另創兩岸可心照不宣,各言其是的「一中」概念,重拾兩岸對話,如此蔡英文總統方能言加入CPTPP「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