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不應該向恐嚇屈服

正常國家都會抵抗外來的壓迫,主流民意會將乞憐敵人善意的政客掃進垃圾桶,台灣當然也如此。

近期因為台灣漁民越界捕魚,分別遭到中國及日本海警單位扣船,而在日本被扣船隻因為船東繳交一百多萬罰款後,已經被釋放。但是被中國查扣的船隻目前並無將被釋放的訊息,有可能和因為數月前海釣落海被中國扣留的國軍士官一樣,成為中國脅迫台灣屈服的人質。針對漁船查扣事件,前總統馬英九以臉書批評,民進黨政府處理兩岸議題完全以意識形態出發,絲毫不顧台灣人民安危,遇到危機不僅束手無策,還祭出旅遊警示嚇唬民眾,根本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只讓事態不斷升高。好笑的是,明明是一件單純越界捕魚的違法事件,卻被馬英九上綱到「九二共識」問題,恐怕才是意識形態作祟。

平心而論,漁民為了生計,在心存僥倖下,冒險進入他國領海或限制水域捕魚,難免因此發生漁事糾紛。不僅台灣漁民,中國漁民三無船隻的越界捕魚,早已是鄰近各國頭痛的問題。各國對於這種海上越界捕魚都是透過海上執法加以驅離、取締或查扣,以維護本國漁民生計,確保漁業資源。台灣海巡過去也經常查扣中國違法漁船,並罰款懲戒。這是常態性作法,與是否承認「九二共識」沒有任何關連性,畢竟馬英九在任期間,同樣發生漁事糾紛問題,中國不會因為台灣承認「九二共識」,因而放鬆海上維權的行動。

造台灣政府的麻煩,凸顯台灣政府的無能,藉以影響台灣內部政治生態。馬英九批評民進黨政府根本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剛好就呼應了中國擾亂台灣政治的需求。這使得台灣的執政黨在處理類似事件時,必須特別謹慎,一方面避免中國藉此機會脅迫,讓台灣屈從其法律與政治框架;另一方面,也要關注漁民生計與安全,避免突發事件產生,給中國強勢壓迫臺灣的理由。

兩岸之間本來在漁業糾紛處理上有些默契,因為打擊海上犯罪與濫捕漁業資源是兩岸共同利益,可以透過雙方海巡及海警單位落實執法。如果中國將實務性的措施與事件轉變為脅迫台灣的突破口,按理來說,台灣內部應該不分黨派,一致對外保護漁民權益與安全才對。呼應中國的說法,一昧批評執政黨,不是自己愚昧,就是被中國統戰所蒙蔽。誠如日前行政院長卓榮泰所說的,兩岸的問題應該要明辨是非,此時不是承認哪一個對方要求的條件,就能化解對方對台灣的威脅。

從過去經驗可知,中國的「九二共識」就是一種宣傳與框架,只要承認與相信,容易落入中國的圈套之中。衡酌兩岸情勢就可以知道,中國本來就會窮盡各種手段吃掉中華民國主權,例如以「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謊稱取代中華民國主權;另又以「反分裂國家法」設定對台動武的條件。如果承認「九二共識」等於承認「一中原則」,在中國主觀界定下,根本沒有各表的空間。馬英九反對中華民國台灣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的說法,但他忘了「各表一中」也在強調兩岸各有各自的主權,仍然是互不隸屬的關係。

不管用兩岸或兩國來敘述,互不隸屬就是現狀,要維持台海穩定與區域穩定,就必須保持這樣的現狀。天真的希望透過承認「九二共識」解決漁事糾紛問題,只會讓中國食髓知味,把一切事務性的問題上綱到主權問題,強迫台灣接受,讓中國得以用切香腸方式,吃掉台灣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