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中美之間 一場民主品牌大戰

主筆室
中國時報

美國新冠疫情出現逆轉,確診病例翻倍,北京也突然出現來源不明的病例,兩國政府面對疫情新危局的因應方式截然不同。美國總統照常舉辦選舉造勢大會,還傳出工作人員染疫事件;北京則進入準戰爭狀態,採取小區域封閉式嚴格管理。兩國政府兩種不同取態,折射出兩國不同政治體制的差異。

美國奉行民主政治,自由民主價值體制曾經備受全球肯定與艷羨。民主是一種以公開、普遍和競爭性的選舉制度為主軸,由此規範權力的來源與競爭的機制,並以選舉是否公平、公正、透明作為一個國家是否民主的判斷。這套制度相信在遵循民主程序下,統治者為了掌握執政權,必然積極回應人民的訴求,人民就可當家做主,過上美好的生活,社會公義也得以實現。然而,活生生的現實卻是:美國在這套程序的包裝下,光采奪目的選舉活動與政治運作方式,掩蓋不了各種病入膏肓的棘手問題,新冠肺炎及反種族歧視示威爆發後,更是亂象百出。

美國民主走向資本霸道

20年來美國民主政治走向資本霸道、底層窮困、民粹橫流以及非理性的黨爭,為何美國民主失去治理能力呢?為何號稱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國,人民卻享受不到普及、平等的幸福生活呢?

美式選舉是由捐款沒有上限的富人幕後操縱,在政府職能的發揮上,同樣由富人及利益團體主導,專業的政治遊說集團無孔不入,經由金錢、選票和權力的交換,支配著行政與立法部門的決策與法案,任何可能影響既得利益者的政策,都是富人與財團說了算。「民有」淪為富人所有,「民治」扭曲為財團治理,「民享」不過是殘羹剩飯罷了。

庶民在資本霸權面前如散兵游勇,成就不了選舉大業。另一方面,就任之日就是選舉起跑日,舉凡政策與立法無不出於選舉需要,黨爭凌駕公眾利益,政策左搖右擺不求長遠規畫,社會矛盾不思善解,反而盡情運用以博選票。這種體制根本不在乎民瘼,處理新冠疫情才會一塌糊塗,面對反種族歧視示威也只能以暴制暴。大陸不是美式民主國家,疫情處理卻最果斷而有效,人民的生命安全被擺在第一位,生產秩序的恢復也在疫情獲得控制之後有序展開。中華民國體制是民有、民治、民享,大陸體制是國有、黨治、民享,這樣的體制有其缺陷,但在為全民造福、為國家謀發展上有其不可磨滅的優勢,人民對其評價與認同度也較高。

一國的民主程度為何,不能僅看菁英評價,更要看民眾的認知與感受。最近的一些跨國調查發現,菁英與民眾對一國民主的評價實在天差地別。《經濟學人》用來評估國家民主程度的民主指數,問題分為五類:選舉過程及多元化、公民自由、政府職能、政治參與、政治文化。根據專家給167個國家和地區打分數的結果,中國的得分排名153位。

美中庶民評價高下立判

但今年6月15日,丹麥非政府組織「民聯盟」以及兩家民意調查機構聯合發布了各國年度的民主認知指數,結果卻截然不同。調查問題包括:你認為對你的國家來說,民主有多重要?你認為你的國家是否是一個民主國家?認為民主重要的民眾之比例減去認為自己國家是民主國家的民眾比例就是「民主赤字」。結果美國有73%的人認為民主重要,但只有49%的人認為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赤字是24%。中國則有84%的人認為民主重要,高達73%的人認為中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赤字只有11%。認為自己的國家(地區)是否民主的53個被調查國家中,中國的排名是第6名,美國排到第38名。

為何美國民眾不覺得自己國家民主,與菁英評價大不同呢?調查顯示,52%美國人認為政府只為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服務,中國只有13%的人認為政府只為一小部分人服務。另外,對於中美兩國應對疫情的評價上,53個國家或地區中的49個,認為中國應對疫情比美國做得更好,親美反中的台灣是唯4認為美國優於中國的國家或地區之一。

台灣民眾把民主政治視為最優體制,並以美國為典範,中國則是反民主的專制體制,進而增強了反對統一的態度。深究其實,民主的理想固然美好,但在現實世界中所能達到的理想卻十分有限;更何況,人民對國家是否民主的認知與感受最重要,而政府治理能力則是民眾最關切的關鍵所在。美式民主政治早已掉漆,中式民主尚待時間檢驗,民眾應睜開眼睛看清楚,摒除偏見,做出智慧抉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