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別怪老人愛看病

台灣新生報

台灣有一項新的世界紀錄: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每年平均看病將近二十七次。相較於主要的歐美國家,平均每年只有大約四、五次的就醫,台灣老人確實比較常跑醫院。這造成了甚麼後果,而原因又是什麼?實在值得國人一起來思考。

台灣老人的高就診次數同時凸顯了兩個問題,一個關於健保財務,另一個攸關老人的健康。首先,占總人口大約一成的老人,卻足足花了超過四成的健保費用,而且這個數字恐怕會隨著高齡人口愈來愈多,將對於全民健保未來的永續性形成威脅。

此外,老人看病多也造成用藥上的問題,進而對高齡者的健康產生不良影響。老人在不同的門診,拿了不同的藥物,一方面提高了藥物重複、誤服等風險,同時也造成藥物之間高度的交互作用,進而影響藥物的效用,甚至造成傷害。根據近期針對台灣老人門診用藥的研究,有將近六成的老人有潛在不良用藥的情形。

難道台灣老人真的比較愛看病嗎?其實沒有人喜歡去醫院。如果我們把台灣老人的高就診次數,完全歸咎於老人本身,顯然無視於目前醫療體系對老人的不友善。這種「譴責受害者」的觀點,不僅無法解決目前老人高診次的問題,恐怕也遮蔽住醫療體系面對人口老化之際,推動積極變革的契機。

首先,老人的健康問題,在目前的醫療體系並沒有獲得適當的處置,甚至有時候是醫療處置造成的副作用。高齡者的健康問題,往往由多重因素相互影響、共同造成,不過在目前「三長兩短」的看診文化中-看診時間短、醫生的話短,老人多重複雜的健康問題,並沒有獲得完整適當的評估。因此,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狀況,成為老人就診的常態:頭痛看一科、腸胃不適看一科、筋骨痠痛則到另一家醫院就診。到頭來老人的問題沒有解決,只好往下一間診所,或到更大的醫院尋找名醫。結果看病次數愈來愈多,要開了一堆,藥物不當使用的狀況雪上加霜。

其次,老人的健康問題,很多時候並無法透過醫院,仰賴藥物來處置。健康狀況,特別是高齡者,與日常生活的安排與習慣有關。若遇到需要他人照顧的老人,他們的健康問題則常常和照顧者的技能以及資源高度相關。然而,台灣社會到目前為止,似乎仍然沒有準備好面對已經到來的銀髮浪潮。年輕人面對日趨年邁的父母,常不知如何溝通、給予支持,而社區中缺乏讓老人們投身的社會活動與場所,許多老人雖然和子女同住,不過始終孤單:兒女上班時,一個人在家;小孩放假不上班,「上醫院」變成了另類的家庭活動。

最後,還有一個根本的原因則是,目前的健保給付方式,採取「論量計酬」。換句話說,即是看得愈多,給付愈多。結果是,每個看診的醫師,只要顧好自己開立的處置不會被健保核刪,還有病人不會有立即的危險,至於病患的整體性的健康與照護品質,則在這種片段性的看診過程中不被重視。由於老人多重、慢性疾病纏身,目前的給付方式,對於高齡者健康照護的品質非常不利。

台灣老人的高就診次數,恐怕不是什麼太光彩的世界紀錄。如果醫療體系不改變,社區照顧的政策不趕緊發展,誰還能怪台灣老人愛看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