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別舒了企業困了勞工

主筆室
中國時報
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政府發放紓困現金,本周將有90萬人入帳。(林縉明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政府發放紓困現金,本周將有90萬人入帳。(林縉明攝)

新冠肺炎紓困振興2.0上路,行政院得意地向外界宣布我們也在「發現金」,說要用1035億元來「千億挺勞工」,讓受到衝擊的勞工都受到政府妥善關照。雖然外界褒貶不一,但很少深入檢視這個方案是否真能在「雨露均霑」的原則下,真正挺到備受衝擊的庶民勞工。

政府對勞工的紓困,大體上分為6類:一、艱困企業員工薪資及一次性營運資金補貼(如餐飲、製造、觀光、婚紗攝影、美容美髮等),補貼原薪資4成,最高每月2萬元、3個月6萬元,另補貼企業營運資金、每勞工1萬元,補助90萬人,預算419.2億元;二、自營工作者補貼(如領隊、導遊、水電工、營造工等),補貼每月1萬元,共3萬元,補助133.5萬人,預算336億元;三、弱勢族群加發生活補助,每月加發1500元,共4500元,補貼87萬人,預算約39億元;四、擴大就業,補貼初入職場青年、失業者,補助15萬人,預算180億元;五、減班休息及個人受訓津貼,補貼充電再出發、安心就業、安心及時上工者,補助約15萬人,60億元;六、急難救助金,補貼1到3萬元,補助約10萬人,預算20億元。這些措施預算合計約1050億元,受惠人數約350萬人。

勞工看得到卻吃不到

表面看來,涵蓋的面向似乎很廣,網羅了所有的弱勢或受疫情衝擊的勞工,但進一步觀察,卻可發現這些紓困措施其實存在了幾個問題,印證了「魔鬼藏在細節裡」這句老話,這使得政府的美意讓勞工看得到卻可能吃不到或吃不夠,需要進一步檢討修正,否則「紓困」的結果可能「舒服」了企業卻「困住」了勞工,絕非計畫本意。

首先,耗用預算最大的第1類薪資補貼4成措施,存在一個明顯的問題:補貼申請是由受衝擊企業提出,被核准者的補貼金額會由政府匯入企業指定的帳戶,但如何確保申請企業會將受補貼資金轉交給勞工,並沒有相關規範,提供了企業以勞工為名卻中飽雇主私囊的空間。

其次,不同行業的補貼程度不一,影響收入較高但補貼較少者之生活。如製造或餐飲業勞工可以補貼4成薪資、最高每月2萬元,但領隊、導遊、水電和營造工每月只有1萬元,其實許多領隊、導遊、水電和營造工的月入在5萬元之上,1萬元的補助只有收入的2成或更低,遠低於受4成補貼的企業勞工,對生活影響極大。對這種補助標準不一的狀況,政府沒有任何說明,只因為由不同部會提出,各有不同思維和預算限制,行政院卻無能整合令其標準趨同。

真正要紓困的是庶民

其三,自營作業者或無一定雇主之勞工,必須在兩個條件下才能申請補助,一是投保薪資不能超過2.4萬元月薪,二是所得不能超過課稅標準,即去年收入必須不高於40.8萬元。也就是說,要獲得補貼月入必須不高於3.4萬元,而且投保薪資可能還要不誠實地「低報」到2.4萬元以內(幾乎是基本工資)者,才會受到政府補助。

這無異是在獎勵「虛假投保」,是非常荒唐的補貼規範。當一個紓困方案,只有收入極低者才會受到補貼,而即使受到嚴重衝擊者,只要收入在全國平均之上者(108年全國勞工經常性月入4.4萬元,總月入5.6萬元)就沒有資格受到補貼,這是將一個「紓困方案」操作成社會安全或「所得重分配方案」,違反了整個紓困的基本邏輯,歧視了眾多應該受到補貼的庶民-「庶民」要養家活口、支付房貸、水電、學雜費,但他們不是「貧民」,庶民其實受到的衝擊會大於貧民,而且貧民另外有弱勢補貼來關照。這個問題,其實是整個紓困方案中最大的問題。

之所以會有這個政策偏失問題,可能在於紓困預算的規模有限,必須在申請資格上多所限制來壓低執行費用。但若讓眾多民眾得不到紓困補貼,或只是杯水車薪的話,政府可能製造的民怨會大於讚賞。

補救之道,應該是善於運用紓困2.0《特別預算條例》中,另外提供了可以直接擴張紓困規模以資運用的2000億元,擴大對庶民的補貼範圍,並對所有受紓困者的補貼上限都提高到每月2萬元,讓標準齊一,才不至於「舒了企業」而「困了勞工」。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