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水鹿喝下微塑膠汙染,那我們呢?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有著「高山藍寶石」美譽之稱的台東嘉明湖,日前被綠色和平組織檢驗出湖水含有高量的塑膠微粒,林務局台東林管處則是呼籲遊客,避免在湖畔周邊紮營、如廁,降低對湖區環境污染。綠色和平組織從今年七月中,一共採集十五件台灣水鹿的水源樣本,發現微塑膠的平均檢出率竟然是百分之百,以中大型哺乳類動物體重每公斤每日需水三十毫升來算,成體水鹿平均重一百五十公斤,嘉明湖的水鹿可能每天就會喝進八十顆微塑膠。

塑膠垃圾在分解的過程中產生更細小的塑膠微粒,它在地球上幾乎無所不在,包含空氣、土壤、河川和海洋,導致如何減塑成了全球關注的議題之一。二零一八年的綠色和平對於台灣海域微塑膠分佈調查中,發現基隆海域總量最多,微塑膠最高達近七十九萬個,微塑膠容易和浮游生物聚集,當海洋生物將其吃下肚,微塑膠就會因此進入食物鏈,民眾若將這些海洋生物料理成美味的海鮮,就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讓微塑膠進入體內。

由於微塑膠太過細小,小到可以透過食物、空氣和水在人體中累積,微塑膠還可進入血液循環系統,而且微塑膠屬親油性,容易夾帶如塑化劑、重金屬、戴奧辛和多環芳香烴碳氫化合物等有毒物質,在人體內過多的殘留仍有一定的傷害。它的來源在於人類使用塑膠製品時的日常生活中,常見於海洋廢棄物、飲用水、懸浮在空氣中、柔珠化妝品...等。依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統計,百分之三十五的微塑膠來自合成纖維,光是洗衣服就會讓塑膠纖維釋放到自然環境中。單就歐洲和中亞的數據推估,清洗衣服釋出的微塑膠纖維,等同每人每週往海洋丟棄五十四個塑膠袋。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報告指出,目前有一千一百噸的塑膠微粒漂浮在美國西部上方,這些塑膠微粒會隨著雨水落下,成了「塑膠雨」。研究人員表示,除了海洋廢棄物以外,城市也有可能製造塑膠微粒的汙染,像是汽車輪胎在道路上滾動時,因為正常的耗損,微小的塑膠微粒會從輪胎上脫落,這些微粒不是純橡膠,而是合成橡膠和其它化學成分。二零一九年曾有一項研究指出,每年有七萬億個塑膠微粒浸入舊金山灣,其中大部分是經過輪胎沖刷產生的。

在台灣,二零零二年政府開始禁止店家免費提供塑膠購物袋,索取者須花一元購買購物袋後,一年少了二十億個塑膠袋。二零零二年後開始限制部分場所限用塑膠購物袋、免洗餐具、一次性外帶飲料杯、塑膠吸管,二零二五年將全面限用,直至二零三零年後才會全面禁用。台灣的減塑時程長達十年的時間,或許仍然趕不上我們對於環境的汙染速度,微塑膠的產生方式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除了響應政府的減塑政策以外,民眾也能夠透過海岸淨灘、不使用含塑膠微粒之化妝品、開車降低車速、落實資源回收、不使用一次性塑膠用品、自備環保袋等方式,為地球、為自己、為下一代多盡一分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