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真的要準備承受第一擊嗎

主筆室
中國時報

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方興未艾,兩岸關係前景令人不安,中美兩強不斷在台灣周邊與南海展現肌肉,意外衝突隨時可能爆發,台灣身處衝突熱點,戰爭陰霾令人窒息。蔡英文總統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網專訪時表示,台灣在承受大陸第一擊後,希望全世界其他國家能夠站出來對北京施加壓力。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現代國家領袖必須具備指導戰爭的智慧,方能裁斷和戰策略,承擔國家興亡之責。假若對戰爭的開啟與結束沒有全盤、可行的計畫,輕易走上戰爭之路,並將開啟戰端後的國家命運,寄望於他國的干預與救援,那不是沒有政治智慧與擔當,就是徒逞口舌之快。

全盤依賴外國支援,絕非國家安全之道。要知道,就算有他國涉入,也不代表可以袖手旁觀,坐收他方相鬥之漁利。細察所有聯盟戰爭史,尤其韓戰與越戰斑斑史蹟,戰略與政策若不能由盟國領袖平等商討,弱國任由強國擺布,最後遭盟友出賣,只是剛好而已,怨不得他人。

要先想清楚如何終戰

政治領袖指導戰爭是嚴肅的思維過程,必須從「戰爭目的」開始,逐項推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戰後消弭敵意策略」、「終戰指導」及「開戰指導」,最後才能依據前述推演思考過程所獲的結果,下達作戰指導,選擇可行的作戰構想與行動方案,完成詳細作戰計畫與應變方案。

蔡總統是否思考過,若台海發生軍事衝突,我們追求的戰爭目的為何?是要讓大陸蒙受嚴重損失,讓北京感受到對台動武是不可承受之重,或是使其無法達到入侵的目標?究竟是要在戰爭過程中獲取軍事勝利?抑或務實地能讓台灣不至於被迫屈從北京意志,任由中南海在衝突後左右吾人未來命運。

再談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雙方若是發生軍事衝突,最後終止時會是怎樣的狀態?究竟是小規模地開火交鋒,就可以讓對方放棄求戰意志,還是要讓雙方都付出重大代價,皆成焦土後才會收手?講得更明白些,究竟是要將對方打到怕?還是要下定決心將敵手打到趴,讓其俯首稱臣,放棄繼續進行軍事對抗?

然後就必須思考,就算是終止武裝衝突,當雙方社會受到傷害,特別是產生人命死傷後,必然會產生怨懟情緒,請問海峽兩岸還有可能恢復原來的互動關係嗎?不論是商貿往來抑或是文教交流,恐怕都無法再恢復到開戰前所具的規模;而且兩岸一水之隔,若是不能消弭敵意,必然後患無窮,天長地久必然還是隨時要捲土重來再啟戰端,此等惡性循環能夠獲得解套方案嗎?

當前述要項都思考過後,吾人就必須提問,雙方要是開始衝突,就算是已經達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同時亦達成戰爭目的時,除非台北或是北京政權傾覆,完全受到對方宰制能夠予取予求,否則就必須能夠找到終止戰爭的方案。在何種條件下終止戰爭,運用何種方式終止戰爭,就成為終戰指導最重要的內涵。

不論是透過停火協商正式議和,抑或是以八二三炮戰模式,透過單方面宣示停止炮擊,獲得沒有明文協議的終止衝突結局,凡此都必須預先推演。兩岸如何安排後續政治關係,雙方又要怎樣處理軍事敵對狀態,都必須思索透徹,才能精確下達終戰指導。

維護和平是領袖之責

最後就要談到開戰指導,假若不知如何收場,通常就不會魯莽動手;不知何處下車,絕對不會有人盲目搭車。因此開戰指導就必須依據終戰指導,以便與其能夠相互配套。若是貿然挑起戰端,到最後完全無法收場,就是因為邏輯思維上產生訛誤,未能牢記「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的基本道理。

身為三軍統帥,決定走上戰爭道路前,必須先有清晰的戰爭指導,否則不能輕易言戰,若只是逞口舌快意,卻未負責任地思考如何準確指導戰爭,就是暴虎馮河,匹夫之勇。台海發生戰爭是兩岸所有人的悲劇,我們無從預知大陸將如何應對中美不斷升高的摩擦,也無從推測兩岸是戰是和,但和平是台灣生存發展的基本方針,需自助方得人助。若本身未能盡責維護和平,豈能寄望鄉親和其他國家付出子弟鮮血,來收拾錯誤導演的失敗殘局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