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要站上道德制高點

主筆室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大陸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陡然升級,各省市逐一淪陷,除了西藏外皆傳出感染確認病例。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大陸地方政府的應對能力備受挑戰,武漢地區物資短缺問題格外嚴重。台灣面對危機,做好疫情防堵工作當然無可厚非,尤其春節期間,大批在大陸生活、工作的台灣民眾返回台灣過年,中間勢必存在潛在的感染者,必然會對台灣帶來風險隱患。政府管控大陸遊客來台,確保醫療資源供應無虞,都是當務之急。

但過度嚴厲的管制措施卻存在道德風險,行政院不斷升級針對陸客來台的管控,連陸生來台都受到限制,引發陸生群體的質疑。與此同時,行政院長蘇貞昌率爾宣布禁止口罩出口,更引來廣泛批評。誠然,政府優先保障台灣內部的口罩供應理所應當,但問題在於,台灣的疫情風險狀況是否已經到需要草木皆兵的地步?台灣的口罩供應是否已經到了吃緊的地步,必須依靠限制出口,方有可能提供有效保障?更重要的是,如果台灣的私人企業和民間團體基於人道考量,想要貢獻自己的物資支援大陸,政府又有何理由加以限制?

蘇院長的做法僅僅是基於防疫需要,或背後存在政治算計,想要助長社會的反中情緒,以堅壁清野方式與大陸作出切割,試圖以對抗大陸的方式來塑造自己捍衛台灣的形象。想要證明自己能夠保護台灣,又何必非要踩著大陸才能實現?換個角度來看,難道就不能在面對大陸時展現出道德高度嗎?台灣希望疫情當前之際,大陸應秉持人道精神,不要打壓台灣參與WHO活動,在這種情況下,台灣何不先秉持人道精神對帶大陸民眾?

誠然,大陸不應該打壓台灣參與經濟、社會、醫療、文化性質的國際活動,但這不等於台灣就可以自外於大陸疫情的防治工作,傳染病是全人類的共業,沒有人能置身事外,緊臨大陸、與大陸互動密切的台灣,更不能假裝置身事外。就算台灣堅壁清野,防堵所有大陸人來台,斷絕兩岸一切往來,也無法阻絕疫情的蔓延,因為生活在大陸的台灣人太多,台灣不可能不讓他們回來,事實上,現在確診的多數病例就是在陸台商,而不是來台陸客。如果做更壞的打算,一旦疫情失控,感染的病例從大陸民眾蔓延到外國人,台灣又將如何甄別?

換言之,台灣其實完全沒有選擇,唯一的選擇就是協助大陸抗擊新型肺炎,疫情得到抑制,台灣才會有真正的安全。事實上,其他國家都是如此考量,美國、日本、德國等國都積極參與大陸抗擊疫情工作,其中日本的表現特別突出。日本民間捐助的100萬個口罩已抵達成都機場,將轉運武漢。日本外相宣布,將全方位援助中國抗擊新型肺炎,安倍政府把新型肺炎指定為「政府指定傳染病」。居住在日本的所有人,包括中國遊客,一旦感染新型肺炎,日本政府基本上都給予免費治療。日本官方不再公布患者國籍,因為控制疫情與國籍無關。日本的表現在大陸民間社會掀起熱議,很多過去對日本存有負面觀感的大陸網民,也不吝給予讚許的評價,日本在大陸的道德形象藉此機會得到大幅提升。

反觀台灣全無大器,政府禁止口罩出口的訊息傳到大陸,引起大陸民間社會反感,所幸官媒非常節制,並未引發民粹風潮。事實上,無論台灣能夠作出多大貢獻,最重要的是道義上的支持,而不是物質的供應,政府的姿態遠比物質幫助重要的多。蔡政府這次的表現,讓台灣平白失去了爭取大陸民心的機會,也讓台灣在道義上徹底失去了正當性。

患難見真情,台灣社會還在爭論應否「以德報怨」的時候,其實已經走入死胡同,仇視與敵意模糊了台灣人的雙眼,看不清身為「人」,應該做出的選擇,政治算計讓自己淪為政治動物。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抗擊疫情工作正如火如荼,台灣依然有很大的作為空間。

政府現在應該做的,是拋開政治執念,全力以赴馳援大陸,不要計較大陸方面會如何面對,因為現在要體現的是身為人應有的道德關懷,台灣必須站上道德制高點,方能證明自己的獨特價值。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