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向台灣說再見始終是美國選項

主筆室
中國時報

蔡英文總統因「台美關係40年來最佳」及「抗中保台」的選戰策略奏效,得以高票贏得連任;選後民粹聲勢更加高漲、台海緊張情勢同步升溫、中美關係亦因新冠疫情而惡化。面對中、美、台三角均衡關係的解構,相信蔡總統正努力思考,未來4年如何處理攸關國家安危的台美與兩岸關係定位。

美國總統川普當選總統之際,恰逢美國全方位檢討中國大陸崛起,並重塑國家安全戰略初獲結論之時,4年來,在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兩人「讓美國再次偉大」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目標及強勢特異領導風格的雙重撞擊下,加上兩岸因「缺乏共識基礎」而中斷正式溝通管道,美、中、台三角關係結構呈現「大崩潰」凶兆。

在美國決策菁英的認知中,台灣有別於區域內其他盟邦,無論地緣政治、經貿鏈結、軍事部署,甚至民主實踐與文化根底,都具備極特殊的地位與功能。美、中長期競爭對抗態勢既已形成,台灣近可以為「抗中」的棋子,遠可以為「變中」的因子。不過,這一切價值並不構成美國「保台」的必然要件。

美中台三角大崩潰

川普的白宮對中鷹派,先有首席策略長班農,後有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兩人皆深知北京對「台灣問題是中、美兩國之間最重要也是最敏感核心問題」的一貫堅持,也曾以不同方式與力道著墨於台美關係,然而兩人皆因不同的外交政策見解先後離職。相對地,在「經貿即國安」掛帥之下,對中強硬的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仍舊獨領風騷。

納瓦羅為2015年出版的著作《臥虎:中國軍國主義對世界的意義》,曾訪談以「攻勢現實主義」享譽學界的芝加哥大學政治系教授米夏摩。米夏摩2013年曾來台,在中央研究院發表「中國崛起陰影下的台灣」演講,認為美國應該放棄台灣,震撼台灣學界,隔年他將相同論點在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發表〈向台灣說再見〉,該雜誌2018年重刊該文,更名為〈台灣安息吧?〉。

美國鷹派菁英固有「挺台」之主張,卻不乏「棄台」之論調,認定中國在不斷發展強大的同時,台灣無論接受北京的條件或是持續拖延,終將無法避免成為中國的一部分。

美國總統大選將於11月3日舉行,在多數政治專家認知與概括性民意調查中,川普總統的勝算仍大於民主黨的拜登與桑德斯,各國政治觀察家也多以川普續任4年,作為國際形勢分析的基礎;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已引發全球化的經濟金融、人員流動、資源分配、交通運輸、國際產業分工製造斷鏈等危機,也對國際強權結構帶來巨大衝擊。

美國疫情能否順利管控,川普在選戰中能否不受傷,實屬未知。習近平是否因疫情而在黨內與內部政治中由強轉弱,亦超乎臆測。未來4年,美、中形勢移轉既有著極大不確定性,「倚美脫中」是否為台灣最佳利益,斷難定論。

台灣在地緣戰略上,固有扼控中國大陸海岸線與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關鍵中央位置,對美國與中國大陸而言,既互可為長城,亦互可為跳板,雙強擂台即以此為重心。自2016年蔡英文總統就任以來,中共人民解放軍展開遠海長航訓練,共軍飛機軍艦在台灣周邊巡航已成常態。美國針對解放軍的遠海航訓,開始公開太平洋美軍機艦航經台灣東西兩側海空域的訊息,除向大陸示警,亦有強化台灣心理安全的用意。

兩岸絕不可情緒化

然而,台灣與大陸距離僅75至100浬,在地理條件束縛下,美國在台海周邊用兵,始終面臨「陸近而美遠,陸快而美慢,陸眾而美寡」的現實,隨著大陸軍事力量提升,美國受到的地理束縛與日俱增,更何況沒有任何美方官員敢將《台灣關係法》中「總統和國會將依憲法程序,決定美國應付上述危險所應採取的適當行動」的條文,斬釘截鐵做出出兵保衛台灣的保證。

兩岸交流協商須有雙方可以接受的「共識基礎」,蔡政府在「內防賣台,外防棄台」的條件下,除非在戰略上決定全面「倚美脫中」而不悔,否則對國台辦所稱的「撼山易,撼『九二共識』難」,即便心緒上與原則上千百個不情願,仍須理智、冷靜估算可操作與解釋的替代方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