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國民黨拚得過民眾黨嗎?

主筆室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2020大選國民黨的慘敗,已不只是一記當頭棒喝,提醒國民黨必須改革,而是一張病危通知單,正告國民黨必須擺脫保守僵化、信奉權威、遠離基層、不接地氣的官僚文化,必須重新迎回選民的信賴、信任與信心,否則就可能死亡。

國民黨已掀起改革聲浪,也成立改造委員會,但呈現在選民眼前的卻是老生代打死不退、中生代不願承擔、青生代嚴重斷層等現象,前景堪憂。更嚴酷的是,當國民黨還陷在歷史糾葛與內部動亂,為黨名和九二共識爭執不休的同時,民進黨已開始布局長期執政架構下的美台與兩岸關係,民眾黨也展現旺盛企圖心,希望取代國民黨,成為制衡執政黨的主力。

國民黨與民進黨交手30年,如今江河日下,對甫獲817萬新民意的蔡英文而言,可能已經不是對手。具體來說,由於藍綠意識形態的歧異及社群媒體打造的同溫層效應,加上國民黨支持者年齡偏老,隨著一次一次選舉,國民黨支持者將逐漸減少,民進黨大可忽略國民黨的存在,反而這次選舉獲得近160萬政黨票的民眾黨,可能才是真正的對手。

柯文哲這次並未參選總統,但選戰過程中,無論在議題創造或媒體聲量上的表現都不容小覷。民眾黨不談統獨,主打民生經濟議題,正是國民黨過去的勝選方程式,也是2018年掀起「韓流」把綠地翻成藍天的關鍵因素,但總統大選國民黨選擇意識形態路線,選舉結果證明,選民對國民黨的統獨主張不買單。

從這個角度來看,一旦統獨牌被民進黨抓住,經濟牌被民眾黨搶走,國民黨就會陷入左右夾擊的困境。尤其馬政府8年任期平均經濟成長率3.31%,比陳水扁時代更低,蔡英文4年只有2.72%,對一般選民而言只是「一樣爛」,國民黨比較會拚經濟的社會印記早已隨風而逝。國民黨擅長拚經濟的想像,其實是對蔣經國時期的懷念,隨著經歷台灣經濟起飛年齡層的凋零,國民黨的經濟牌神話也越來越失靈。

其次,2020的選舉結果也可以明顯看出,地方派系已然式微,長期經營選區、家族勢力龐大的顏寬恆,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主打意識形態與網路人氣的空降陳柏惟打敗。一向仰賴地方派系的國民黨,2022年必將面對民眾黨的強勢挑戰。柯文哲已公開放話,下次地方選舉,民眾黨要遍地開花。地方議員選制有利小黨,民進黨區域立委今年在超級艱困環境下,大多數輕騎過關,可見選民黏著度夠強。面對糧草豐足、兵強馬壯的民進黨和蓄勢待發的民眾黨新銳力量,國民黨的堅困可知。

第三,長期以來國民黨國會問政表現不佳,攻防運作總被民進黨玩弄於股掌之間。幾位具單兵作戰能力、問政表現優異的立委,如林麗蟬、李彥秀、柯志恩等,此次或成為不分區名單的遺珠,或政治海嘯受災戶。相比之下,嫻熟網路運作的柯家軍,確實可能爭取到對國民黨表現不滿,卻礙於意識形態不願支持偏綠小黨的中間或淺藍選民。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點,孱弱的國民黨空有15位縣市首長、19位地方議長和近40席立委,卻未能展現出最能抗衡民進黨的意願與能力。反而是柯文哲和民眾黨能在諸多議題上與綠營論述抗衡,尤其是在網路與年輕人這塊。未來倘若再掀起「討厭民進黨」的浪潮,乘浪者反而可能是民眾黨,而非老態龍鍾的國民黨。

但柯文哲和民眾黨不是沒有弱點,柯文哲的「國家定位論述」與「兩岸一家親」具體內涵,仍然模糊,民眾黨的國會問政能力尚待檢驗,國民黨也不是絕對沒有輾壓民眾黨的機會,關鍵在國民黨能否起死回生?

從2014年以後的選舉來看,得中間與年輕選民者得天下,國民黨的改革要成功,就必須以爭取這兩者為主軸,而不是專注在泛藍選民。但就目前國民黨從老生代到新生代所提出的各種改革方案看起來,走出同溫層的機會渺茫。

國民黨要再生,不是「改革」所能達成,而必須要「再造」,如同企業再造,絕不是改組董事會、撤換經理人、改寫營運計畫就能達成,而必須要重新審視市場、競爭對手、消費者的需求、自己的優勢與劣勢,確定新的市場定位後再進行改革。也就是說,國民黨必須從體制外進入體制內,重新認知外部環境後再進行通盤改造,而不是體制內的小改小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