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國際人士慎勿墜入中共大外宣陷阱

台灣新生報

中共武漢肺炎一場全球瘟疫,掀翻人類的各種常規思考,包括政治、經濟等等各方面,異見各有理由,惟不能墜入中共的陷阱之中。

中共在武漢肺炎初期隱匿疫情,造成世界大災難,深怕「八十國聯軍攻北京」遭索鉅額賠償,在國際搞統戰大外宣,堅決否認武漢肺炎病毒來自武漢,並甩鍋美國,再把延誤疫情造成全球散播傳染硬拗成武漢人民承受病毒的肆虐,讓病毒延緩向世界擴散,竟然宣傳說「世界人民欠武漢人民一個道歉」,接著僅公布極少數確診及死亡的病例,對外國大外宣聲稱其疫情受到控制等等,並以防疫抗疫大國自居,令知之者扼腕,不少國際媒體大加撻伐,但是法國某著名的政要竟然全然接受中共國際搞統戰大外宣的宣傳講法,對西方自由民主社會制度發生疑惑,而對專制集權產生幻想,令人匪夷所思。

法國該名政要認為西方自由民主社會制度在面對瘟疫時,似乎比不上中國的專制集權制度,並以武漢肺炎為例,指前者確診及死亡數遠超過後者,據此推論制度的優劣。事實上中國是思想禁錮與新聞控制嚴格的國家,武漢肺炎在中國造成多少人確診與死亡,只有中共領導人知道,甚至這個國家可隨時改變數字,例如,當西方國家染疫確診與死亡人數超過百萬人暨二十萬人時,中共公布的人數被人高度質疑與恥笑,中共竟因而將武漢的肺炎死亡人數由公布的三千多人調整為四千多人,真是貽笑大方,世界各國領袖早就懷疑中共公布的確診與死亡的數字是假的,有些歐洲國家領袖更含蓄指出「中國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

西方自由民主社會制度雖然不是很完美的制度,最起碼是人類三百年來比較能被接受的社會制度,因為此種制度始自天賦人權,個人的自由獲得保障,縱使面臨此次世紀大瘟疫,政府的民主機能及人權的保護依然可無礙運作,像德國,國會依然正常進行監督政府,保護人民權利;反觀中國專制集權的共產黨政權,政府更加高度監控人民,人權被賤踏至極,任何人只要意見與當政者不同,又擅自表達出來,至少會被官方拘禁寫悔過書,更有些人會突然消失,這就是民主與專制的差別。法國是共產主義的發源地,該名政要卻不瞭解共產黨專制的本質,徙以一次瘟疫的死亡狀況立判民主與專制的優劣,誠然令人驚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