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大學師資供需失調,教學品質堪憂!

師資是影響高校教學品質的關鍵因素之一。(示意圖,資料照)
師資是影響高校教學品質的關鍵因素之一。(示意圖,資料照)

面對少子化浪潮,越來越多私立大學陷入經營困境,因此立法院日前通過《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將私校退場機制化。但是,目前大學教育的關鍵問題之一—師資供需失調問題,卻遲遲未見教育部拿出有效政策,長此以往,恐將降低高教教學品質,甚至弱化國家競爭力。

師資是影響高校教學品質的關鍵因素之一,幾年前即有教育界人士擔憂大學教學品質實在不高,原因之一正是生師比太高;數年已過,高校教師供需失調問題卻依舊是年年討論、年年無解。

根據教育部統計,一0五年學年大專校院學生人數為一百三十點九萬人,一一0學年已萎縮到一百一十八點六萬人。按理說,倘若學生人數減少、教師人數持平,則生師比應該呈現下降趨勢;但是,同期間大專校院教師人數也從四點八萬人減少到四點五萬人。以生師比來看,一0五至一0九學年的確從二十三點三降到二十一點七,但一一0學年卻反彈到二十一點九;換言之,學生人數固然減少得很快,但教師減少的速度更快,導致每一位老師面對的學生數不減反增。

再進一步而言,過去教育部長陳良基曾提出生師比可以降到十八以下的理想,但目前則是漸行漸遠。倘若再與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國家大學平均生師比十五點一(一0八學年)比較,如果台灣再不急起直追,更恐怕會看不到OECD國家的車尾燈。

生師比過高的問題,在私立大學較為嚴重,主因在於私立大學學費未能鬆綁。跟主要國家比較,一般私立大學學費占人均GDP的比重在台灣為百分之十三點七(一0八學年),日本是百分之三十點一,美國是百分之五十一點二,南韓最高者介於百分之三十七點三至四十點五(一0七學年)。私立大學幾乎年年呼籲學費自主,甚至國立大學也有此主張,但學費一直凍漲。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學校經費緊促,增聘專任教師降低生師比就只能再等等。

然而,面對評鑑壓力,以兼任教師「替代」專任教師在私立大學成為普遍現象。去年十月張菊芳、林國明、賴鼎銘三位監委公布調查報告即指出,台灣所有大專校院兼任教師數於九0學年為二萬七千一百一十一人,一0九學年已增加到四萬二千三百六十人,專任、兼任教師逼近一比一;逾半私大兼任教師占比達五成以上,部分私大甚至高達八成。兼任教師固然都符合資格,但占比如此之高,教學品質勢必更難控管。

大學寧願多用兼任教師,卻吝於增聘專任教師,仍與辦學經費有關:大學不但不用給付給兼任教師薪資,甚至到去年底超過半數私大已二十八年沒給兼任教師調高鐘點費,今年軍公教調薪百分之四絕大多數兼任教師也都沒份。大學廣聘兼任教師的另一個原因是,根據教育部規定,計算生師比時,四名兼任教師可以折算一名專任教師,因此兼任教師既可幫學校省錢、又可幫學校應付評鑑需求,大學、尤其是私大何樂不為?

諷刺的是,據估計未來十年將有八千名大學教師退休,但找不到大學專任教職的流浪博士卻又滿街跑;而且國外大學、企業高薪禮聘,許多留學博士不願回台任教,台灣博士生人數又連年下滑,大學教職供需失調的問題恐將更加嚴重。倘若教育部再不拿出決心改善這些問題,大學教學品質恐將繼續一點一滴地遭到侵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