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幼童遭教保員舌吻 教局處理慢半拍

·2 分鐘 (閱讀時間)

北市幼兒園教保員竟然出現「不當的行為、不當的管教」,日前北市議員許淑華踢爆,北市非營利幼兒園竟然發生任教的女教保員,疑似舌吻一名年約3~4歲的幼童,原因是說小朋友不乖,然後就用嘴巴直接對幼童舌吻、去舔幼童的手,被家長發現後,該名教保員竟還辯稱「這是南部的管理方式」,令人質疑這根本是性騷擾。

遭到投訴的幼兒園裡,約有三名小孩受到女教保員的騷擾,其中有一起是在今年十月五日發生,十月十六日通報第3名案例,台北市教育局到十月廿九日才派員到幼兒園調查、訪談及做紀錄。

事發當下,幼兒園並沒有立刻通報,只反映老師聲稱一切都是誤會。直到十四日家長在到幼兒園要求看監視器後,才發現此誇張行徑。教保員在事發後已離職。教育局回應,會追究幼兒園未在廿四小時內通報的相關責任;涉及性平爭議,可依兒少法送社會局,對幼兒園進行處罰。

錯誤的教導方式,若未被發現,恐誤孩童一生。這樣的教導方式也的確會影響到三名孩童的身心靈,雖然孩童已轉到其他幼兒園就讀,但這件事卻深深烙印在幼小的心靈,對他們造成揮之不去的童年陰影;若幼童有出現明顯的失眠、焦慮及憂鬱情緒、創傷後壓力症,進而影響生活適應、人際互動、課業學習,則應先至兒童心智科就診,請臨床醫師進行臨床評估與診斷分析。

然而,在行政流程上也應做改善才行;教育局接獲通報後十日內會展開調查,在十一月十四日時會將報告送到社會局調查,才能確定懲處,在這冗長的程序裡,該名女教保員很可能已到其他幼兒園任教。建議可以在通報流程的程序上,教育局和社會局應採雙軌進行、同步調查,才能有效利用時間;另外,應建立受害兒童輔導機制,藉以輔導孩童的身心靈。

幼兒園是孩童第二個家,教保員是孩童在幼兒園的生活中最為親密和信賴的人,建議針對不適任的教保員,除了先暫停任職或要求不能轉職之外,在這段期間也需對教保員再教育、再做品德輔導;也才能遏止這樣的情形再度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