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從SARS死亡率談疫情危機感

主筆室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對自己的醫療體系非常有信心,到目前為止,政府圍堵武漢肺炎侵襲也表現不差,確診病例未見大幅增加,病患也受到良好照顧,已有人完全康復。從武漢接回來的台胞也順利進入隔離處所,其中雖出現第11例確診,但至少是在防疫單位掌控之下,病毒不至於蔓延。

不過大陸疫情三級跳,確診病例已超過2萬,死亡人數超過SARS。大陸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認為,疫情目前仍處於上升期,估計要2、3周後才會達到高峰。比照SARS經驗,香港疫情爆發與高峰期比大陸晚1個月,台灣約晚兩個月。那麼台灣肺炎疫情爆發期約在3月、高峰期約在4月間。台灣眼前的平靜,不能排除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絕不能掉以輕心。

全球各地紛紛出現疫情,部分地方已出現本土性病例,我們不知道疫情會擴散多大、持續多久,拒病毒於境外的防線或能守住一時,但能不能一直守下去?因為一個不經意的疏忽就可能出現漏洞,例如曾搭載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的「世界夢號」郵輪,曾停靠基隆港,上千名旅客行跡遍布基隆、新北、台北等市,這艘郵輪到高雄港時才獲得通報予以管制。

回顧2003年SARS經驗,台灣的表現其實不如想像中好,台灣確診346例,比香港1755及大陸5327例要少,但死亡率達21.1%,比香港的17%及大陸的6.6%都高一大截。確診數低於台灣的新加坡與加拿大死亡率分別為14%與17%,醫療表現優於台灣。

國人對SARS期間和平醫院封院風暴記憶猶新,其中涉及政府治理、醫療體系的應變、管理、政府與人民溝通的能力、社會的道德意識與人性幽微面等複雜因素,醫護人員受到嚴重感染,和平醫院頓時陷入失序狀態,其中最該被檢討的是政府。

這次武漢肺炎侵襲,政府拒病毒於境外表現不錯,但一波又一波的口罩之亂,卻讓人對政府治理能力憂心不已。台灣經歷過SARS重創,對戴口罩、隔離、自主管理等都有經驗,對流行性疫病也頗為敏感,當武漢肺炎引發全球杯弓蛇影,民眾的口罩需求必然大幅增加,若供應不足就很容易引發恐慌。其實政府只要掌握口罩存量、最大生產能量、可能進口數量,就可以制訂出有效、可行的政策,經有效宣導、一以貫之,民眾就會相信政府有能力保護老百姓,不產生恐慌情緒,接下來才會安心遵守政府各項防疫措施,防疫措施就可以成為圍堵疫情的保障。

但口罩之亂令人傻眼,行政院長蘇貞昌一開始說口罩「一定夠」,事實上台灣1天只有320萬片產能,其餘大部分仰賴進口,且多數來自大陸,如今大陸自己都不夠用,豈有餘力外銷。後來宣布國軍投入工廠幫忙趕工,又發現口罩原物料短缺,即使國軍支援3班24小時趕工,原料來源不夠,口罩還是做不出來。

台灣有2300萬人,一天320萬片顯然不夠。政府原本建議民眾戴口罩自保,後來又說台灣還沒出現社區傳染,除了去醫院、密集空間或免疫力差的人,其餘可不必戴口罩。但政府決策高層和一般民眾的心情完全脫節,高官可以搭私人公務車上下班,但民眾上學通勤是要搭捷運或公車的,尖峰時間人擠人當然要戴口罩,不說有令人聞之色變的武漢肺炎,此時常見的流感和一般感冒,口罩豈能少?身體不舒服或要去拿藥的人,上醫院診所都要戴口罩,如今進入各公私機關行號也要戴口罩、量體溫才能入內,你說民眾是不是需要口罩?

如今一罩難求,民眾連跑好幾家門市也買不到1片,口罩工廠外徹夜排起長龍,這些消息經過傳播,製造出強烈的集體恐慌,愈是買不到愈是焦急。政府一下子規定超商1人買3片,大家追著送貨車跑,沒隔幾天又宣布改用健保卡到藥局每7天可買2片。一看到這個新規定,民眾的感受是,其餘5天怎麼辦?心裡更慌、更焦慮,於是你搶、我搶、大家搶,結果是你罵、我罵、大家罵,社會陷入集體憤怒與恐慌。

於今之際,政府須把防疫視同作戰,全部可能的情境都要進行模擬,並及早作物資與醫療的準備。疫情當前應以防疫為先,寧可承受必要的經濟損失,也要減少不必要的風險,中小學延後開學,雖造成家長若干不方便,卻是必要的,大形活動宜延期或取消,減少人群聚集方為上策。民眾更要想方法自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