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快篩傳奇演不完,真是政治干擾防疫?

國民黨副秘書長王育敏說明快篩之亂。(取自國民黨網站)
國民黨副秘書長王育敏說明快篩之亂。(取自國民黨網站)

在野黨立委近日狂轟黑心快篩,甚至也有民進黨立委加入開砲行列;相對的,除了食藥署署長吳秀梅忙著招架之外,民進黨立院黨團也要求在野黨「別用政治干擾防疫」。快篩試劑被行政院長蘇貞昌稱為防疫「關鍵物資」,面對接二連三爆出的「快篩傳奇」,如果無法確實釐清問題發生的原委,恐怕才真的會變成干擾防疫!

這波疫情大爆發導致快篩試劑需求暴增,快篩之亂讓許多民眾再次飽嘗大排長龍、一劑難求之苦。五月二十五日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就爆料,有公部門三、四月就向快篩平台下單,國產一劑五十九元、進口一劑九十五元,卻等不到貨;可是,國產快篩廠商卻仍照常出貨給藥局,當時市售價格為每劑一百八十元。她質疑,「廠商利字當頭、拿國家徵用當藉口遲不出貨」,「要求指揮中心正視處理,廠商不該趁機發國難財」。質言之,疫情指揮中心對於快篩試劑的價量掌控,在此一爆料中就已有啟人疑竇之處。

事實上,在此一爆料之前,快篩傳奇就已上演趴一。五月四日國民黨立院黨團踢爆,衛福部緊急向高登環球採購一千七百萬劑、價格估計為十六點五億元的快篩試劑,但高登卻只是個資本額兩百萬的小吃店變身,而且高登董事長還有詐欺前科。這個「小蝦米吃大魚」的情節本來就已令人嘖嘖稱奇,詎料之後高登沒有緊急採購,反而是緊急棄標;當時,陳時中就指,「政治干預商業,這樣不好啦」。問題在於,如果採購流程一切合法合規,高登大可正大光明履行合約,如此瀟灑地放棄十六點五億元龐大合約的「高風亮節」,豈不是正在書寫當代傳奇!

近日快篩傳奇上演趴兔,大鑫資訊進口且已在台售出的兩百多萬劑快篩,發生無效黑心快篩問題。據國民黨數名立委及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掌握的資料,大鑫資訊於五月十日向食藥署申請「富樂快篩試劑」緊急授權(EUA),五月十三日醫優公司就發函衛福部表示「該款快篩靈敏度只有百分之三十四,且有偽冒品流入市面」,但衛福部卻遲至六月十日才回函撤銷EUA。僅從此一過程來看,食藥署放任黑心快篩流竄將近一個月,有沒有行政疏失?本就已該進行調查。

接著,民代又陸續爆料,大鑫資訊本來只是在做印表機、墨水匣的廠商,而且資本額僅五百萬,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吃下一點六億元、其中僅高雄市政府就有九千五百萬元的標案,顯然也是「小蝦米吃大魚」。大鑫資訊執行長黃南競已因黑心快篩案遭到收押,莫非朝野立委、民代都不該「政治干預」,而應該眼睜睜地看著大鑫資訊惦惦地、一口一口地吃著大魚?

這齣傳奇再挖下去,原來不只高登、大鑫「跨界」進口快篩,國民黨立委再爆料,前前後後三百二十六家廠商申請快篩EUA,僅三十五家過關;這三十五家廠商中,有資本額僅五十萬元的傳銷公司、有社區藥局轉型的生技醫藥公司、有倒閉遊戲業者東山再起的公司;這些公司不僅通過食藥署嚴格考驗,而且都是「跨界」勝出,完全印證「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可能性;而且,如此「勵志」的情節不知羨煞多少年輕人!

只不過,蔡總統一再期許生醫產業可以成為台灣下一個兆元產業、可以成為走向世界的關鍵力量;但是台灣現有諸多生醫企業竟然還打不過高登、大鑫等等「跨界」業者,豈不令人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