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挑戰法治不可能贏得人民信賴

民主必須建立在法治的基礎上,司法不容許任何人挑戰,更不得以任何手段影響裁判,挑戰司法等同柔性政變。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行政院、總統、監察院認為國會改革法案違憲,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及暫時處分,憲法法庭前天就暫時處分行準備程序,藍白及綠營雙方唇槍舌戰。立法院國民黨團昨天又另闢戰場,舉行「憲法法庭到底在捍衛誰的民主法治?」記者會,發動輿論戰,指控大法官對國會改革釋憲案火速開庭,還跳下來幫民進黨「助拳」,把法庭當成民進黨圍毆場;不僅武器不對等,大法官心有定見,甘為民進黨看門狗,令人對緊急處分結果不敢樂觀云云。企圖透過輿論壓力,影響大法官裁決的用意十分明顯;同時也為裁判結果不利己方時,預留一些相罵本。基本上都是政治動作,缺乏民主素養。法治不容挑戰,何況裁決都還沒下來,就急著抹黑大法官的形象,無非對國會改革法案的正當性並無把握,才會出現防衛過當的表演。

藍白攻擊重點聚焦在程序不正義、資訊不對等、大法官有立場。藍委翁曉玲抱怨,整個程序太急迫,準備起來非常吃力。陳玉珍說,過去國民黨就前瞻建設條例聲請釋憲,花了八個月察查,這次卻光速般在幾天內通知開庭。事實上,聲請暫時處分是因事態具急迫性,跟一般釋憲案情況不同。有關總統國情報告及人事同意權行使等規定,程序上存在明顯瑕疵,實體上破壞權力分立,對憲政秩序及憲法基本原則造成破壞,所導致的公益損害不可回復,具有急迫性,當然拖不得。至於黃國昌質疑,憲法法庭未將聲請書送達立法院,他得主動聲請閱卷才看到書狀,未保障當事人聽審請求權。而行政院等三機關聲請案是否受理及憲法法庭何時評決、透過何種程序受理,他完全不知道。審判長許宗力當下回應,審理規則規定,對於暫時處分可以行準備程序,所有聲請案都有公告上網,聲請書也公告上網,且相關機關已經閱卷,裁示「開始進行準備程序」,完全依法行事。

大法官可以被批評,但必須言之有物,且等做出裁決之後,再來批駁也不遲。賴總統簽署國會職權修法法案後,表明將向憲法法庭聲請釋憲以及暫時處分。當時藍委羅智強就呼籲大法官不要把自己當成民進黨的看門狗。更早以前,羅智強曾對大法官開砲,指這一屆大法官都是民進黨提名,大家都知道他們的立場和傾向,可見藍營心存偏見。大法官制度運作七十餘年,做出八百多號解釋,絕大部分是在國民黨主政時期完成,對國家憲政體制的維護與人民基本權利的保障,發揮一定作用,受到各方敬重,綠營人士也未指責大法官是國民黨看門狗。美國最高法院日前裁決,總統任職期間的「官方行為」享有免於刑事起訴的「絕對豁免權」。這項裁決保證川普在十一月大選前,不會因他任期最後鼓動國會暴力行為受到審判。拜登警告,最高法院的裁決設下一個「危險的先例」,如果川普重新入主白宮,將利用這一點。拜登的批評不無道理,但他也必須接受大法官的裁決。何況,裁決之前拜登可沒有說三道四,企圖影響大法官判斷。這就是民主風度,尊重法治的精神。藍營想贏得人民信賴,就不要輕意挑戰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