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提防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的對台效應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的第三份歷史決議為習近平的永久執政道路打造理論基礎。(路透)
中共的第三份歷史決議為習近平的永久執政道路打造理論基礎。(路透)

中共第十九屆六中全會十一日通過中共黨史的第三份歷史決議,通篇文字拉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歷史地位直追毛澤東及鄧小平,不僅宣告他的時代已經全面到來,也連帶為他明年起始的永久執政道路打造理論基礎。面對強勢掌權的習近平,台灣沒有玩弄民粹動員、炒作兩岸敵意的本錢,更不能縱容民進黨把兩岸關係當成藍綠對決的政治工具,以免誤判情勢。

值得注意的是,雖說這份《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是中共史上第三次歷史決議,卻並非完全著墨在回顧自我,其中提到的台灣及香港問題,顯然有其政治目的。與前兩次歷史決議的最大不同之處,在於最新決議公報淡化中共過往歷史錯誤,而是著重在彰顯習近平近十年的重要政績,因為毛澤東讓中國人「站起來」、鄧小平讓中國人「富起來」,而習近平更進一步要讓中國人「強起來」。

從這三次歷史決議的背景可發現,每次發動決議的人,必然成為中共權力鬥爭的最後勝利者:毛澤東建立中共政權、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習近平則邁向富國強兵。然而,由於習的領導權威並非是自己打下,所以這次決議內容不單單是總結中共過去百年的歷史,更要像評論所言,習近平是要「取得其個人思想道統和領導地位法統的全面合法性」,確立其繼往開來的新時代地位,並展開與美國爭取國際輿論主導權之戰。

既然攸關習近平的歷史地位,這份決議公報不可避免地提到台灣問題,其中重點包括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分裂行徑、反對外部勢力干涉,以及牢牢把握兩岸關係主導權和主動權。雖然這只是片面反映中共官方立場,卻也看得出來,解決台海紛爭是習近平下階段的執政重點之一。換言之,中共雖然還沒有明確的兩岸統一時間表,卻也不容台灣無限期地拖延兩岸統一的進程,國人皆應審慎以待。

不可否認,中共這幾年的強勢姿態,確實引發各國反感,也給了台灣拓展國際空間的難得機會。尤其當中共一再以武力脅迫台灣就範時,各國競相聲援,甚至以聯合軍演等方式,展現反對中共片面破壞台海現狀的決心,這些都是我國的最佳幫助,政府應順勢降低台海衝突的風險。

美國與大陸正進行一場強權競賽,這也是習近平拉抬他在中共黨史地位的關鍵時刻,絕不容許華府拿兩岸問題當成防堵其尋求大國地位的籌碼。美國固然多次表態,願意協助台灣自我防衛,卻從未承諾會出兵協防台灣。由此觀之,民進黨炒作共軍威脅、美軍協防的仇中敵意,除了對其選票有利之外,對台灣安全毫無實質意義。

國人務必留意,決議公報提到「推動香港局勢實現由亂到治的重大轉折」等文字,等於已為習近平處理涉外事務定調,也為將來的兩岸關係走向埋下伏筆。畢竟中共對台政策向來以「一國兩制」為基調。台灣當然不會接受,卻也必須提出反制對策,方能抵銷其壓力。

習近平已經完成其延任的法理基礎,也不排除與美國進行必要的對抗與妥協,夾在兩強之間的台灣不可能置身事外。台灣固然有民主國家的支持與聲援,卻也不能忽略各國執行其「一中政策」對我國國際參與的侷限,這就是國際現實。台灣應提出足以對抗中共的兩岸論述,而不是一昧地逃避,方能爭取兩岸互動的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