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日本修憲若走鋼索,東亞局勢將掀駭浪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踵繼安倍遺志,國會席次也跨越修憲門檻,但修正第九條仍面臨民意壓力。(路透,資料照)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踵繼安倍遺志,國會席次也跨越修憲門檻,但修正第九條仍面臨民意壓力。(路透,資料照)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身亡之後的參議院改選結果,贊成修憲席次超過發動修憲門檻,讓日本修憲議題再度浮上檯面。日本是否修憲,其他國家本應無須置喙;但由於可能碰觸敏感的第九條,亦即日本自衛隊的憲法地位、甚至日本「再軍事化」、乃至於日本「和平憲法」是否質變的問題,因此不僅東亞的中共當局、南韓政府先後表態,美國媒體也出現正反不同觀點。

日本現行憲法係於一九四六年公布、一九四七年實施;儘管這部憲法已實施超過七十五年,但至今完全沒有修改過一個字。日本制訂這部憲法的背景是,當時以美國為首的盟軍總司令部(GHQ)監管日本,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將軍一方面冀望日本民主改革,另一方面提出新憲法草案,經由昭和天皇送交國會,最後由國會貴族院、眾議院微調修正通過。因此這部規定日本不能成立軍隊的憲法,被支持者認為是「和平憲法」,但反對者認為是「麥克阿瑟憲法」。

日本憲法實施不久全球即進入冷戰,因此一九四八年吉田茂再次出任日本首相,美國即希望日本「再軍事化」,但吉田仍堅持日本憲法加以反對。之後吉田在外交、軍事方面扈從或依賴美國,全力發展經濟,日本遂在「吉田主義」引領下國力快速提升。一九九0年代冷戰結束,日本湧現「國家正常化」聲浪,安倍晉三也朝此一方向推進。簡言之,安倍的「正常國家」雖仍以振興經濟為主,但主張修改憲法第九條,但這卻觸發日本是否又要走向軍國主義路線的爭議。

事實上,由於七十五年未修的憲法早已與現實脫節,修憲在日本幾乎已是共識,二0一三年NHK民調贊成修憲者達四成二,今年五月三日日本行憲七十五週年時,《讀賣新聞》、《朝日新聞》公布的民調也都過半同意修憲。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是否應修改第九條的問題,不是反對者居多,就是兩派僵持不下。因此,儘管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踵繼安倍遺志,國會席次也跨越修憲門檻,但修正第九條仍面臨民意壓力。

再進一步而言,從安倍所主張的第九條修正方向來看,並不觸及永遠放棄發動戰爭、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交戰權,但主張自衛隊入憲;如果單純從日本自衛隊不具憲法地位而言,此一修憲主張理應爭議不大。但是,根據「全球火力」的二0二二軍力排名,日本高居第五;澳洲智庫洛伊研究所去年公布的報告,日本海上控制力、海上力量投射都居全球第三。如此強勢的軍力,難免引發修改憲法第九條即有牴觸、推翻「和平憲法」之疑慮。

由於日本修憲前景不明,南韓外交部官員雖強調「避免直接談到日本內政」,但也呼籲日本需要秉持「和平憲法」精神;中共當局外交部雖點到為止地表示「希望日本汲取歷史教訓,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但發言人趙立堅卻在微博轉貼立場強硬的《環球日報》社評「不可打開修憲的魔盒」。即使美國媒體也立場兩極,《華盛頓郵報》建議美國政府支持日本修憲,讓日本軍事正常化;《紐約時報》刊登的一篇評論卻認為,「現在不僅是日本告別安倍晉三的時候了,也是告別他的民族主義重整軍備議程的時候了」。

質言之,日本修憲或許可以波瀾不驚,但倘若日本走上鋼索,國際局勢恐將掀起驚滔駭浪。台灣身處東亞,尤應密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