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日本馳援武漢的智慧

主筆室
中國時報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湖北、浙江、河南至少20個城市宣布「封城」,截至2月4日大陸累計確診病例2萬485例,死亡425例。北京以堅壁清野方式阻絕疫情擴散,但未見成效,世界各國因中國停止海外旅遊,各國也紛紛採取嚴格的邊境檢疫管制,暫未出現疫情失控。

疫情出現長期化及向全球擴散趨勢,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不容小覷,各國多不敢掉以輕心,東亞區域與中國經濟的連結比歐美國家深,更難置身事外。尤其日本,繃緊神經關注疫情變化並積極應對,這不僅攸關日本國民健康,更為日本經濟之所繫。日本日興證券估算,新型肺炎疫情造成第1季日本經濟成長下挫0.4%,初估約5000億日圓損失,若疫情長期化,對日本產業的衝擊難以估計。

面對疫情,日本不自掃門前雪,只求邊境管制阻斷病毒於境外,反而雪中送炭馳援中國,雖知防疫資材可能吃緊,仍然緊急運送醫療物資到武漢,日本認為,只有協力中國平息疫情,世界才能真正擺脫新型病毒的威脅。救援物資外箱印上偌大的「加油!中國」4個字外,還印出唐朝鑑真和尚赴日弘法留下的「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偈語,道盡日、中斷也斷不開「絆」(kizuna)的關係。「絆」這個漢字,是2011年「311大震災」那年票選的年度漢字,也彰顯了日本風雨故人來的厚誼。武漢華中師範大學台灣與東亞研究中心副主任汪濱直言,「安倍讓日本在中國的形象加分很大」。

在疫情危機中,「安倍外交」展現日本異於美國現實主義的獨特外交思維,這種日式思維並非安倍獨創,而長期貫穿於日本對中國的外交。日、中之間存有地緣政治的矛盾,但兩國關係始終建立在互惠的經濟關係上,此即2006年安倍初任首相時所揭櫫的日中「戰略互惠關係」根本所在,此乃以全球視野,藉日中合作為東亞整合奠基,對世界和平與發展做出貢獻,日本前駐中大使宮本雄二稱此為「世界經濟中的日中經濟」。安倍2012年「再登板」後,仍以此為念,希望改善因釣魚台爭端而陷入低潮的日中關係。

或許獨派認為,中日關係近2000年,台灣與大陸交往400年,應以「交即爭」、「不交則靜」為經驗的總結,最好與中國大陸「斷鏈」或「脫鉤」。大陸爆發新型肺炎疫情,此其時矣。然而,不論歷史或現實,日本與台灣皆不存在與中國老死不相往來的可能。日本近代的「亞洲論」中,不論「脫亞」或「興亞」之別,皆非委身太平洋彼岸的美國,而是建立在對中國的認識上,思考日本在亞洲的身分與位置,其間「如何與中國交往」的回答更是無可或缺之課題。

因此,日、中深化民間的相互理解至為重要,此制約近代以來日中關係的發展,更決定雙邊互動之良窳,因日本輿論形成的「空氣」影響日本政府的言行,但此往往由於「歷史認識問題」而起。歷史問題造成日本對中外交的負債感,使二戰後的日、中無法真正友好,無法克服歷史問題,日、中即難以偕手彼此在東亞一體化下共進。

美國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權威傅高義期待日、中面對歷史,以同理心尋求互相諒解,共創和平、發展交流的歷史新起點。在患難中真情的互助應比任何的「政府官方援助」(ODA)更具效果,將有利於未來卸下對中國的歷史負債。

國人應理性看待中國大陸新型肺炎疫情,莫持隔岸觀火心態。當年,在老蔣總統時代「消滅萬惡共匪」的肅殺氛圍之下,仍不忘「解救大陸同胞」。大陸是台灣不能否認的存在,「兩岸好,台灣才會好」,必須處理好兩岸關係,台灣才能永續發展。和平與合作不僅為日中關係的主旋律,亦是兩岸和解的路徑,其間智慧及善意無可或缺。

「安倍外交」的遠見,可作為蔡總統第二任期處理兩岸關係的他山之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