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昨日南越,明日台灣?

主筆室
中國時報

美國民主黨總統黨內初選競爭如火如荼,德州、加州等超過12個州將在3月3日的「超級星期二」舉行初選,已在先前幾個州拉開領先幅度的桑德斯,展現對中國大陸最強硬的態度,日前在美國哥倫比亞電視(CBS)新聞專題節目「60分鐘」專訪中表示,如果中國武力犯台,美國「不會坐視不理」,他有可能在超級星期二正式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與川普對決。

美國川普總統對台灣友善程度超過歷任,尚未就職就接聽蔡英文總統的致賀電話,就職後任命多位親台反中人士擔任要職。3年多來,川普政府批准重要對台軍售項目,簽署生效多個國會友台立法,盡力協助我鞏固邦交,主動邀請我參與印太地區國際活動,提升我國總統過境待遇,以及允許我國安會祕書長李大維突破限制,前往華府與美國國安顧問波頓會談,將美台關係拉升到1979年斷交後前所未有的高度。

台灣高枕無憂了嗎

如今不但美國川普政府及執政的共和黨友台,民主黨中聲望最高的桑德斯也在電視訪談中對維護台海安全和平表態,展現對台灣友好的態度。那麼,無論今年11月3日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如何,台灣都可以高枕無憂了嗎?

上個世紀冷戰時期,美國為了圍堵共產國際勢力擴張,曾經力挺南越抵抗北越,並派遣大批美軍參戰,在越戰中美軍傷亡逾5萬人,也是二次大戰後美國最慘烈與最不光彩的軍事失敗。最後美國離棄南越,南越的命運早於尼克森擔任總統前在《外交事務》發表的〈越戰後的亞洲〉專文中已經預告。

以鮮明反共立場著稱的尼克森總統在結束越戰前,見中共與蘇共齟齬爭鬥10年,為拉北京共同對付莫斯科,在二戰盟友蔣中正總統還在任,中華民國與美國有正式邦交與《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事實下,仍然在1972年前往北京進行「無邦交的國是訪問」,並簽署影響兩岸政治定位至今的《上海公報》。

當時美國在台灣駐有大使館、美軍協防司令部、美軍顧問團,美台屬於同盟國關係,卻為了與中共「關係正常化」而轉身背向台灣;斷交40年來,為了不激怒北京,處處對台美交流設限,為我幾代對美工作人員之寒天冰水。如今美中爭霸,脫鉤伊始、印太戰略初議之際,形勢是否真的對台有利,恐非一廂情願之事。

自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後,20餘年來有關美國應否為台灣而與中國一戰的文章書籍、智庫論辯從未停止,既顯示兩個核子大國引兵相向茲事體大,也說明美國對是否介入台海衝突並無共識。

別蹈入台灣的誤區

美國知名期刊《外交政策》2月15日刊登自由撰稿記者黃柏彰專文〈台灣的軍隊是空殼嗎?〉該文「公然吹哨」,挑明國軍由徵兵改行募兵之後,4個月的軍事訓練役難有實質作戰能力;志願役多想待在輕鬆單位,一線主戰部隊編現比問題嚴重,以及後備動員虛有其表,幾無可能構成有效作戰支撐等三大問題。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日前後備指揮部經證實,因為調派大量官士兵前往支援民間口罩工廠生產,竟發生連長親自擔任營區大門站哨勤務,更凸顯我國面對國家重大緊急危難或面臨戰爭時的重大結構性缺陷。

即使如此,根據美國杜克大學教授牛銘實長年對台進行調查研究,「如果因為台灣宣布獨立,大陸攻打台灣,請問您認為美國會不會出兵幫助台灣?」認為會的人幾乎高達5成,而願意抵抗到底的台灣人僅有23.3%。

美國政府決策者縱使再友台,美國軍隊即使再勇猛,上述問題絕非視而不見,早已心知肚明,自然也不會因為台灣「脫鉤反中」一面倒的跟風,即願犧牲美國利益來保台灣萬世太平。這也是為何美國一再提醒台灣,要有自我防衛的決心與準備的理由。

美國對台灣的生存發展至關重要,但即使軍事同盟,彼此國家利益仍不可能完全相同。綜觀川普政府時期的友台舉措,其實只是美國為自利而採制中戰略的一環,而且多為政策表態性質,距離台灣之實質受惠甚遠。

國無長久之盟,也無永遠之敵,只有利益恆常久遠。我們如果僅圖對美國亦步亦趨,誤以「美國優先」為台灣利益之所在,則謬之大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