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最苦」的勞動節?

台灣新生報

勞動節當天,你是繼續上班,還是依法開始放五一勞動連假?面對二○二○企業減薪、裁員、倒閉潮來臨之際,如果你的公司還沒倒,還能保有工作,其實都應為你感到慶幸。當「共體時艱」己成為多家企業繼續苦撐、激勵員工的代名詞時,代表大環境的劣勢已撲面而來,相對企業能否永續經營,也正面臨嚴峻的考驗。

今年受疫情影響,許多商業活動為了避免群聚而停擺,勞團也首度取消五一勞動節的遊行,改由近百名工會代表走上凱道舉行記者會,現場勞團喊出「勞權不能少,我要工會罩」,並提出「收入保護、職場保護、就業保護、工會保護」四大訴求,更呼籲應盡速通過基本工資法、有薪家庭照顧假、保障非典型勞動權益的同時,實已凸顯多年來,勞資關係仍存緊張,勞動權益仍有一段改善的距離。

有人形容今年是歷來「最苦」的勞動節,單就目前紓困政策而言,對勞工的紓困度不夠周延,且只靠勞保將無法涵蓋所有的勞動者,在推一步、做一步的進度下,從受雇者追加至自營者及未投保者,政府全力加速彌補未盡之處時,惟各部會橫向聯繫不足,導致這條紓困鏈連結不夠完備,有的勞工一知半解,甚至不知所措。

受到疫情拖累,勞動基金今年截至三月底,累計慘賠了四千多億元,光是三月就賠掉三千多億元,創下單月虧損最高的新紀錄,更是史上最慘的一次,而今年第一季累積的虧損,竟幾乎吐光了去年一整年大賺的收益。

除了勞動基金慘賠,還有無薪假企業家數再創新高,二到四月資遣勞工人數較去年同期暴增近一萬五千人;截至四月底,無薪假事業單位達九百二十餘家、人數一萬八千餘人,實施無薪假事業家數較上月增了一百餘家,人數新增五百多人,其中依舊是住宿及餐飲業、批發及零售業為重災區。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檯面上公開的數據,但檯面下未公開、未通報的數字又何止如此?由於這個黑數問題始終存在,實際人數也會更高,遭資遣的人數當然更不在話下,部分業者等不到紓困,只好縮減開支、斷尾求生。

五一勞動節當天,部分縣市政府勞動局處出現許多詢問紓困貸款的勞工,這是過去勞動節少有的現象,更遺憾的是,勞工紓困貸款是由銀行承辦,這些臨櫃洽詢的勞工跑錯地點,只能敗興而歸。

人流一斷,金流就會陷入危機,當社會消費力大幅下降的同時,業主只得靠尋短利、降成本持續苦撐。相對政府在防疫兼救經濟的同時,務必要將金援即刻到位,至少在沒安全落地前,先別收了降落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