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李克強事件是中共領導菁英公然決裂的轉捩點

台灣新生報

最近國內外媒體紛紛報導中國共產黨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國家主席習近平不合的消息,由兩人分歧的意見分析,中共領導菁英最近可能會面臨另一波的新激烈鬥爭。

造成兩人不合的原因有二:

其一、中共總理李克強在人大政協記者會上稱,中國現在有六億人口每月收入只有人民幣一千元以下,而由副主席王歧山掌控的中國大陸「財新網」更加碼報導,大陸有九點六二億人月均收入在人民幣二千元以下。這樣的報導等於確定中國人民生活真正的困境,但是在靠宣傳起家的中共專政集權體制下,就犯了宣傳的禁忌,正當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洋洋得意發動所有媒體,廣為宣傳「二○二○年是中國脫貧小康完成年」緊要階段,中共總理李克強是基於良知、或不想為經濟下滑負責、或受王歧山指使,突然在人大記者會上公佈此事,等同打臉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為了此事,據事後媒體流露消息,李克強最近曾在另一名領導幹部面前當面向習近平道歉,後者是否接受其道歉就不可知了。

其二、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談到如何保就業的問題時,舉了兩個例子︱是改革開放初的「大碗茶」另一是成都設置三‧六萬個流動商販攤位安置十萬人就業的事。他雖然沒有用「地攤經濟」這個詞,但大陸媒體顯然捕捉到中央政策轉向的信號,加上中央文明辦公室在今年全國文明城市測評指標中明確要求將佔道經營、馬路市場、流動商販等不列為文明城市測評考核內容,而成都設置流動商販攤位就是利用了這個寬鬆政策,於是紛紛報導中央重新開放「地攤經濟」,某些靈敏的地方也積極行動,放鬆對「地攤經濟」的控制。李克強兩會後的首次考察,一個重點也是「地攤經濟」。殊不知才經過一周,從北京日報與中央電視台開始帶頭反對「地攤經濟」,其他媒體也跟著發聲,形成一片撻伐聲,全國媒體不得報導,全部下架,國務院總理在國家體制上是第二號人物,總理全國事物,怎堪被媒體如此打臉,原來帶頭的北京日報是中共北京市政府黨機關報,北京市書記蔡奇是習近平親信之一,中央電視台由中央宣傳部王滬寧直接掌控,也是習近平親信之一,所以全大陸媒體主管在一號、二號人物之間,當然誰掌握權力比較大就聽誰的話,尤其在專制集權國家更是如此。

對於「地攤經濟」的事情,未聽聞李克強向習近平道歉,因為此次兩會政府工作報告的就業部分,就有一句「合理設定流動攤販經營場所」,這在過去中國的政府工作報告裡是沒有的。政府工作報告雖由總理來作,但寫什麼不寫什麼,如何表述,卻不僅僅反映總理的意見,而是中國領導層的集體看法,尤其習近平的新時代,毋寧說更多體現習近平的意圖,既然有「合理設定流動攤販」,李克強依此行事何罪之有?不像「中國現在有六億人口每月收入只有人民幣一千元以下」,是李克強根據事實脫離兩會工作報告自己的說明,所以要向習道歉。

李克強的言論事件,可能與習近平、王歧山兩人不合有關,習近平在肅貪打腐過程中,委予王歧山中共中央紀委會領導小組召集人,專責全國肅貪工作,有些反貪打腐的對象並非全然有貪腐行為,某些對象是習的政敵或有潛在威脅者,王歧山均必須照打照抓,而最後落得樹敵無數,反而自己的人也被習抓去坐牢,像任志強罵習一句話就變成「國安事件」,誰都不准講情,最近五歧山神秘消失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有人判斷王歧山利用兩會期間,讓李克強出手,以事實來揭穿習近平一手粉飾的「二○二○年是中國脫貧小康完成年」戲碼,殺一殺習稱帝後的銳氣,雖然在中共黨體制之下,無法扳倒習,最起碼出一口氣。

李克強事件是中共領導菁英公然決裂過程一個轉戾點,黨政軍一把抓的習總書記,王歧山、李克強其奈他何?只能消極抵抗,可預見的未來,大陸內部高層互相鬥爭問題將會陸續傳出,或流露海外。

你可能還想看